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2

從墨西哥打回NBA:27歲Juan Toscano-Anderson的勇士之旅

當我看到加入Santa Cruz要付的買斷金:「我的天,還是留在墨西哥打球吧」;想不到女友看出我的煩惱,跟我說「別別別,那些錢再一起想辦法就好了啦,Gogo!」--我才終於發現,這次挑戰NBA之旅,我不孤單... ...。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陸仁賈

好奇一問,"2020年2月7日,金州勇士把Juan從發展聯盟「叫」了上來,並且簽下一份為期3年的底薪合約。"
這邊已經簽了一份3年合約,應該已經算是「轉正」的合約了吧?
12/19被裁掉,3年合約的錢應該還是有拿到,未來就算「再」轉正,應該也還是底薪合約,而文中最後寫到的"未來也有很大的機會把合約「轉正」,拿到符合他身價的薪資。"是指超過底薪的合約嗎?

中壢小跑車

嗨嗨,好久不見了,陸仁賈!謝謝你總是把我的文章看到最後~~

由於目前Juan領的是雙向合約,至少就我查到的資料是如此,但如果想要繼續把他留在陣中,勢必得把合約更新,讓他脫離雙向球員的身份。

這邊的「轉正」可能用得不太好,我最近會再思考一下,怎麼表示會更恰當,謝謝你的提醒。至於前面的3年底薪是不是非保障約?錢領到多少?就還要再查查。

再次謝謝你!!

陸仁賈

謝謝跑車大的說明,這些小咖邊緣人的合約真的跟一般NBA球員的合約差很多,都已經是底薪了,還被資方錙銖必較。

中壢小跑車

@陸仁賈 畢竟也是一門生意,能省則省

也可以當作現實社會的縮影QAQ

「當談到哪些球員不錯時,我直接點名『那個穿47號的是誰』,畢竟他在訓練營期間,總是拚死拚活地打、打得非常出色,很難不注意到。」

「任誰來看,都會希望他拿出更好的表現,留在自己的隊上。」

那一天,Juan Toscano-Anderson接到一通電話,讓他連上金州勇士官網,觀看一位球員的練習影片--出乎意料的,影片中的人正是他。

對27歲的他而言,這才只是他NBA之旅的起點。

「我打開手機,登上官方網頁,才真正確信『哇塞,我真的成為勇士的一員了』,球隊把我的賽前練習po了出來,」Toscano-Anderson受訪時這麼說。

那是個週二夜晚,勇士以114比91擊敗馬刺,他自己則攻下了11分8籃板3助攻,抄截、阻攻各一,而且是他的連續第四場先發。

「這真的是太不可思議了。」

6年前,Toscano-Anderson並沒有在選秀夜被叫上台,如今他正在為家鄉球隊金州勇士效力,為此他表示十分感激。

「我不會將這一切視為理所當然,」Toscano-Anderson說。

「回首過往的時光,我認為每個片段都很有趣,帶有它獨特的意義。我有好幾次都想舉白旗投降,能到達這裡確實不容易。」

「真的是很難不激動,有時候我會想『要多看看周遭,讓自己開心一點,努力邁進』,因為每一天都是值得感恩的時刻。」

「之前在墨西哥打球,體育館的籃框啊,有時甚至不是正常規格,而現在我擁有最好的一切:食物、住宿、設施、資源... ... 說真的,沒有比這更好的了。」

 

對自己的獨特籃球之旅,Toscano-Anderson心中懷著特別的感激。

1993年4月10日,他出生在加州的奧克蘭(Oakland),而他的舅舅Juan Toscano,還沒來得及看到外甥出世,便因為意外不幸喪生。

之後,家族決定將他命名為Juan Toscano-Anderson,以紀念這位無緣相遇的舅舅。

Juan的母親是墨西哥人,父親則是非裔美國人。他表示,自己與外公相處的童年時光裡,學習很多關於墨西哥的文化、料理,至今都還記得。

在他出生的40年前,外公從墨西哥的米卻肯州(Michoacán)搬遷到美國,並且在東奧克蘭定居。之後,他們的家便座落於當地的95號街。

此外,他也在成長的過程中,耳濡目染於黑人文化--不過對象是他的繼父,他是一位有著南方口音的美國黑人,扮演了自己生命中一度缺席的「父親」角色。

「對於兩種不同的文化,我認為自己很能沉浸其中、感到舒適,」Juan說。

「我的母親是一位墨西哥人,但我的生父並沒有參與我的人生。繼父和他的家人們,來自路易斯安那州,我的褓姆則是來自阿肯色州(Arkansas)的黑人。」

「因此,陪伴我長大的人們,很多都是南方的非裔美國人。他們來自美國的南方、來自阿肯色州。」

「這也確實讓我與眾不同,得以體驗不同種類的生活風格--傳統習俗、舉止規矩、意識形態等等,都不盡相同。」

對於Juan Toscano-Anderson來說,這些經驗很「酷」,因為他能見識生活的不同型態,從不同的觀點看待自己的生活,讓他成為今日的自己。

 

到了要唸書的年紀,Juan就讀當地的Stonehurst Elementary,並於三年級開始接觸籃球--至於發掘他的人,則是他當時的老師,Wilhelmina Attles

Wilhelmina在大學時期是一位籃球明星,畢業於Upsala College,並與金州勇士傳奇、名人堂成員Al Attles結婚。

作為球員,Al Attles活躍於60年代的NBA,退役後則開啟執教生涯,幫助勇士於1974-75奪冠。藉著這層關係,Wilhelmina得以讓Juan參加勇士開辦的少年籃球營,不收取任何費用。

Wilhelmina這麼做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因為她從Juan身上看到「對籃球的熱愛」,也讓她日後將Juan引薦至當地的AAU籃球隊,Oakland Rebels,進一步開發他的潛能。

「在那個時候,他有著極佳的活動力,以及成為運動員的天分,」Wilhelmina說。

「我看著他在下課時間玩耍,看著他慢慢長大--卻從來沒有意識到,當時的無心之舉,竟能在他往後的人生,產生如此巨大的影響。」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