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三年無緣踏進小巨蛋,此時是松山高中的另一個低谷,但失利不見得是壞事。

籃球哲學和理念沒有對錯,有些人喜歡看精妙的的體系傳導,有些人喜歡個人英雄式的發揮,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全看個人喜好。但以當今籃壇發展性來看,「能仁型」的球員比「松山型」的球員更加吃香,這是不爭的事實。現代籃球全場式的思維、三分球出手提升所帶來對空間和效率的重視,都要求在場上的五人都對球隊進攻做出貢獻,他們要更加全能,傳導、射籃、切入都得一應俱全,不可能再像NFL一樣分進攻組和防守組了。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賈霸(Kareem Abdul-Jabbar)在回憶生涯大一入學時,印象最深刻的一堂課,就是UCLA傳奇名帥約翰·伍登(John Wooden)教他的第一件事——把球襪拉好。

「我們絲毫不敢笑出聲來,大家卻相互隊看,疑惑著這笑話的梗到底是啥。」

伍登只是用力的把襪子拉好貼腳,他告訴新生們這就是成功的秘訣,「你很可能在襪子裡留了些皺褶,皺褶會把腳磨出水泡,水泡逼使學員坐板凳,球員坐板凳導致輸球,所以我們不只拉緊球襪,還要使襪子貼腳。」

後來,賈霸在NBA打了20個賽季,總共打了1560場比賽,生涯總得分38387分至今仍是史上第一。他沒有任何一場球是因為腳長水泡而無法出賽的。

他生涯的偉大源自於恩師的那一堂課:謙卑和注重細節。

這其中沒有任何關於籃球的技巧,伍登要他的球員把家人放在第一位、其次是宗教信仰、第三是學業、再來是身為UCLA人的精神,最後「剩下來的時間我們就打打球。」

 

如果說台灣有哪一間學校的地位能和美國籃球員心中的UCLA以及伍登相比,我相信松山高中和黃萬隆教練即使不是第一,也是前三。

千禧年後升上中學的這一批人對此由為深刻,我當年目睹過松山高中因為莫名的罰球失靈,而丟掉冠軍。然後2009年他們捲土重來,並且一拿就是三連冠。

也是從86學年度到97學年度的這12年間,松山建立起「綠色神盾」的名號,黃萬隆在場邊嚴厲的對學生破口大罵、對於細節態度的注重,以及密不透風的防守,成為這支籃球隊的標誌。

從沒有任何一支學生球隊比他們更有風格和具知名度,2009年之後他們拿了6座冠軍,剩下的6座被南山和能仁瓜分。而我們現在看向職業籃壇,有如此多的球員是黃萬隆的門徒,甚至有人已經是教練和球隊總經理了。

松山之所以建校以來幾乎一直維持著HBL強權本色的原因在於,他們的防守體系非常好,而不用特別介紹大家也都知道這歸功於球隊嚴格的體能訓練和平時對於防守的要求。

然而再好的球隊,他們也不是歷久不衰的,我們看向那些NBA的王朝球隊,他們有的維持三年、有點久一點撐了久一點維持五年,還有一些遠古時期的神話維持了十年的,但他們最終都要面臨瓦解。

松山也是如此,如果你還記得,他們在完成首次三連霸之後,連兩年未進八強;而在18年拿到隊史第六冠後,又連3年的未進四強,而且仍在持續中。

現在毫無疑問是他們的另一個低谷。

 

 

我相信每一個教練都有他們特別擅長的的帶兵方式,像這次突然在衝翻能仁的東泰,高丁國柱對於二三區域聯防有他特別的理解,史魯齊在面對區域時應變的問題並不是只有他們發現,前一場泰山就已經祭出聯防來限制他了,然而效果並不好,這說明了學生球隊的基本功沒有職業球員那麼紮實,因此風格、特點和優勢會南轅北轍,最好的未必是最適合你的。

二三聯防有他的侷限性,而也不是所有球員都適合整場都這樣守,但這一批東泰球員剛好就適合這套打法,然後能仁剛好就最怕這樣的防守體系,結果我們都看到了。

 

松山的風格是什麼?說是防守太抽象了,學生籃球階段沒有教練不重視防守,說是全場壓迫,那南山和泰山也會這麼做,不是他們專屬的招牌。

應該說,在奪冠的那些年,松山的禁區都有一名出色的長人,桑一慶、洪康橋、孫思堯、再到林正,強硬且防守出色的內線防守高塔,在空間感獨特的小巨蛋,總能為他們帶來優勢。而當大家一起集體投籃不進時,內線攻防的重要性就會被無限放大。

黃萬隆很會練長人,這支球隊也一直以來是以內線中鋒做為主軸。而松山這三年的問題也出在此。有天賦的高個難尋,而且養成非常花時間,而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高中三年就成大器。

我們可以看看過去幾年松山出產的球員,除了少數出類拔萃的秀異人士,如:陳信安(但他算不算黃)、高國豪、馬建豪等人之外,大致不出三類:聰明會玩球的硬朗後衛、壯碩的肌肉派前鋒和藍領型長人。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