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3/03

破繭而出的賽季 - 談Travis d'Arnaud的 「高抬腿砍擊」

Travis d'Arnaud在2020年打出了破繭而出的賽季,他的成功莫過於新打擊機制的改造,也就是「高抬腿砍擊」。本文將以d'Arnaud在2019及2020的打擊動作差異作為出發點,並將「高抬腿」及「砍擊」兩部分拆開作細項分析,從中討論這些改變對d'Arnaud的幫助。

作者:22陳

Travis d'Arnaud曾經是百大新秀的第36名,並於2013年上到大聯盟,但他生涯的前七個球季中,只有一季的OPS超過.800,然而2020年卻打出.321/.386/.533的驚奇賽季,OPS+高達138,一躍而成為聯盟頂尖打者,而且他的成績絕對沒有僥倖的成分,他的擊球初速在去年高達93.4英里(聯盟排名第6),Hard Hit %為57.8%(聯盟排名第2),完全就是超級重砲等級的水準,那他到底做了什麼改變呢?我們可先藉由以下2019和2020的打擊動作作比較:

▲2019   ▼2020

以上兩個片段都形成了全壘打,但在力量釋放這方面,應該不難看出2020年的版本在整個擊球爆發力上,是明顯優於2019年的。那明明是同一個人,為什麼爆發力差這麼多呢?答案就是他在2020年採取了「高抬腿砍擊」的打法,以下我們將「高抬腿」和「砍擊」分成兩大部分,並各拆成幾個小點來分析。

一、 高抬腿

1. 分離

如果談到高抬腿最具代表性的打者,不知道大家會想到誰呢?筆者第一個想到的是日本職棒的森友哉,身高僅僅170公分的森友哉能產出這麼大的力量,我相信高抬腿是他最主要的力量來源。那高抬腿為何能產出巨大的力量,其中一個關鍵的因素在於揮棒過程中的「分離」。「分離」指的就是打者的手與前腳的分離,當手與前腳的距離愈遠,對於打者的擊球空間就愈大,也愈能夠幫助球棒加速,從以上兩個片段也可看出2020年的揮棒速度較快。所以為什麼身材高的打者通常都比身材矮小的打者更有長打能力,因為手與前腳的距離就是先天上的優勢之一。

2. 跨步

既然有高抬腿這個動作,那接下來的動作當然就是「跨步」了,通常腿抬得愈高,跨步就愈大。那跨步這個動作的功用,是將上半身的力量,透過跨步的過程往前傳送。回到剛剛2019和2020的片段,可發現2019年的d'Arnaud,基本上只靠手腕和腰的轉動產生力量,至於2020年,他就是透過高抬腿,在跨步的過程中迅速將身體的力量釋放到球棒上,所以球噴出去的速度還滿驚人的。

二、 砍擊

第二項Travis d'Arnaud的揮擊策略就是「砍擊」。以下為他去年打出全壘打的側錄慢動作影片:

所謂「砍擊」,簡單來說就是由上往下打,且打到球之前揮棒軌跡都不能朝上。從以上的側錄影片,證實了他在打到球之前,揮棒軌跡都一直朝下,打到球之後才將棒子往上揮。

1. 下旋

若談到砍擊式打法的代表人物,在現今飛球革命的時代中,Christian Yelich應該是最成功的案例了。Yelich在某次訪談中談到:「我很喜歡我的揮棒,它讓我感到很舒服自在,而且砍擊可以製造很強的下旋。」聽到這裡,相信很多人的疑問都在這兩個字:「下旋」(backspin)。根據科學家馬格努斯的理論,下旋的球能夠產生向上的馬格努斯力,讓球較不易掉落,下旋愈強,則向上的馬格努斯力就愈大。所以這類型的打者,雖然擊球仰角比較低,但他們若準確地擊中球心偏下方約1公分處,就能帶出很強的下旋,使球的飛行距離拉遠。

2. 較短的揮棒路徑

砍擊式打法的第二項優點,是它比起由下往上的撈球,有較短的揮棒路徑。想像一下你正站在打擊區且球朝好球帶飛過來,只要你的手啟動位置是在肩膀以上,那就必須往下揮才能打到球,如果是砍擊式打法,則很簡單地將手直接往擊球點過去就好,不用有多餘的動作,但如果是由下往上揮,則手必須要先往下移動,才能在打到球時球棒是由下往上的軌跡。所以砍擊式打法因為有較短的揮棒路徑,使打者能較晚啟動球棒,增加看清楚球的時間。

3. 較不怕變化球

變化球當然有很多種,但若以變化路徑往上或往下來區分,至今應該還沒有往上變化的球種吧。所以當打者出棒時,假設他原本判斷是直球,出棒了才發現是變化球,若他是由下往上的撈球打法,當他的球棒準備要往上揮時,球才開始往下掉,噢喔~那他就很難碰到這顆球了,就算為了碰到,那整個打擊姿勢絕對是大走樣;反觀如果是砍擊打法,當球往下掉時球棒也還在往下,那他還可以持續跟球到最後一刻,且打擊姿勢不會差到哪去。這邊就必須播一段在飛球革命來臨之前的砍擊式代表人物 - Adrian Beltre的「跪地全壘打」: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