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2/26

你離開,但愛仍在 — DeMar DeRozan

兒時一起看球、舉手歡呼,年少時一攻一守的鍛鍊,或者是垃圾話不斷的殘酷經歷,後來父親像以往那樣,站在場邊看著自己在NBA舞台上綻放光芒,一次又一次的美麗回憶,都深深地烙印在DeMar DeRozan的腦海裡。父親離開,記憶仍在,而愛,一直存在。

作者:Oakjam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關於父親Frank DeRozan的記憶,DeMar DeRozan記得好多。

 

DeRozan記得,在他還小的時候,本身就是個籃球狂迷的Frank會帶了好多VHS錄影帶回家,然後和DeRozan一起觀看和討論。所以DeRozan後來對於籃球的熱愛,或多或少都是從一次又一次的父子倆和NBA的歡樂時光裡累積出來的。Michael Jordan的統治力、Elgin Baylor的無所不能、Bernard King在紐約的瘋狂得分還有Alex English的射手本色,這些都是DeRozan父子熱愛追捧的球星,也讓DeRozan在耳目渲染下,找到了最初的愛,學習到一位得分手如何在籃球場上以各種方式把籃球放進籃框裡,其中最打動他的,就是中距離投籃的藝術。

 

「在我長大的過程裡並沒有有線電視,所以我都是透過我爸的VHS錄影帶來看那些舊的比賽。如今在打球的好多孩子應該都沒有看過VHS錄影帶吧。」DeRozan說。「我爸常常給我看70、80年代的全明星賽。就算是在80年代,那些傢伙都是在全明星賽裡的肘區投籃。這對我來說真的很迷人。你看看一些籃球歷史上最偉大的射手們,他們都是兩分射手。」

 

「那就是我成長的一切,也是我所愛的。對我來說,那才是籃球比賽。」

 

所以,我們終究明白,DeRozan看似與這三分球為王道的時代顯得格格不入的打球風格,實際上都是從小的時候與父親Frank一起看球的記憶慢慢地影響、磨練而來。

 

 

DeRozan肯定不會忘記,那個對自己是多麼地嚴苛的Frank。Frank曾經打過美式足球的線衛,甚至還短期效力過NFL聯盟的聖地牙哥電光(現為洛杉磯電光),知道職業運動的殘酷,那是一個每個人競爭到你死我活的世界。所以在DeRozan小的時候開始,Frank不斷地鞭策DeRozan。Frank絲毫不給DeRozan任何喘息的機會——DeRozan投籃,他直接不留情面地賞給他火鍋;與DeRozan對位,他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撞倒DeRozan;當DeRozan與他一對一時,他的垃圾話一直都沒有停過:你好弱、愛哭鬼、你的對手根本不在乎。Frank知道DeRozan會跑去和自己的老婆Diane投訴,但他更清楚,DeRozan會變得更強大地來打敗自己。

 

DeRozan依然記得,母親Diane從學校把自己接到醫院的那一次。那時,平日看起來強勢無比的Frank,卻很脆弱地躺在病床上——他中風了。他很記得Frank當時所說的話:「我不可以死。我還不可以死,直到我看到你成功。」後來,每當有人問起DeRozan如果不打球的話會做些什麼事情時,DeRozan的答案從來沒有改變過。「我永遠沒有辦法給個很好的故事。因為老實說,我真的不知道。我已經沒有任何其他選擇了。」Frank當時的入院以及緊接著母親患上了紅斑狼瘡症,年少的DeRozan終究明白,那時候已經能夠在成人群裡幹掉任何人的自己,籃球是唯一的救贖。

 

當DeRozan在2009年選秀大會中以第九順位被多倫多暴龍隊選中,並且收到了職業生涯的第一張支票後,他第一時間打給了Frank。他不會忘記Frank那時候的反應。正在拉斯維加斯出戰夏季聯盟的DeRozan打了電話給Frank,並讓他直接買機票過來。起初Frank不是很樂意,因為一張單程機票就要價302美元,但DeRozan只是這麼說:「不要擔心機票,直接來。」

 

那天,或許就是DeRozan打從看到虛弱的父親在病床上療養之後,最想要看到父親的表情,完成父親的心願,同時也讓父母可以為自己感到驕傲。他遞給了Frank一張寫著至少40萬美元的支票。「爸,你再也不需要住在康普頓靠近鐵路軌道的地方了。」DeRozan說。「我會買給你們一間新屋子,是時候讓你們離開那裡了。」

 

 

在那間新屋子裡,剛開始Frank還真的很不習慣。沒有像康普頓那樣地喧嘩,沒有直升機在上空巡視、警車四處巡邏的嘈雜聲,一切都很安寧。他還是很想念遠在加拿大打球的DeRozan,但他一直都很努力地幫助DeRozan打理好財務,甚至是處理一些在康普頓當地的慈善贊助活動,直到後來Frank的身體開始變得虛弱,患上了不同的疾病,也包括了出現腎臟問題。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