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1

P. League+ 領航猿的飛行日誌 : 壓哨抵達的援軍,Jordan Chatman與丁聖儒

領航猿在尋找第三位洋將上可真謂是一波三折,據傳原先在美國找到的洋將是因為疫情關係無法來台,在日前發生的「Julian Wright事件」導致補強失敗後,領航猿的洋將問題更是迫在眉睫,也僅能在台灣尋找合適人選,然而上帝似乎永遠都會另外開一扇窗,趕在228球員名單大限之前,他們總算是找到了剛好也在台灣的Jordan Chantman與丁聖儒

作者:Luphan

請繼續往下閱讀

來自華盛頓州的籃球先生 - Jordan Chatman

Jordan Chatman出生自華盛頓州的溫哥華市,可別誤會了,這邊提到的華盛頓跟溫哥華都不是大家熟悉的那兩個地名,華盛頓州是美國西北邊的一個洲,最大城市是西雅圖。而溫哥華市則又跟加拿大的溫哥華不同,如此容易搞混的背景,好似更加的為Jordan Chatman這名球員添加了一些神祕的元素,而在領航猿簽下了Chatman後,我們便有幸可以了解Chatman是什麼樣的球員。

摩門教徒Jordan Chatman過去不僅在羅馬尼亞打球,也在台灣傳了兩年的教,並學了兩年的中文

Jordan Chatman 在高中前一直都在溫哥華市打球,當時20.7分6.3籃板2.7助攻的表現,不僅讓他得到了華盛頓洲籃球先生的頭銜,也讓他獲得了不少NCAA一級大學提供的獎學金,包括了有名的Stanford、Oregon State、Utah State,不過他最終的決定不令人意外,身為虔誠摩門教徒的他,很自然了選擇了摩門大本營BYU(楊百翰大學) ,BYU同時還出過另一名有名的摩門球員,他便是當年曾靠著超遠距離的「Jimmer Range」紅遍美國大學的Jimmer Fredette。

 

Chatman在楊百翰大學的第一年就因傷而執行了Redshirt,到了大二才算是比較正式的融入球隊的輪值陣容,之後Chatman便轉學到Boston College,上場時間與表現也跟著大幅提升,大學最後一年,Chatman平均上場35分鐘,可攻下13.2分,在Boston College的期間,球隊甚至還靠著他的五記三分彈,擊退了有著Grayson Allen的Duke。不過這樣的成績很自然地無法讓他得到NBA球隊的青睞,Chatman便踏上了他的旅外籃球生涯,2019-2020年於羅馬尼亞的球隊效力。

 

更有趣的是,Jordan Chatman在開始他的大學籃球生涯前,曾經來到台灣傳播摩門教,這一待就是兩年,在這段時間他學會了中文,且認識了他的老婆,所以Jordan對於台灣其實已經相當的熟悉。在疫情影響洋將前來台灣打球的情況下,領航猿能夠在228大限以前剛好找到一位正好在台灣且還沒有合約的NCAA一級球員,恐怕是有一定的運氣跟天命。

 

Jordan Chatman能否適應領航猿體系?

璞園體系的籃球,是出了名的難融入,即使是D.Reed跟K.Jack這兩位實力堅強的洋將,也花了快整個上半季才完成磨合,比筆者預期的還要久,恐怕Jordan Chatman的磨合也不會太輕鬆,好在Chatman並不是以單打能力見長的球員,而是領航猿陣中相當缺乏的純射手,投籃手感相當柔軟,體能推測應該是沒有很好,但是會用腦打球,這點會是領航猿的洋將所必備的條件。

再來,已經在台灣待了一陣子的Chatman應該有比較習慣台灣這邊的打法,估計也比較習慣這邊常守區域的特點,筆者認為Chatman的融合進度應該會比目前陣中的兩位洋將來的快一些,即使是融合的不好,他再怎麼樣也是一位能夠拉開防守空間的射手,對於球隊的幫助應該是很直接的。

從後方29號臉上倉皇的表情便可看出,放Chatman空檔是件多麼可怕的事

 

旅美小巨人:丁聖儒

旅美幫丁聖儒已經確定加入後衛人手短缺的領航猿

領航猿在開季前人手最缺乏的,是控球跟小前鋒的人手,在熱身賽陳世杰遭遇嚴重的膝傷、彭俊諺頻頻受一些小傷後,領航猿的控球問題更加地被放大,於是我們會看到上半季領航猿甚至會讓D.Reed、施晉堯、關達祐等球員來打控球的位置,甚至在季初球隊還有遇到Reed過於黏球的問題。

 

而在昨天面對夢想家的比賽中,關達祐右腳大扭更是再次的打擊了後衛的戰力,球團也因此很積極的於今日簽下了先前旅美的丁聖儒。丁聖儒先前曾在松山高中畢業後,旅美挑戰,念了3年的社區大學後,總算於2019年拿到了隸屬於NAIA的St. Francis大學的獎學金。

 

能補進控球後衛,對領航員來說是再好不過,接下來就要看丁聖儒有沒有能力分攤一些前輩們的壓力,現在的P. League+每一隊都有個小個控球,領航猿也開始跟隨潮流,富邦的賴廷恩、攻城獅有林明毅、田浩,夢想家最近打出了可怕表現的林俊吉,如今領航猿也有個丁聖儒。

 

不過筆者認為這些小後衛在P. League+待的都並不輕鬆,對於丁聖儒而言,恐怕也不會是那麼快就能夠適應的戰場。筆者覺得即使在補強了丁聖儒後,應該還未能有立竿見影的效果,只能算是不無小補,不過若能夠打臉筆者的話,筆者會更開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