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5

亞洲冬盟畢業生-百年甲子園優勝軍的潛力保存期限?根尾昂

距離2018年的百年紀念夏甲,已經過兩年多了。 那年,有投打戰力完整的大阪桐蔭、來自秋田的金足農物語,很多很多故事。其中,有些選手還在前一年來過台灣,參加了馬自達高校棒球交流賽。在高中畢業後受到職棒球團青睞,踏進日本職棒舞台。來到第三年,這些選手的現在是?

作者:SPORTSP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丹尼斯

坂本勇人的手套也是磨了多年才開竅的,根尾還有的是時間,不用太過於擔心,只要有的指導老師在
(看看2020阪神的內野那精美的守備)


距離2018年的百年紀念夏甲,已經過兩年多了。
那年,有投打戰力完整的大阪桐蔭高,來自秋田的金足農物語,很多很多故事。其中,有些選手還在前一年來過台灣,參加了馬自達高校棒球交流賽。在高中畢業後受到職棒球團青睞,踏進日本職棒舞台。來到第三年,這些選手的現在是?

本篇將分成三回,第一回當然是2018年中日龍第一指名,根尾昂。

 

 

 

「潛力的保存期限」-能否轉成實力的關鍵年?中日,根尾昂

 

日本夏甲百年紀念大賽的三刀流、文武兩立(打、守、內外野守備)話題人物-根尾昂,今年將迎來職棒人生的第三年。

 

打開前兩年的一二軍資料,一軍只有11場出賽,擊出2支安打,打擊率0.080。去年二軍則是出賽71次,留下打擊率.238、上壘率.286、長打率.351、全壘打5發的記錄。過去,根尾從高一就展露出自己與其他高校選手的不同,優異的協調性、爆發力、了解怎麼運用身體的學習力等等,加上內外野皆可,投球速度控球都一流,通算32發全壘打的打擊表現,讓他在2018年成為多家球團選秀的第一指名人選。最後由出生地隔壁的名古屋球團中日龍抽中,開啟他的職棒生涯。

 

進入職棒後,中日規劃讓根尾以野手為主,高三主要負責游擊防區的他,因為隊上已經有京田陽太,為了增加上場機會,中日教練團讓根尾內外野兩邊跑,也一邊觀察他比較適合哪一邊。

 

就我個人的感覺,第一年比較像是拿到一塊超上等石材,但不知道該刻成什麼樣子才是最好的解答,所以一邊雕一邊想。

 

 

防守上的課題-過度認真的「非全力Play」、彈跳判斷、自我風格養成的重要性

 

去年冬天,日刊體育的評論家田村藤夫曾提到,他觀察到,根尾在守二遊時,他的接滾地-傳球動作,給人一種「不乾不脆」的異樣感。第一是他接比較好處理的滾地球時,還是很慎重地用雙手(手套準備接球、右手放在旁邊輔助)接球,這也許跟他總是很認真的個性有關。

此外,他在傳球時,會有種稍微「收力」的感覺,田村提到,能夠長期站穩一軍二遊的野手,在傳球時絕對會把力道和速度投出來。當遇上不好處理的滾地球時,選手才能趕在跑者踏上壘包前傳到一壘。

過於認真,凡是想求好、不想要失誤的個性,在這裡看起來似乎成為了根尾去年在守備端無法成長的一道阻礙。

有趣的事來了,沒過幾場,根尾就在一次二軍賽事中,展現出自己的傳球臂力,漂亮的橫移、接補、轉身傳球,將一顆可能穿越內野中線的滾地球化為出局數。

那天田村也在,他認為,這一次守備完全展現了根尾可以成為一流中線內野手的能力。沒想到,下一個守備機會,一顆正面迎來的滾地球。

「危險!」


據說,現場的球團戰力編成部坐的那一側,出現了這樣的聲音。根尾接得有點勉強,看起來像是球的彈跳節奏判斷錯誤,最後還是刺殺了打者。

 

根尾有很好的潛能,有成為一流游擊手的資質,但如果他沒辦法好好磨練出正確的第一判斷,那他就有可能變成一位美技連發,但在處理基本球時好像帶著不定時炸彈的內野手。

 

這樣的選手,是沒辦法站穩職棒一軍游擊的。

 

為了改善這個問題,去年秋天的鳳凰聯盟開始,球團就特別針對他接捕判斷-動作進行微調。一方面增加基礎的訓練量,讓他去習慣。為了增加自己判斷來球的準確性,亦或是球團教練的建議,今年春訓一度看到根尾將身體放低的準備方式。

 

前養樂多內野名手宮本慎也看見後,向媒體說出自己在意的點:

 

「他整個人的準備動作放太低了,這在一三壘的話,可以說是為了更有效地應對來球,這沒問題。但若是游擊手的話,要處裡的球可能來自四面八方,最好是讓自己處在一個馬上可以向360度方位移動的準備狀態。過低的姿勢會讓自己的橫向、後移地一步變慢。」

 

宮本提到,就他的印象,根尾是個非常認真且謙遜的年輕人,願意聽別人的意見,嘗試新的做法與挑戰。但做為選手,必須要學習整理這些意見,找出屬於自己最舒適的方式。宮本提到,自己過去在守位轉向時,也向很多人請教,但很快就發現自己不能完全照著別人的意見。畢竟堅持和頑固是不同的事,找出屬於自己的一套,才能變得更強。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