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2

離開與回來:Andy Pettitte 不穿洋基球衣那三年

回顧Andy Pettitte的球涯,少不了提起與「四核心」成員並肩作戰將近二十年的情誼,這四人生涯合計74個球季,有71年都奉獻給洋基,空白的三年對紐約球迷來說是遺憾,也是「派帥」生涯常被一語帶過的部分。 究竟當年派提特選擇轉戰太空人,除了「回家」以外還有什麼考量?而眾所皆知這個決定也促成Roger Clemens的回歸,他與「火箭人」之間的友誼如何開始又是如何結束?不穿洋基球衣那三年,對於派提特的「無緣從一而終的」生涯又有什麼影響呢?

作者:Kumi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回顧派提特(Andy Pettitte)的球涯,少不了提起與「四核心」成員並肩作戰將近二十年的情誼,他與基特(Derek Jeter)、波薩達(Jorge Posada)、李維拉(Mariano Rivera)四人,生涯合計74個球季,有71年都奉獻給洋基,空白的三年對紐約球迷來說是遺憾,也是「派帥」生涯常被一語帶過的部分。

究竟當年派提特選擇轉戰太空人,除了「回家」以外還有什麼考量?而眾所皆知這個決定也促成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的回歸,他與「火箭人」之間的友誼如何開始又是如何結束?不穿洋基球衣那三年,對於派提特的「無緣從一而終的」生涯又有什麼影響呢?

 

回家

能夠效力家鄉球隊,是不少球員的想望,至少進入職業前的派提特亦然。9歲時由於父親工作關係,他們舉家搬至德州郊區,而就像所有在這裡成長的少年一樣,把「特快車」萊恩(Nolan Ryan)與「火箭人」克萊門斯(Roger Clemens)視為偶像。

派提特高中就投出名堂,雖非強力型投手,但頗能靠球種變化混淆打者,也收到不少大學獎學金邀請,同時在1990年選秀第22輪獲洋基指名。事實上,當時他心底曾盼望可以獲得家鄉球隊青睞,畢竟太空人也在現場看過自己不少次比賽。不過向來容易忽略出身附近地區球員的休士頓大軍,終究還是錯過這塊璞玉,時任總管華森(Bob Watson)與總教練豪(Art Howe)事後表示,對派提特有印象,「但已經忘記忽略他的原因。」

猶豫不決之下,派提特選擇先進入社區大學聖哈辛托學院(San Jacinto Junior College)就讀一年再決定未來,也曾執教過「火箭人」的棒球隊教練葛漢(Wayne Graham)很快就知道眼前是位不可多得的好手,還讚他是「左投版的克萊門斯」。在這位教練的菜單下,派提特幾個月內直球球速就從85上升至92英哩,那年春天在10場先發中贏了8場,最後在洋基說服下投入職業賽場、離開德州。

離開以後要再回來,就不是這麼簡單的事了。

2003年世界大賽,洋基在背水一戰的第6戰推出派提特登板,他不負眾望繳出7局僅失2分的好投,只惜對面的貝基特(Josh Beckett)技高一籌、演出9局完封勝,最後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手在自家球場喜淋香檳浴。

派提特後來說,該役走下洋基球場投手丘時,從來沒想過隔年不會在這裡開季。胸有成竹不是沒有道理,先別說那季寫下21勝8負的佳績、還在季後賽拿下3勝,當時已身披條紋衫九年的他,在十月經典立下無數汗馬功勞,手上握有四枚戒指,根本難以想像琵琶別抱。

年少時期盼投身家鄉球隊的期待落空,但成為職業球員後,很自然地總難免希望在同一個地方從一而終。

只是談判的對象是「邪惡帝國」時,不確定因子似乎總會比預期更多,當時洋基握有15天單獨議約權,但直到最後一刻才提出一紙三年3000萬美元的合約,時間點在派提特一方看來,就是誠意不足。正式成為自由球員、能夠與各隊協商後,這位來自休士頓的投手也開始萌生回家的念頭。

而對太空人來說,完全沒想過有機會在市場上與洋基一較高下,時任總管亨席克(Gerry Hunsicker)後來也承認,不認為提出的條件可能得到回報,因為當時覺得,派提特要離開洋基回來效力家鄉球隊,根本是連想都不敢想的奢求。

不過那個冬天,正好克萊門斯選擇在季末回歸家庭、高掛球鞋,對於置物櫃總是貼滿全家合照、休假第一時間就飛回德州陪伴妻兒的派提特來說,轉戰太空人慢慢成為理想的選擇。

這個因素也成為洋基對外解釋最好的說詞,總管凱許曼(Brian Cashman)後來說,「我們確實曾努力挽留他,但整個過程中,要面對的就是家庭的拉力,這就是最後的結果。」

據悉紅襪最早曾向派提特提出4年5200萬美元的報價,但這筆最高的報價打從最一開始就不在派提特團隊的考慮範圍,最終他選擇以3年3150萬美元的合約正式回到德州,洋基最後的數字則是三年總值3900萬美元,顧慮到派提特的手肘傷勢,只有前兩年是保障合約,但平均1300萬年薪其實比太空人更高,也看出金額不是決定一切的關鍵。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