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2/15

【果子的棒球雜記】一支帶有「秘密」的全壘打

這可是收藏多年,現在才開箱的佳釀,最多就變成酒膏,而不是一滴不剩的空罈(談)。那是2000年的事-現在覺得時間真的很可怕,明明感覺沒有過很久,竟然已經是整整二十年前!!

作者:果子

Chaohong Cheng

滿有意思的小故事。

這讓我想起效力過洋基隊並在1998年投出過完全比賽的David Wells。他自己後來出自傳時坦承,在投出那場完全比賽的前一晚,他其實喝酒喝了通宵,直到差不多凌晨五點才睡。但那場比賽是下午一點半就開打的午場比賽,所以David Wells在投出完全比賽的那場比賽,基本上是帶著睡眠不足且宿醉未退的狀態來投出完全比賽的。

不過,對於David Wells坦承他是在宿醉狀態下投出完全比賽,MLB各界對此卻是批評聲大過讚嘆聲。但仔細想想也不算意外。畢竟喝酒喝到茫甚至喝到宿醉對身體健康總歸不是好事。何況職業運動員比起其他從事其他職業的人更加需要顧好身體健康,所以對職業運動員來說,酗酒絕對都是大忌,更不用說比賽前一刻甚至比賽中還在喝酒了。所以像這種喝了酒之後上場比賽反而還大發神威的事,終究只能當作給球迷的笑談,而絕不能當作其他球員的榜樣。

果子

你太認真啦,秋哥跟萬人迷這幾位棒壇前輩 ,在真正的例行賽還有季後賽都是非常認真的準備,比賽前絕對滴酒不沾。那次只是因為非常特別的狀況(還有,秋哥是DH,不用上場守備,印象中萬人迷前輩是已經退場換人)才會如此放鬆,而且僅此一次。所以才會把這個小故事整整雪藏了二十年才公開。

Chaohong Cheng

是啊,他們兩位我絕對相信平常絕對都是非常自律的好球員。尤其是林仲秋,都打到42歲了還是能繼續在球場上生龍活虎地打球還奪得全壘打王,這絕非是一個生活不自律的人可以做得到的。這點我也是非常佩服的。

不過也是因為故事主角是他們這兩位,所以這種事還能當笑談給球迷們看。如果換成別人,搞不好連被當成笑談都不可得了。

例如我前面提到的David Wells,他在MLB雖然投出過完全比賽,而且在MLB的生涯成績也還算不錯,但他私底下也是個出了名的酒鬼。他在MLB後半段雖然還是能投但卻淪為輾轉各隊的浪人球員,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跟他的酗酒嗜好有關。而他在自傳中坦承他在投出完全比賽的那場比賽前一晚喝酒喝通霄導致比賽中還在宿醉,結果反而招致批評,最主要原因其實也是如此。

只能說,人平日真的要自律、要潔身自好,因為只有自律又潔身自好的人,才能讓他的職業生涯經久不衰,也只有自律又潔身自好的人,才能有偶而做出點小出格的事情時還能被當作笑談給旁人一笑置之就算了的資格。

不好意思,說到最後,我才發現我這次好像又認真了一回了...。

果子

@Chaohong Cheng
你說的沒錯!!因為秋哥跟萬人迷兩位前輩的生活夠自律,才能一次又一次的度過各種危機,可以打到40歲以後才退休。這種偶一為之的趣事才能現在輕鬆的寫出來當成花絮。但也有一些傳聞或看到的事,我想不管同業還是我,應該都會永遠塵封,連暗示都不會寫出來.....。

Cin Dia

明星賽畢竟非正式,球員自己也是來玩的wwwwww
喝一點再上還貓一支滿貫彈,不愧秋哥
這故事太可愛XD

是說,我有聽說早年英國足球,頂級聯賽是真的流行喝了再上......

好不容易,終於度過難熬的鼠年,正式進入牛年。也代表一個新的開始,在新年假期的尾聲。就不提那些「嚴肅」的話題如第六隊何時成立、今年的新球雖然不彈但會不會變形、台灣現在到底是不是棒球沙漠。就單純回憶一段可能只有筆者才知道的小故事。

 

這可是收藏多年,現在才開箱的佳釀,最多就變成酒膏,而不是一滴不剩的空罈(談)。

 

那是2000年的事-現在開始覺得時間真的很可怕,明明感覺才沒有過很久,掐指一算竟然已經是整整二十年前!!

 

台灣棒球最低迷的一年

2000年,是千禧年,也是資訊業者擔心許久的Y2K危機可能發生的年份,是網路企業大量興起,「本夢比」滿天飛的一年,然後,也是我踏進棒球採訪圈的一年。

2000年開打時,中職四支創始球隊,已經有兩支消失(解散)

但是對台灣棒球來說,2000年可能是台灣棒球發展以來最低潮也最難熬的一年。這年直接少了三商虎、味全龍兩支台灣職棒創始球隊,連續兩屆沒能打進奧運棒球賽。國防部對於軍中球隊的補員也非常消極,導致許多棒球好手被迫當兩年大頭兵,形成嚴重戰力斷層。

 

這種種的氣氛,最直接的表徵,就是當年的兩聯盟票房,都處在低迷狀態-尤其中華職棒,創下史上最慘的場均1676人。對比剛開打前五年的人氣鼎盛,這年的中華職棒說處在倒閉邊緣,真的一點都不為過。

 

真的不誇張,筆者還記得當時有訪問一些球員,尤其是經歷過早年全盛期的前輩,他們說看到球場裡空蕩蕩的看台,啦啦隊的鑼鼓雖然很努力的敲打,但聽起來更顯的空洞,雖然內心知道要更努力打球才可能挽回球迷的心,可是就提不起勁……當時前輩球員展現的無奈,現在還印象深刻。

曾經輝煌的台北球場,最終仍不免凋零

不管怎麼樣,總是要想辦法提振看球的人氣。這年已經確定是台北市立棒球場的最後一年,年底就要拆除重建(就是後來的台北小巨蛋)。當時任職中職聯盟宣推組的許德富靈機一動,想出以「告別台北球場」作為該年明星賽的主題,並且規劃一系列相關活動。

 

筆者覺得最重要的點子是現場不售票,而是自由樂捐作為風災救助基金,或許是對於老台北球場的感情,也或許是不售票給球迷的新鮮感與划算感。明星賽那天台北球場非常久違的坐滿了球迷。那個熱鬧的場面不只在場的球員感動不已,就連在場的記者也都忍不住感慨的說「真的,真的好久沒看到這個場面了。」

 

而筆者珍藏的小故事,就發生在這場台北球場告別明星賽中。

 

特別「放鬆」的明星賽

跟一般的例行賽採訪不同,明星賽從氛圍上就比較輕鬆,畢竟是表演與回饋球迷的性質居多,勝負還在其次。而台北球場的最後一場明星賽,也說不出為什麼,氣氛上就更為放鬆。

 

現在很久沒到球場,筆者不大清楚現在中職比賽時的記者活動區域有哪些限制。但是在2000年明星賽那天,記者除了比賽中不能跑進球場內,底下的所有區域都沒有限制記者走動。

筆者就曾在這裡跟撿球員比鄰坐著一邊聊天一邊看球賽

所以很愛爬爬走的我,有時去一壘的室內牛棚區,有時到三壘看台底下靠外野的窗台直接坐著一邊跟撿球員閒扯淡,以絕佳的視角觀看場內的比賽。

偷空小酌的兩位大前輩

忘了是第幾局,只記得是比賽中段,當我越過中間大川堂,進入一壘側的內部通道時。我看到「非常驚人」的景象。

「大哥」林仲秋正與「萬人迷」王光輝兩人在球員休息室的門邊站著,好像在聊天的樣子。當下我也不疑有他,想說機會難得,就想過去找機會閒聊看看能否聊出可以寫出新聞的內容。

 

可是當我走近一看,才發現有點不大尋常。

「萬人迷」王光輝也是目擊者之一 
圖片來源:李逵的棒球博物館     

秋哥還有萬人迷手上都握著一個金屬柱狀物體,看起來用手一捏就能輕鬆壓扁,只是那個金屬柱狀物上面印有幾個英文………B-E-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