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永恆之人-世紀球王馬拉度納Maradona《五》上帝這次站錯了邊

1990義大利世界盃,被公認為最糟糕的一屆世界盃

作者:拉斐爾

而且這場對蘇聯之戰,馬拉度納再度用手擋出了蘇聯這邊的頭球攻門,蘇聯這邊拚命抗議,但就在裁判的面前手球,他竟然沒有看到,這是貨真價實的上帝之手再現,這場比賽在拿坡里的聖保羅球場進行,這是馬拉度納的主場,而且確實有拿坡里球迷是絕對挺馬拉度納的,這或許有產生影響,也或許真的是好運,而阿根廷的轉運就從這裡開始。

之後阿根廷靠著亂戰中裡的傳中,由Troglio頂入頭球領先,而後Caniggia展現驚人的突破力,好幾次幾乎已經要接應馬拉度納的傳球衝入禁區射門,最後在下半場的48分時,Caniggia一次漂亮的單刀球被拉倒,讓蘇聯的Bezsonov被紅牌罰下,多打一人的阿根廷才穩定下來,79分時Burruchaga趁著蘇聯隊犯規裁判沒吹的情況下截下蘇聯的回傳射門得分,讓阿根廷以2比0勝出。

這場對蘇聯戰是靠著Goycochea替補上場後連續神撲,外加風之子Caniggia橫空出世衝垮蘇聯才能取勝,自此以後這兩人成為阿根廷臨時採用的攻擊與防守重心。

 

第三戰阿根廷對上羅馬尼亞,此時的羅馬尼亞已經有了10號的哈吉(Hagi),其外號是喀爾巴阡山的馬拉度納(也稱東歐的馬拉度納),比起馬拉度納要年輕的Hagi,讓阿根廷隊疲於奔命,羅馬尼亞的邊鋒Lacatus也是非常銳利,在這場比賽裡他們兩人的搭檔其實搶過了馬拉度納與Caniggia的風采。

阿根廷靠著後衛Monzon62分的頭球領先,隨後在68分鐘Lacatus傳中,禁區前的混戰被Balint頂入球門,最終兩隊1比1戰平。

 

阿根廷最後只能以淒慘的小組第三出線,這個糟糕的晉級路線讓他們一進十六強就碰上宿敵巴西。

 

十六強戰對陣巴西,可以說是馬拉度納人生最後一次的頂級表現,這支巴西隊有著馬拉度納在拿坡里的隊友,Alemao與Careca,而且兩人都是先發,巴西隊的攻擊力明顯強於阿根廷,而且事實上防守也比他們好,如果不是替補門將Goycochea的神級表現,阿根廷早就掉個兩分了。

馬拉度納與Caniggia的連線在這場比賽開始逐漸找到感覺,Caniggia最大的特性就是他的速度,他是極度輕巧的前鋒,其實也沒有什麼對抗性與高技術,但是正因為這樣的速度,讓馬拉度納的傳球可以任意支配,所以有一說是,馬拉度納到此時才在阿根廷有了真正意義上的搭檔,因為Caniggia能夠完全配合這位老大哥。

 

馬拉度納在上半場僅有一次突擊,立刻被擋下,阿根廷與巴西一直糾纏到下半場,其實一直都是巴西佔據絕對優勢,本以為要進入延長準備踢PK了,沒想到在81分鐘的時候,馬拉度納忽然發作了。

他在中線拿球,先閃開一人然後承受了另一人的鏟球,往前突擊,再閃開Rocha,此時另一側的Caniggia已經從左邊插到大禁區外,但他倆中間仍有巴西球員Galvao,馬拉度納則被Rocha追上。

就在Rocha拉倒馬拉度納的同時,馬拉度納在摔倒的狀態下踢出傳球,這球穿過了正在回跑的Galvao雙腳之間,形成非常漂亮的穿檔(應該是剛好而已),Caniggia接到這球時完全無人盯防,他衝入禁區晃過門將Taffarel後將球射入空門。

 

這是黃金入球,最終阿根廷以1比0淘汰掉巴西,而馬拉度納的精彩傳球也成為了黃金助攻。

(全場比賽)

這其實也就是本屆世界盃阿根廷的縮影,他們就是一直防守,攻擊多半都靠Caniggia衝鋒,真的產生突破再試圖傳中,通常都是Burruchaga勉強上去搶點,馬拉度納則多半只在中路傳球,根本無法突破,阿根廷看來就像是一直在等馬拉度納覺醒,一直在等,不過這件事在本屆世界盃幾乎沒有發生。

 

而且這場比賽,日後傳出非常大的醜聞,就是「下藥事件」,多年後馬拉度納在採訪中承認,阿根廷當時用加了鎮靜劑的水,在巴西球員到場邊喝水的時候故意遞給對方,由於比賽激烈,沒人會注意那個工作人員是阿根廷方的,結果巴西隊真的有人中招,就是他們的強力左後衛Branco,Branco在喝了鎮靜劑水之後全身無力,後來下半場根本沒什麼活動力,其實你如果看完全場比賽就會注意到,Branco在下半場幾次上前進攻失敗時,他的表情相當懊惱,而且感覺很累。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