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19

格林這樣批評現有自由球員制度,威少和勒夫們會同意嗎?

球隊總管交易陣中的球員是兩碼子事,因為球團高層對整支球隊的戰績負責。也不是所有老闆都像馬克思嘴裡的資本家一樣「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溢出血汗汙垢」,畢竟我們才剛看到拉科布(Joe Lacob)本季頂著1.47億美元的豪華稅代價、拒絕擺爛,而且努力想要重振球隊王朝輝煌不是嗎? 球員和球隊必須遵守合約規則,這其實是對前者有利的,否則勒夫、威斯布魯克(Russell Westbrook)和沃爾(John Wall)該怎麼辦?這些人現在會同意格林的說法嗎?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aquaman

非常精闢的分析,現在網路時代的球隊處境和以前不一樣,頂級球員有如票房紅星具有相當強的吸金能力,自然也有議價能力。而球隊在球員身上獲得的不只是他的球技與戰績,也可以在社群媒體與周邊活動上獲得利益。雖然球員大多必須以自身利益為優先,但是也希望這些頂級球員可以稍微為球隊考慮一下。

境鏡靜

我覺得球員當然有其權利選擇自己想要的球隊,在自由球員時可以自由選擇,在有合約在身時,可以跟球隊提出這個想法,但有合約在身就是要遵守合約精神,球隊要怎麼交易,那就不是你所能決定的了.所以並沒有說球團可以交易球員,球員不可以要求要轉隊啊,但重點有合約在身的球員擺爛,以至於逼迫球隊趕快交易,這怎麼沒看到格林跳出來講話.

高涵謙

當Kevin Durant 行使自由球員權利時,仍舊遭到球迷批評,Paul George 離開溜馬前,Jimmy Butler 離開公牛前,都跟球隊達成共識,但一樣遭到球迷非難,「球團可以交易球員,球員不可以要求要轉隊」這樣的現象確實存在

境鏡靜

我想這邊討論的是[制度]的狀況,而不是球迷怎麼樣.很多時候就是會有不理性或是為反而反的球迷.但制度就是白紙黑字很清楚地在那邊,這是兩回事.

高涵謙

資本主義的真諦就是自已承擔風險,自己享有利潤。如果球員想要獲得轉隊的自由權,應該承擔相應的風險,我認為這個風險是 " 短約 " 球員可以簽下三年合約,在成為自由球員時選擇球隊,而非簽下四年、五年合約,然後在合約還剩一年、兩年時喊出 " 賣我 " ,如果球隊想要獲得球員忠誠,應該承擔相應的風險,我認為這個風險是 " 長約 " ,應該像九零年代時給予球員十年長約,而非一邊縮短合約年限一邊醜化自由球員行使權利的行為

bouncepass

站在資方和球團的立場來說,交易的主動權應在資方手裡,所以只有球團主動交易而不應有球員喊交易的情形。交易,依契約精神,應是資方來決定,而非由個人意志。格林想要說的只是球員在被交易時應獲得尊重與溝通。但他又把球團「被動」交易那些「主動」喊交易我的球員情況連結,造成語意上的混淆。
(格林的邏輯是同樣是交易,球員要求交易時會被貼上標籤,但球團交易球員時卻可以對球員有種種要求,卻不用背負罵名,但對球團來說,在合約的期程內,本就沒有所謂「球員要求交易」的邏輯)

而一切問題的源頭則來自於10年詹姆士的「決定」。詹姆士「決定」的意義並不在於組團或抱團,在詹姆士之前,球團為了勝利與奪冠也會交易組成巨頭球隊。「決定」真正的意義在於詹姆士的「出走」,由此從新定義他個人的定位與NBA歷史的進程。如果喬丹時期,是NBA開始全球化後內部與外部整合的第一階段(包括承襲其火炬的柯比),則詹姆士的「出走」即是資本主義與媒體科技更內化於NBA後的第二階段。詹姆士的「出走」重新定義他個人及其後摹倣他的球星們,在奪冠的道路上,他們注定了不會是喬丹和柯比,他們更加不會是鄧肯、諾威斯基或皮爾斯。

球團與球員,用馬克思的話來說:有產階級與無產階級,或者用當代的話語:財團與受薪者。然而,詹姆士這群三千萬年薪以上的球員不是普通的受薪者,他們是詹姆士那年「決定」的影響下所產生的「決定者」們。是的,詹姆士們想在這場資本遊戲與商業合約的生產關係中擁有決定與主導權,而這是與資方和球團相悖的。

這群決定者們是最高階的受薪者。所以我們會看到前一年戴維斯是如何與當時還是他東家的鵜鶘冷戰,而今年哈登是如何與火箭撕破臉而出走。若回顧過去十年NBA總冠軍球隊,除11小牛、14馬刺與15勇士,其餘幾乎與超巨球星出走有關(我們不會忘了杜蘭特17、18兩年總冠軍賽MVP的「成功範例」)。

因而,若阿德托昆博明白詹姆士10年出走所開闢的道路和帶來的影響,他應拒絕年薪四千萬的高薪,在自由球員時加入西岸的金州大軍,這樣也許能最快的走上冠軍之路。道義與情感,在球員交易與球員出走當中,早已不是最優先的考慮選項。而格林只是誤入資方球團與決定者們的戰區而已。

但球隊總管交易陣中的球員是兩碼子事,因為球團高層對整支球隊的戰績負責。

也不是所有老闆都像馬克思嘴裡的資本家一樣「從頭到腳每個毛孔都溢出血汗汙垢」,畢竟我們才剛看到拉科布(Joe Lacob)本季頂著1.47億美元的豪華稅代價、拒絕擺爛,而且努力想要重振球隊王朝輝煌不是嗎?

球員和球隊必須遵守合約規則,這其實是對前者有利的,否則勒夫、威斯布魯克(Russell Westbrook)和沃爾(John Wall)該怎麼辦?這些人現在會同意格林的說法嗎?

畢竟資本主義的真諦就是自已承擔風險,自己享有利潤。如果球員想要獲得轉隊的絕對自由權,那他們是否也應該承擔在合約期間可能承擔的風險,比如:表現下滑或是受傷就減薪。

 

現在對岸流行著一個梗,叫做「高情商、低情商」。

格林要求人們檢討現有自由球員制度的矛盾之處,這沒有錯。但他真正想要表達的和他所說的有差距。有建設性的批評是好的,但訴諸怒火幫不了任何人。

那麼,高情商的回答應該是怎麼樣的?

我們來欣賞一下科爾口中的「NBA貴族」的一家之長——史蒂芬·庫里怎麼說,順便為這邊文章做個結尾:「希望那些批評格林、歐文、哈登等職業球員的人理解,他們也都是人,NBA的高薪並不能緩解球員們面臨的壓力。並不是說你到了這個層次就一帆風順了,我們能通過打球賺錢很棒,能擁有這麼大的平台,得到人們的關注也很棒,但事物是兩面性的。」

這樣不是很棒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