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4

澳網「場地速度」爭議,讓球王喬帥如虎添翼?

如果看到 Kobe Bryant 阿基里斯腱斷裂仍堅持完成兩顆罰球才下場時,你給予 Kobe 高度評價、認為那是拚搏精神的展現;那我衷心期望,你能用同樣的方式看待 Djokovic 帶傷還能拿下澳網冠軍。 別忘了,只要在身上,是傷口都會痛......

作者:Gauss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Jasmine Chang

我個人認為球王對Taylor這場比賽只有從頭到尾都有觀看轉播的人才具有討論其爭議性的資格,因為事後得到的任何資訊都是第二第三手的消息,且網路上所能找到的畫面或影片也都是被剪接或慢動作處理過的。
1.球賽在進行到當地時間約
23:35左右大會開始清場,這讓已經吞下止痛藥的球王又爭取了一點時間,所以第五盤球王並無奇蹟似的復原,那只是止痛藥起的短暫作用使得身體的疼痛感減低而出現稍微回擊的能力。
2.在幾乎所有觀眾都離場後少了原本的加油及歡呼,對手也開始失去耐心出現失誤才讓球王收下勝利。
3.所謂詐傷,在網球界它的確是個潛在的戰術,但往往是對手打的正順想要打斷對方的節奏時才使用的招術,但對於持有絕對領先2盤優勢的球王當時沒有使用詐傷的道理。

Gauss

我不太理解討論爭議性的"資格"是什麼意思。無論讀者是否有觀看這場比賽,我都樂於和其交流討論。

Gauss

清場的確給了 Novak Djokovic 一些時間,也讓止痛藥作用;然而,止痛藥並非萬靈丹。球王不僅只是撐完第五盤,他更戰勝了對手晉級,因此我才將其說成奇蹟是合理的。

Gauss

奇蹟 在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解釋為:自然界或人世間異於尋常、令人無法理解的怪異現象或事情。

fb - Jasmine Chang

好吧,換言之,對手在球王受傷的情況下,最終還是輸給了……止痛藥。
而我也只是想表達大部份的人是懶惰的,事後會真的實際去了解真實情況的人有幾個,或有參與次場賽事的人,比較能感同身受我想傳達的

Gauss

Taylor Fritz 是輸給了 Novak Djokovic,不是輸給了止痛藥。

Gauss

首先,吃了止痛藥後的選手狀況肯定不會比受傷前好,否則每個選手無論是否受傷都會去吃止痛藥,這顯然違背事實。
止痛藥只能恢復部分狀態,然而,Fritz 依舊無法戰勝非完好狀態的 Djokovic,理所當然拿下敗戰。

    今年,澳網場地球速非比尋常地快。

    不僅大滿貫得主、去年澳網亞軍 Dominic Thiem 這麼說,前球王 Jim Courier 更幽默表示今年澳網猶如 "playing on glass," where at times it's "near-impossible to see the ball."(在玻璃上打球,有時幾乎無法看到球)

    的確,每年硬地球場的速度可能有所不同,然而,今年的球速相比前幾年有極端的提升。這不是我隨便說說,也不是看球者、球評或球員的感覺,而是有數據佐證的。

    Hawk-Eye CPI(Court Pace Index 場度速度量表) 指出,今年澳網速度高達50。

image

    50是什麼概念呢?根據 Hawk-Eye CPI 的定義,速度大於45稱作快速場地,40~44為中快速場地類型,35~39為中速場地,34-30為中慢速場地,29以下則為慢速場地。以2017年為例,十三個一千積分以上等級的比賽裡(四大滿貫+九個大師賽+年終賽),球速最快的是上海大師賽的42.9,屬於中快速場地;近五年的澳網中心球場 Rod Laver Arena 速度為 41~42,其他球場略慢35~40。

2017 CPI

2018 CPI

    CPI是如何計算而得?透過 摩擦係數 (coefficient of friction)μ 與 恢復係數(coefficient of restitution) e 乘以不同權重再加常數計算而得,公式如下:

    CPI=100(1-μ)+150(0.81-e)

    由公式我們可以明確看出 CPI 完全是針對球場的「表面」所計算出的數據,而速度除了因場地表面而異,也和比賽用球、溫度、濕度等因素有關。然而,這並不改變本次澳網球速極快的事實,更是近十年來第一個被歸類為快速場地的 大滿貫/大師賽/年終賽 比賽。

Australian Open 2021 to be played in February!

    場地速度極快的影響:

    首先,我得澄清 Novak Djokovic 能拿下冠軍的主因絕對是他自己不懈的努力、精益求精的心態、不肯放棄的精神與強大的抗壓性和意志力;這是任何人都無法否認的。(還沒看過我前一篇文章 Djokovic 的澳網冠軍,與難以跨越的神聖領域 的請先看完該文再接續本文,謝謝!)

    不過,在此,我還是得就事論事分析。

    場地速度高代表網球落地反彈後速度較快,給予球員的反應時間較少,使移動速度和反應較迅速的選手在場上更具優勢。

    由於擁有極佳的移位速度和靈活度,Djokovic 往往能救回許多看似篤定失分的球,不僅令人拍案叫絕,更被國外媒體戲稱為「磚牆」,無論對手使出多刁鑽的進攻他都能找到辦法追到球並回擊。在場地速度中偏快時,墨爾本就已是 Djokovic 的後花園,八次奪冠早已領先群雄;本次場地速度更快,讓球王如虎添翼。

Australian Open warns of possible cancellation over COVID-19 outbreak |  Daily Sabah

    如果硬要從 Novak Djokovic 的技術層面中挑出一項弱點,除了不常用的小球之外,發球算是他技能包中唯一的小瑕疵。作為史上最佳接發球網球員的 Djokovic 的發球局也會如此難突破主因並非依賴重砲發球、也不像費德勒的發球如此精準且變化多端(Ace總數 11344, 一發得分率 77.35%, 二發得分率 56.84%, 保發率 88.81%, 化解破發點率 67.27%, 除一發得分率排名現役第六之外 其餘皆為現役前四),而是因為他的底線擊球穩定、極具深度與穿透力,以及優異的滑步能力(sliding to return)。

 

    然而,場地速度極快不僅讓 Djokovic 得以擴大自己的速度優勢、扛著傷勢逆勢向前,更讓他的發球也成為對手的夢魘。Djokovic 前六戰平均每局打出 0.89 Aces (提升106.97%), 每盤發出4.34記 Aces (提升108.65%),場均更高達 16.66發 Ace (提升208.52%),不僅 Ace 數高居大會第一,更是本屆澳網唯一 Ace 數破百的球員,遙遙領先第二名 Alexander Zverev 的86記 Aces。

    當唯一的小缺陷被弭平,世上再也無人能在澳網給予 Djokovic 太多阻攔。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