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三年無緣踏進小巨蛋,此時是松山高中的另一個低谷,但失利不見得是壞事。

籃球哲學和理念沒有對錯,有些人喜歡看精妙的的體系傳導,有些人喜歡個人英雄式的發揮,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全看個人喜好。但以當今籃壇發展性來看,「能仁型」的球員比「松山型」的球員更加吃香,這是不爭的事實。現代籃球全場式的思維、三分球出手提升所帶來對空間和效率的重視,都要求在場上的五人都對球隊進攻做出貢獻,他們要更加全能,傳導、射籃、切入都得一應俱全,不可能再像NFL一樣分進攻組和防守組了。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松山嚴格且有些一板一眼的訓練和比賽模式,讓他們能訓練出基本功紮實、鬥志堅強的鐵漢;然而我們也能感受到這些球員缺少了一些創造力。以兩位再CBA打拚的林韋翰和胡瓏貿為例,他們可以說是「松山幫」球員的天花板,一個是穩健的組織型後衛,一個是身體素質極佳的爛仗王。

但他們不太出產全能型的鋒線,以及進攻萬花筒型的後衛,而這兩種球員目前正在主宰籃壇。

松山的體系裡從來沒有這樣的球星,就連高國豪都是在松山體系中發揮自我,而非球隊為他製造空間和戰術,讓他自由發揮,兌現天賦。他之所以能在松山成為史上第一高中生,原因是他本來就會成為第一高中生,就算放在其他隊也是如此。

我們也可以看看,昔日的「永吉三劍客」陳恩、林韋愷、王景礽在高中三年似乎在進攻方面成長有限,他們似乎正朝著「3D」化發展,然而在國中畢業時,他們看起來似乎有更多發展可能。今年我們在HBL看到很弔詭的是:松山比較穩定得分幾乎只有喬納森的籃下對抗球。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準決賽7場,場均僅72分,排名第6的重要原因。

這沒有什麼不對,學生籃球因材施教。但以松山過去「內線擎天柱」模式,未來恐怕越來越難以在現了。

時代正在改變,現在要建立體系,沒有什麼比圍繞著一個外線明星球員打造更簡單的了。我們也看到陳將双才加入光復才短短數個月,他們就迅速成為一支爭冠勁旅。

在職業籃球方面也是如此,「工兵型」球員已經不罕見了,如果你在進攻端能做得更多、懂得在球權有限的情況下和洋將一起打球,那你受重用的機會就會更多。

籃球哲學和理念沒有對錯,有些人喜歡看精妙的的體系傳導,有些人喜歡個人英雄式的發揮,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全看個人喜好。但以當今籃壇發展性來看,「能仁型」的球員比「松山型」的球員更加吃香,這是不爭的事實。現代籃球全場式的思維、三分球出手提升所帶來對空間和效率的重視,都要求在場上的五人都對球隊進攻做出貢獻,他們要更加全能,傳導、射籃、切入都得一應俱全,不可能再像NFL一樣分進攻組和防守組了。

黃萬隆教練也有注意到這一點,從他對邱翊安的使用可以看得出來。這一名大倫國中的MVP,新人球季更多被擺到二號,去學習組織和投籃,「他要強化自己的基本觀念,身體強化、基本動作,因為每一隊現在速度都很快了,壓迫性十足。」

就如同馬建豪的養成一樣,松山現在確實有再嘗試因應環境,對自身養成系統做出調整,這一點不只是球員要去適應,教練團也還再學習。這一段期間肯定會有陣痛期。

八強期間于泓凱沒有打,于泓翔則是只出賽3場,對此黃萬隆表示,他認為現在HBL太快了,「于泓翔、于泓凱球技和觀念已經OK,只是身體還需要半年或一年需要去適應HBL強度,他們在其他盃賽能拿雙十,有這樣的天賦,他們和林正及孫思堯不一樣,可裡可外,我們期待他們的未來,放眼他們下一季的表現。」

他補充說道,「台灣長人養成不易,養純五號很簡單,養不是純的就會比較難。」

我們不知道下一季于氏雙胞胎能成長到什麼程度,只知道松山明年只會更難打,這批高三畢業之後,他們的學弟目前看起來也不是能讓球隊重返巔峰的一梯。

 

不過我倒是樂於見到這樣的情形,黃萬隆受訪時感嘆自己已經50歲了,不過仍不斷的對籃球有新的想法和啟發,「有很多的體會,當教練也是一樣,面對人生也是一樣。」

這樣重視過程和反思的階段,我覺得是學生籃球不同於職業籃球的部分,它動人之處在於他並不以成敗論英雄,每個人天資有現,所以是否努力、克盡天賦,才是決定一支球隊和個別球員是否受到尊重的關鍵。

伍登教練在演講時總喜歡拿名著《唐吉訶德》的作者塞萬提斯說過的一句話「旅程比終點更好。」當作啟發,他認為當一個人付出全部、發現自己最多只能到達這裡時,那個狀態是最動人的,那一刻不會有太多喜悅,不過有一種滿足,那是對自己和對上帝(不是基督教的那個)都已經負責的釋放感。

我們這一季看到永仁改變很多,他們越打越快了。連續三年被視為奪冠熱門,但都失敗,讓時超傑教練及這支球隊成長了。

淡商、泰山、普門都是,他們在失利後做出調整,今年帶著對籃球更多的體悟回來了。

我們期望看到明年一支新的松山也會這樣出現在我們面前。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