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2

做台灣運動產業需要的事!-專訪沛肯CEO朱開宇

十八歲時的我們,只會「批評」中職的球衣還是那麼醜;二十八歲的我看到台灣的運動設計感嘆「到底何時可以變好?」答案是:由經歷過相關實務工作的我們親自跳下去做,自己創造台灣的運動行銷設計!

作者:果子

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今年有去看P.LEAGUE+嗎?沉寂了20多年,台灣終於再次出現職籃!而且從熱身賽到開幕戰的轉播,觀眾應該都看到一些不同以往的感受,卻又無法清楚說明白。而這種差異,也是讓P.LEAGUE+一開打在票房跟話題性都把SBL遠遠甩在後面的原因之一。

 

而這個「看起來有說不出的差異」,關鍵就在「視覺行銷」,而視覺行銷正是運動行銷產業的重要環節。為了讓讀者能夠一窺台灣尚屬新生的運動行銷產業,今天特地採訪沛肯視覺行銷的CEO-朱開宇,以他與沛肯的成長經過,讓大家瞭解台灣的運動行銷產業,並給予他們更多的支持。

果子:很感謝朱sir今天接受訪談。第一個請教的問題,朱sir您是如何踏入台灣的運動行銷?與您的成長歷程有關嗎?

 

朱:我從小就喜歡畫畫,高中念的就是復興商工,在那時就立定志向要走設計師這條路。所以02年退伍後我就前往大陸發展。首先到廣州做飾品相關的設計工作兩年多,後來去了浙江開始接商業設計案,同時創建自己的品牌,發表了一些公仔等商品。06年移居到上海,開始投入畫廊、策展、零售等工作,不但自己創業,也完成人生大事。

 

果子:為什麼決定回台灣?回台灣後一開始就走運動行銷嗎?

 

朱:回台灣的契機是08年我的小孩出生,為了教育跟成長環境決定回來台灣定居。一開始我還是走我在上海時期有接觸業務相關,做一些品牌代理,就是俗稱的B to C。到2011年9月才成立Plug-in工作室,正式進軍運動設計與品牌行銷整合這塊區域

 

果子:那麼,您是何時接觸台灣的運動產業,沛肯是怎樣創立?

朱:我們會跨進台灣運動行銷,真的是偶然,但似乎也是命中注定。我們剛成立Plug-in時,做的是其他產業的案子,2012年開始,我們工作室第一次接觸到運動產業,首先是大魯閣集團的案子,接著是替當時的世界球后曾雅妮做整體形象企劃,而對我們影響最深遠的,是接下中華職棒球員卡的設計案,也因此認識當時的中職會長黃鎮台。

 

因為這些因緣,而且也覺得是時候了,我就把幾個業務彼此相關且志同道合的同業朋友進行整合,在2013年1月正式成立沛肯,跨入台灣運動行銷這個新興產業。

 

果子:現在回頭看,要踏入一個全新領域,還是有幾分冒險。是什麼原因讓你們決定投入台灣的運動行銷?

 

朱:我到現在還記得,當時作完這幾個Case後,我跟我的同仁都發現一件事:在接到這三個運動產業相關的案子時,我們做得特別開心,完全不覺得自己是在「工作」-原因是需要深入研究的文化層面,對從小就看比賽打球長大的我們來說,無需再多花時間去琢磨,而是很直接反射性的能輕易觸碰到各種運動精神能感動人的點,也因此能把運動設計做的更精準到位。當然還是很累很耗心力,但我們是「享受」這種「辛苦」。這在做其他產業的Case時從來沒有這種感受!

 

中職球衣為什麼都這麼醜?

果子:這裡我先岔個題,您會覺得做運動相關的CASE感覺特別「享受」,這是否跟您小時候的體驗或回憶有相關或連結?

 

朱:恩……(回想中)我想我跟台灣運動的連結,還是從中華職棒開始。因為叔叔是當時三商虎北部後援會幹部,我就常跟著長輩在台北球場看球,也看叔叔在場中有時揮著大旗,有時跟下面休息室的球員叫板,只要有打出及時安打或全壘打就送什麼。

 

我對當時台灣職棒的印象:很吵,非常熱鬧。

 

果子:三商虎真的是很多老球迷的回憶,所以這個年少回憶就是您對台灣運動感興趣的主因?

 

朱:不是歐!那時就是很單純的看球,沒想太多。會開始思考還是在高中時期,那時班上也有對職棒狂熱的同學,我們也常討論中華職棒,但我們討論的主題不是比賽,而是「為什麼中華職棒的球衣那麼醜?」(兩人同時大笑)不騙你,那時因為學校有美術背景,我們都會思考為什麼國外職棒隊的球衣每件看起來都很有質感,但中華職棒的球衣就是那麼「土」味。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