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18

昔日第一指名淪為獅隊二號捕手 陳重羽一度自嘲「雷包兄弟」

原本寄望傷癒歸隊,能找回一號捕手位子的陳重羽,卻面臨了空前低潮,吞下了「先發蹲捕」12連敗的難堪紀錄,大多數時間不是代打就是代守,黯然結束失意的一季。 面對外界的罵聲,陳重羽也坦言自己確實一度被影響到,甚至會開始害怕人群。

請繼續往下閱讀

統一獅隊去年能拿下冠軍,主戰捕手林祐樂被認為是幕後的大功臣,但他冠軍賽七戰場場先發,也難免讓人疑問,獅隊沒有其他捕手能分擔他的工作了嗎?

 

如果大家還有印象的話,去年球季開幕戰統一獅隊的先發捕手,其實是傷癒復出的陳重羽,他是獅隊在2017年選秀第一指名,隔年就以優異的攻擊表現拿下捕手最佳十人獎。

 

雖然一度被調往外野發展,但劉育辰代總教練接手後讓他重新蹲捕,想不到他卻在季中被觸身球打中造成右手食指骨折,賽季提前報銷,主戰捕手的位子也讓了出來,由林岱安搶下。

 

原本寄望去年歸隊後能找回一號捕手位子的他,卻面臨了空前低潮,吞下了「先發蹲捕」12連敗的難堪紀錄,大多數時間不是代打就是代守,黯然結束失意的一季。

 

究竟陳重羽去年遇到了什麼問題,他又是以什麼心態去面對進入職業以來的最大低潮呢?就讓今天的專訪文來告訴你吧。

 

Q:休賽季自己做了哪些調整?

 

A:其實我沒有休息的很久,從下半季打完,慶功宴結束,大概就兩個禮拜左右,我就開始自主訓練,針對守備的方面下了比較多的功夫。

 

因為我一直回想自己這一年,在蹲捕上面為什麼到最後會一團亂,冷靜沈澱以後回想,認為捕手在場上最重要的是要引導投手跟我的隊友,但我在場上的時候,自己的基本動作都還沒有做得很扎實,可能會因為一些接球、擋球甚至阻殺去分心。

 

還會去擔心說我這顆球擋不擋得好,我這顆接不接得好,我有沒有辦法阻殺成功?我知道自己有這樣的問題存在,所以我希望休賽季能把這些基本動作做好,之後上場的時候,是已經做好十足的準備。

 

Q:去年賽季對你來說,算是不符自己期望的一季對嗎?

 

A:就像你說的,期待越高失望就越高,其實我前年受傷以後,雖然一直有在做準備,可是心思都花在攻擊上,我想要成為更有攻擊力的捕手,結果到開季以後,手感並不是那麼地好,開始就遇到瓶頸。

「陳重羽 運動視界 圖輯」的圖片搜尋結果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一直到季中、季末的時候守備又出了問題,就覺得自己好像一整年都不是那麼順遂,所有不好的事情都被我碰到了。

 

Q:你給自己的期望值是在哪邊,例如像拿到最佳十人那樣嗎?

 

A:其實我拿最佳十人那年,自己也沒有特別設定什麼目標,當時我根本就不懂,只希望自己可以表現得好,然後為球隊貢獻贏球,那個時候想法就只有這樣。

 

我當然每一年都會想要變得更好,但有時候反而會忽略掉,其實我把每一個訓練都做好,不管打擊、守備甚至最簡單的跑壘,都把每一個細節顧好,用心的去投入每一天的訓練,成績自然就會出來了。

 

不需要給自己設限,可能要打十轟,還是打擊率要三成,或阻殺率要幾成,我覺得那反而會變得有點不踏實。

 

Q:新人年就拿到主戰捕手的位子,如今必須拱手讓人,心態上如何去調適?

 

A:我覺得我的好勝心很強,一開始當然不是很適應,會覺得這好像是我的位置,我應該可以做得好,可是我自己做不好,反而讓別人有機會可以從我手上把這一切拿走。

 

我覺得這一點弟弟(重廷)幫助我蠻多的,從頭到尾跟自己比就好了,我不需要去跟岱安、峻偉還是暐捷,甚至其他的捕手,他們有他們努力的方向,我有我努力的方向,我應該跟自己比較,問自己是不是有比昨天的自己更好,我覺得那才會讓我更專注在每一天的訓練跟我面對比賽的感覺上。

 

而不是今天看跟我同位置的選手表現好不好,還是他表現不好我要怎麼樣,我覺得以前剛進職棒的時候都會有那種迷思。

 

Q:捕手及外野這兩個位置,覺得自己更適應哪一邊?

 

A:其實我沒有覺得自己特別適應哪一邊,我覺得我兩邊都還需要努力。

「陳重羽 運動視界 圖輯」的圖片搜尋結果
圖片來源:運動視界圖輯

 

或許捕手看起來比較複雜,可是外野也有他困難的地方,我覺得每一個位置都不輕鬆,只要能夠站在場上,我覺得都不簡單,背後一定要付出很多的努力。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