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人-世紀球王馬拉度納Maradona《五》上帝這次站錯了邊

1990義大利世界盃,被公認為最糟糕的一屆世界盃

作者:拉斐爾

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場比賽開始以後義大利顯得很小心,而阿根廷一如往常,馬拉度納停留在中場,前面只能靠Caniggia與Burruchaga衝看看,但義大利一直都能化解掉,尤其Bergomi站在右邊路,完全封鎖阿根廷的左路攻勢,Caniggia只能移回中路硬衝,但是沒效。

義大利在17分先拔頭籌,Schillaci在左邊傳球給De Napoli,然後他再將球前挑給Giannini,Giannini先挑球過了阿根廷球員,衝到禁區內再頭球分給旁邊的Vialli射門,門將Goycochea衝出來擋掉,但此時Schillaci早已從左路衝到禁區補射得手。

這一切在幾秒內發生,阿根廷根本來不及反應,這個進球非常漂亮,一定要看。

之後阿根廷只能苦撐,但他們始終製造不出太好的機會,馬拉度納也急了,有幾次試圖突破,但是很明顯地,不管是毒癮還是腳趾傷的關係,現在的馬拉度納沒有爆發力,他大概只能10多分鐘想辦法衝一次,而且只能過一個人就馬上會被斷下。

 

阿根廷下半場只能搏命,馬拉度納上前到達禁區弧頂,然後Giusti,Olarticoechea都壓上去幫助Caniggia與Burruchaga,結果這一招又發生效果了,義大利人似乎覺得這個馬拉度納跟義甲聯賽的時候一樣恐怖,他們好像是無視馬拉度納在整個世界盃系列戰裡低迷的表現,依舊當作他是魔王,對馬拉度納重點盯防,結果義大利的陣形有移動,中場集中對付馬拉度納的結果,就是他們的後衛與後腰間有空隙,這給了Caniggia與Burruchaga幾次的好機會。

終於在67分時,馬拉度納又殺到大禁區外,他在隊友被放倒後,將球分到左邊路Burruchaga直接傳中,然後馬拉度納同時間衝入禁區,這球其實是給Caniggia的,風之子在6碼線衝頂成功得分追平。

事實上當時正在後退的Baresi如果直接回到小禁區,可以和Ferri一起夾爆Caniggia,但是他非常在意馬拉度納的動態,Burruchaga都要傳中了,Baresi還在回頭看馬拉度納,擔心他會上來抽射,就是這一下子,讓Baresi沒辦法趕回去清除這球,馬拉度納的存在感始終影響了義大利。

 

兩隊後來戰到平手,但義大利一直都具有一定優勢,只是他們太在意老馬導致沒有全線壓上,後來一直到73分鐘時換上了Baggio,這時情勢丕變,Baggio上來真的擾亂阿根廷了,而且還製造出很多次中路空間的持球,也有穿越傳球,但留給他的時間實在太少,當時由於是全防守足球,所以下半場只留15分鐘其實不太夠,真的是消化時間,當時的替補也就比較傾向只是替補而不是絕殺角色,在這段期間內Baggio所做到的事已經很多,只能說他沒有早點上場很可惜。

後來進入延長戰後兩隊體力都耗盡,也不敢讓對方攻,自己擺大巴,只能在中場搶來搶去,在這段時間裡Baggio也引得阿根廷中場大將Giusti對他惡意犯規遭兩黃一紅罰下,Caniggia也吃了黃牌,這影響了阿根廷在決賽的先發陣容,因為他們都不能上陣。

最後到了PK,兩隊前三罰皆進球,但義大利的第四罰,Donadoni被擋下,輪到馬拉度納罰球時,他輕鬆的騙過Zenga射門得手,然後義大利Serena再被擋下,終場阿根廷以PK的4比3勝過義大利晉級。

馬拉度納與義大利人的關係,就此徹底破裂了。

(全場比賽請點此觀賞)

雖然馬拉度納與阿根廷晉級到決賽,不過此時的義大利人完全崩潰了,這可是他們最有機會奪下世界盃的一屆,所有的媒體都怒斥馬拉度納是魔鬼,而且他的發言引發義大利南北紛爭,馬拉度納一下子變成義大利全民公敵,在整個義大利當時還會挺他的,可能只有部份的拿坡里球迷而已。

 

在決賽時阿根廷面對西德,這是4年前1986年世界盃的決賽翻版,這也是世界盃改制後唯一一次連兩屆決賽都是同樣國家,而同時也是西德最後一次參與世界盃(同年10月東西德合併,此後稱為德國)。

這支西德隊已經有了傳說中的三駕馬車,在強力射手Klinsmann進入國家隊以後,西德的攻擊力大幅提升,而且鋒線上還留著上屆的Rudi Voeller,Voeller是專門幹髒活的,他的強猛與支柱效果,加上Klinsmann的開火射門,讓西德隊可以在鋒線上壓垮對手防區,然後解放Haessler與後腰的Matthaus上來抽射,後面連左後衛Brehme也能上來進行射門,其他球員在中場加厚防區,就這樣輪番轟炸爆擊,遲早能轟破對手球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