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19

三番右外野! 鈴木一朗2012年的一場春訓實驗

鈴木一朗大聯盟生涯共19個球季,在西雅圖水手隊時擔綱第一棒累計37支全壘打,在歷年第一棒排名第八位。若以打擊率來說,一朗開路先鋒3成23打擊率最高,但2012年水手隊總教練Eric Wedge做了場「鈴木實驗」,讓這位日本球星打第三棒,為一朗的璀璨生涯增添話題性,卻也讓我有機會目睹他在春訓揮起大棒。

作者:陳光立

請繼續往下閱讀

其實,鈴木一朗始終將自己定位於全功能球員,先發右外野、第一棒是老位置,並不代表是唯一位置。所以,在沒比賽壓力的場子下,一朗頗為享受扮演不同角色,包括頻頻把球轟出全壘打牆外,這種不公開的全壘打煙火秀,其實經常上演。

球迷難得看到一朗用力揮擊,但熟悉他的隊友、教練倒是一點都不驚訝。退役名人球星Barry Bonds,2016年擔任馬林魚打擊教練就稱讚過子弟兵的爆發力:「對一朗來說,他若報名全壘打大賽並拿下冠軍,我覺得一點都不困難!」所以,水手隊才選在2012年時大膽實驗,看能否讓積弱的水手隊火力爆發。

一朗對棒次調度持開放態度,他在春訓對現場媒體說:「我也可以投球啊!如果有需要的話,為何不嘗試一下?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吧?」只是,2012年打第三棒的一朗未能扭轉乾坤,在西雅圖的402個打數貢獻105安, 二壘安打共15支、全壘打有4支、打下28分打點,打擊率2成61、長打率3成53,那年他在紐約洋基隊結束球季,正式卸下水手隊51號球衣。

 

我們看看2012年春訓發生什麼事?在水手隊擔任多年開路先鋒,一朗面對球隊亟欲突破之餘,決定接受改變棒次的做法。換句話說,這打擊排序迫使鈴木一朗改變角色,從積極上壘轉成推進壘包上跑者。他本人是樂觀其成,透過當時的翻譯Anthony Suzuki說:「任何事都可能在比賽中發生,我想要證明自己不是只打第一棒。我也要強調,即使登板投球都沒問題!」

那個時間點,水手隊擁有兩個極具破壞力的開路先鋒,均有絕佳的選球眼、上壘率和飛毛腿特質,除了一朗之外,就是Chone Figgins。Figgins在洛杉磯天使隊時是第一棒,打出絕佳的2成98打擊率、3成95上壘率生涯成績,所以與其放在鈴木一朗之後打第二棒,球團和總教練Eric Wedge認為不妨讓他回去最熟悉的第一棒。

 

這主題實驗不光震驚西雅圖媒體,眾多採訪春訓的記者也聞風而至,欲瞭解鈴木一朗在第三棒有什麼破壞力?不過,歷經2011年球季低潮、繳出生涯最糟2成74打擊率、3成10上壘率、3成35長打率,且首度錯過200支安打(184支)里程碑的鈴木一朗,讓第三棒的調度充滿懸念,尤其第三棒向來是技巧和力量兼具的棒次,鈴木一朗在速度、技巧已獲認證,但力量是否足夠,引起各界議論紛紛。

水手隊二壘手Dustin Ackley為鈴木一朗的力量掛保證,他說:「每年春訓時,一朗很放得開,打擊練習時球一直飛出牆外,甚至還能推打、拉打互換,讓球飛往不同方向,打擊技巧和力量有目共睹。」我對鈴木一朗打第三棒頗為好奇,剛好趁訪問郭泓志空檔,也去旁觀打擊練習,一開始熱身階段並不特別,一朗和其他打者輪流上場,餵球教練在保護網後投球,協助球員熟悉手感。

 

練習接近尾聲後,球員對打擊籠內的一朗起鬨說要看秀,他將棒頭指向右外野,接著就把進壘的第一球轟往同一個方向。接著,又指向左外野,同樣把球準確送到另一堵牆外,一旁的球員歡聲雷動,只見一球又一球飛出圍牆,最後一球揮出去他棒子一甩,高舉著雙手展示霸氣,大家圍著他歡呼,一旁記者則看到目瞪口呆,沒想到一朗這麼會打?難怪教練對他如此倚重。

一朗透過翻譯說:「過去擔綱開路先鋒,我也不曾放棄把球轟出全壘打牆,只要時機點正確,貢獻長打並不會困擾我。」Eric Wedge說:「調動棒次的動作,早在前一年球季就悄悄進行,只是Chone Figgin表現不理想,下半季又受傷,所以沒看出兩人更改棒次的效果。」

至於一朗,這位教頭解釋:「整個冬天我都在考慮如何調度他,雙方透過多次通話,熟悉瞭解彼此的想法。」

 

Eric Wedge相信,鈴木一朗能延伸水手隊的打擊火力,他認為這位全明星一站在打擊區,前後棒次的打者得分機會就會大增。

一朗個人認為,他不會因為棒次改變打擊策略,唯一不同的是,跑者如果在壘包上,會全力以赴把他送回本壘得分。一朗強調,只要對球隊有益,他都願意配合更動,最重要的是要贏球。

結果我們也知道,練習時把快速直球送出牆外,和臨場對戰開轟為兩碼事,也許鈴木一朗真有未被開發的打擊爆發力,但選在2012年雕琢無疑是錯誤的決定。

 

延伸閱讀:

Bauer分析室-鈴木一朗是史上最強的打者?

怪物vs. 天才:松坂大輔與鈴木一朗的平成名勝負

鈴木一朗:天才是如何養成的?

『在古巴,鈴木一朗就是神!!』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