2021/03/02

【棒球場上的流星】三本柱篇:許竹見

曾經以單季11勝的成績拿下最佳進步獎,從一勝難求的低潮中走出,蛻變為誠泰時期最倚賴的三本柱之一,直到現在,都還是許多球迷心裡難以割捨掉的回憶。 只是他的巔峰期僅僅維持一年,後來就因傷起起伏伏,黑米事件爆發後更被貼上了「黑名單」的標籤,也黯然離開了職業舞台。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或許一般人不太理解,但我們能在電視上看到的職業棒球選手們,通常都是萬中選一的存在,不管你在學生時期名氣多響亮,或甚至進入職業後曾經投出或打出亮眼的表現,只要你拿不出成績了,那一切都是枉然,也正是因為職業舞台的殘酷,才會讓台灣棒球場上出現過許多「流星」般的選手。

 

棒球場上的流星系列,曾經介紹過誠泰三本柱之一的「小雞」林恩宇,而興農八壯士系列則是介紹過「三毛」林英傑,那還剩下誰該出場,大家應該都猜得到了吧。

延伸閱讀:

【棒球場上的流星】旅日巨投篇:林恩宇

興農八壯士:過勞的蛇隊王牌─林英傑

 

曾經以單季11勝的成績拿下最佳進步獎,從一勝難求的低潮中走出,蛻變為誠泰時期最倚賴的三本柱之一,直到現在,都還是許多球迷心裡難以割捨掉的回憶。

 

只是他的巔峰期僅僅維持一年,後來就因傷起起伏伏,黑米事件爆發後更被貼上了「黑名單」的標籤,也黯然離開了職業舞台。

 

今天要介紹的主角,就是「竹子」許竹見。

圖片來源:CPBL TV

 

出生自新竹的許竹見,少棒就讀的民富國小並非像東園或西門國小是傳統強隊,比較像是社團性質的雜牌軍,但不愛讀書的他,升上國中後為了打棒球,特地從三民國中轉學到離家車程要一小時的香山國中就讀,因為當時新竹棒球風氣並不盛行,也沒有其他少棒隊可以選擇。

 

為了尋求更好的發展,許竹見選擇南下到當時才剛成立的善化高中青棒隊就讀,與楊森、許人介等人成為第一屆成員,在「鐵血教頭」王子燦的訓練下,竹子成為隊上主力的先發選手,而且是從高一開始展露頭角。

 

從善化畢業後,許竹見沒有再繼續升學,選擇先到業餘的合庫棒球隊打球,並在1999年入選了洲際盃中華代表隊,當年才18歲的竹子,也是透過這屆賽事讓台灣球迷認識了他。
 

預賽碰上強敵古巴隊,中華隊推出許竹見掛帥,結果他前八局完美封鎖古巴打線,只被他們敲出兩支安打,最快球速甚至飆破150公里,要不是第九局體力下滑,加上自家打線無法突破,否則他應該能替中華隊贏下一場漂亮的勝利。

 

當時與竹子搭配的捕手高志綱,認為許竹見臨場的球速跟控球都相當好,加上滑球當天狀況很好,才能發揮的如此完美,在投手丘上是相當有自信且霸氣十足的,當然也吸引到很多球探的注意。

 

也正因為這場比賽,許竹見一度獲得了旅外打球的機會,據傳洋基球探開出80萬美元的簽約金要網羅,而洛磯則是簽下曹錦輝後,想再用50萬美元簽下許竹見,也有人說芝加哥小熊甚至喊到100萬美元,但似乎是許竹見當時誤判情勢,把價碼開得太高,最終也錯失了出國的大好機會。

 

不過,許竹見還是前進職業殿堂了,在那個兩聯盟分裂的年代,還是「役男」身份的竹子,與陽森、林英傑投身台灣大聯盟,他加入了台中金剛隊,結果卻是噩夢的開始。

 

打職業第一年許竹見的成績並不好看,拿下4勝10敗防禦率7.34的成績,特別是控球出現大問題,在92局的投球中送出多達73次的四壞球,當時投手教練林光宏試圖幫他調整,希望他降球速練控球,結果反倒是控球沒練好,連球速也下降許多。

 

那年金剛隊上的投手戰力東倒西歪,從前一年的冠軍隊瞬間變成墊底隊,隔年劉家齊接任投手教練才慢慢回到正軌上,對許竹見的改造也反映在了成績上,拿到了7勝2敗的成績,防禦率下修到2.64,眼看著要順利站穩職棒舞台了,結果這時候,卻收到了兵單。

 

當時的環境下,役男直接打職棒被視為衝撞體制的冒險舉動,許竹見無法進入國訓隊,收到兵單就只能乖乖入伍當兩年的一般兵,也讓人擔心他會不會像陳志誠那樣,荒廢兩年球技後,就再也回不去了?

 

退伍後的許竹見,原本待的金剛隊已經因為兩聯盟的合併,變成了誠泰cobras,回歸職棒的第一年,他的成績並不好看,整季只有九場的零星出賽,一勝難求防禦率還高達8.63,加上手肘和右肩的舊傷纏身,讓他陷入泥沼之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