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永恆之人-世紀球王馬拉度納Maradona《五》上帝這次站錯了邊

1990義大利世界盃,被公認為最糟糕的一屆世界盃

作者:拉斐爾

大嘴的老馬在多年後爆料這個事件,導致記者去問當年的教練比拉爾多,比拉爾多被逼得沒有辦法,他當時竟然承認了,他說「我不能說沒發生過這事」,後來在其他採訪中他又改口堅決否認,不過答案其實相當清楚了。

所以阿根廷其實用了相當惡劣的作弊行為,而你也不能說阿根廷是靠實力淘汰掉巴西的。

 

接著的八強戰對陣南斯拉夫,阿根廷依然持續這種被動打法,最終進入PK,而且向來是主罰手的馬拉度納,竟然罰丟12碼,幸好又是門將Goycochea精彩的撲出了南斯拉夫兩個12碼,阿根廷才以得以晉級。

 

這個時候,馬拉度納終於要迎來改變他下半生的一戰,四強戰對地主國義大利。

此時有個奇妙的狀況發生了,這很有可能是意外,義甲足協竟然將這場四強戰的場地設定在拿坡里主場聖保羅球場,雖然說場地都是事先排好的,但有可能是因為阿根廷以分組第三晉級的關係打亂了安排,結果演變成了馬拉度納將在自己職業隊的主場出戰地主國。

 

在賽前就已經一團混亂,拿坡里人為了要支持哪一邊吵成一團,一邊是自己的國家最有機會奪冠的一次,另外一邊是以個人之力帶領他們從義甲爛隊變成冠軍隊的神。

此時,馬拉度納再度做出極度爭議的發言,他要求拿坡里球迷支持他與阿根廷,他為拿坡里付出了6年,拿到兩個義甲聯賽冠軍與歐洲足總盃,這次他希望拿坡里鄉親可以挺他。

但是馬拉度納話太多了,他同時還講了義大利的南北問題,他說,你們不要忘了,在義大利,他們不認為你們是義大利人,這個國家一年只有這一天需要你們的支持,其他364天他們則稱呼你們為非洲人,無論我們(拿坡里隊)去到哪裡,他們都會叫我們非洲人。

 

此言一出,立刻引發義大利嘩然,馬拉度納當然是受到很大批評,在足球比賽裡講出如此具有煽動性的語言,也挑起國家南北對立外加種族問題,馬拉度納立刻變成眾矢之的,但是在拿坡里當地,馬拉度納的話真的引起效果,拿坡里人開始分裂,有人公開宣示支持阿根廷,永遠愛馬拉度納,有人則認為不該混為一談,拿坡里是義大利人當然要支持義大利。

這場四強戰就在詭譎的氣氛下展開,球迷本身的心情也很複雜,確實大多數人還是選擇支持義大利,但是其心態已經動搖,最終的結果其實義大利並沒有得到太多的主場優勢判罰。

那麼這支義大利有多強呢?我們可以看看其先發陣容,門將Zenga,後衛Bergomi與Baresi,Ferri,Maldini,中場有De Agostini,De Napoli,Giannini,Donadoni,鋒線上是Vialli與Schillaci。

首先,這個後衛陣是義大利歷史上最強,Bergomi與Baresi在中後衛位置上有多強是舉世知名,尤其Baresi至今依然是歷史上評價最高的中後衛(清道夫),這時他30歲,Maldini做為左後衛則是攻防兩端都非常強,義大利基本上是打三名中衛站在後方,Maldini會前壓一些。

 

中場部分基本上是三防一攻,三名中場會長期處在防守狀態,然後主要由Donadoni突進,De Napoli在中路控球也會前插,鋒線上Vialli是前後跑動串連,一直不停回到中場與邊路做球幫助Dondoni與De Napoli前插,真正的殺手是Schillaci,這名175公分的前鋒至今仍是義大利足壇史上的一個怪傑,他僅僅只參加過1990年世界盃,職業生涯也就是88/89與89/90這兩年在尤文圖斯爆發,但是只在這屆世界盃,他一個人就攻進6球,他是屬於快速搶點型的前鋒,可在禁區內任何位置第一時間開火,而且補射速度快得驚人。

這支義大利從小組賽到最後的季軍戰,7場比賽只丟掉2球,而且對季軍戰顯然是已經放鬆了才丟分(中場讓替補出場了),如果只算到四強戰的6場比賽,義大利只失一球,Baresi,Bergomi,Ferri,Maldini所組成的防線差不多算是義大利歷史上最強,而這支義大利就主打防守以及中場搶斷後快速發動傳球,到禁區內就以高速接應上來射門。

這種簡練而有力的務實足球,在1990年的義大利達到頂點,在這個情況下即便義大利有控球和突破都超強的年輕Baggio,都因為跟戰術不合而坐替補。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