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人-世紀球王馬拉度納Maradona《五》上帝這次站錯了邊

1990義大利世界盃,被公認為最糟糕的一屆世界盃

作者:拉斐爾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一屆的世界盃不但是每場比賽平均進球數最低(至今依然保持第一),而且充滿了暴力,到達了16張紅牌的紀錄(在當時為歷屆最高,之後被超越),而且大部分的球隊都採用全面防守策略,在允許背後鏟球以及對犯規尺度較寬的1990年,這成為了一場惡夢,幾乎每支球隊都在後場囤積大量防守球員,以犯規和鏟球來阻止進攻。

而馬拉度納的阿根廷,在世界盃開賽以前,狀態可說是差勁透了,他們這一次比1986年更被看衰,當然,馬拉度納此時已經要滿30歲是一個問題,不過更大的問題在於傷病,阿根廷上屆的主力射手Valdano與強力中後衛Brown此時已經退役,而當時阿根廷的先發球員裡有五人都有受傷,Ruggeri,Giusti,Burruchaga,Olarticoechea,而最關鍵的馬拉度納腳趾有傷,這很明顯而且嚴重的影響了他的表現。

而本屆奪冠呼聲最高的球隊就是主辦國的義大利,他們為了這一屆在自己家主辦的世界盃,可以說是卯足全力,當時的義大利代表隊真的是黃金陣容,從結果來看,無論是防守上的最低失球數(7場比賽僅失2球),以及金球獎和金靴獎(6球)都是義大利就可以知道,這屆的義大利代表隊相對於競爭對手來說絕對奪冠熱門。

從日後的觀點來看,包括馬拉度納的回憶,這個時候的他已經毒癮纏身,而且身形其實已經有點走樣,所以很難去確定他在本屆世界盃表現不好,究竟是腳趾的傷,還是毒品的影響,但在本屆世界盃上,馬拉度納很少有突破攻勢,關鍵傳球也減少很多是事實。

 

小組賽的第一場,阿根廷便對上喀麥隆,這支喀麥隆非常強悍,他們最後打到八強(喀麥隆史上唯一一次闖入八強),而且陣中有為了世界盃復出的「米拉大叔」,不過這第一場比賽,米拉大叔是到81分鐘才替補上場,在此之前,喀麥隆已經差不多搞死阿根廷。

(這是全場比賽,我找不到精華)

這場比賽在米蘭的聖西羅進行,從比賽一開始,阿根廷就受到喀麥隆的強烈牽制,前鋒Balbo毫無作為,馬拉度納雖然位置是前鋒,但他似乎找不到突破口,後來試圖移往邊路依然沒有效果,阿根廷整隊亂成一團,像是根本沒有攻擊的策略,只能靠著後衛硬守。

下半場開始後教練比拉爾多換上了年僅23歲的卡尼佳(Caniggia),這其實也是風之子卡尼佳成為黑馬的開始,他在下半場於右邊路有好幾次突破,瞬間就能衝過喀麥隆至少兩人的防守,這樣才給阿根廷製造了一些機會。

但阿根廷的問題連環爆發,67分鐘時喀麥隆Biyik的一次頭球,原本在門將Pumpido的正面,他可以輕易接下,但Pumpido發生非常離譜的脫手,讓球直接滾進球門,喀麥隆以1比0領先,這時的阿根廷連後防都大混亂,最終首戰1比0敗給喀麥隆(喀麥隆最後以小組第一名出線)。

 

但此時的馬拉度納,似乎情緒已經不太穩定,他在賽後作出了爭議的發言,他說「今天下午唯一令我開心的事,就是因為我,米蘭的義大利人不再有種族主義,他們第一次開始支持非洲人」此時的義大利人非常希望阿根廷輸球,尤其在剛結束的義甲聯賽,馬拉度納才和拿坡里拿下冠軍,阻擋了AC米蘭三劍客與國米三駕馬車,不管是哪個米蘭的支持者都會討厭馬拉度納,但他講到種族主義就真的有點超過了。

 

此時的阿根廷能不能進十六強都是大問題,教練在第二戰對蘇聯時,直接啟用Caniggia與馬拉度納搭檔,從這一刻開始,阿根廷的傳奇組合才正式成形,就是被後人永遠記住的馬拉度納與風之子卡尼佳組合,從這一刻開始,馬拉度納的傳球就盡全力在找Caniggia。

不過蘇聯隊的一貫風格就是攻勢很剛猛,比賽才開始10分鐘,悲劇就發生了,阿根廷門將Pumpido為了防止蘇聯前鋒搶點,與自家後衛相撞,腿部受到非常嚴重的傷勢(應該是腿斷了),不但陣中多名主力帶傷參加世界盃,現在連主力門將都掰掰了。

但事後證明這是阿根廷幸運的開始,因為替補門將Goycochea奇蹟似的展現出了超級表現,一路護航阿根廷到決賽,期間救出大量必進球,如果不是Goycochea這樣橫空出世,阿根廷大概連十六強都過不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