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7

如何攻略全盛時期的鈴木一朗?前紅襪教頭:「專心對付其他8名打者」

「這世上不存在讓一朗出局的秘訣,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專心對付其他8名打者。」「只要壘上沒有跑者,就算被一朗打安打也算成功。」全盛時期的鈴木一朗,到底帶給美日職棒對手多麼巨大的壓力?

作者:張尤金

請繼續往下閱讀

陳光立

2007年9月22日我在天使球場看鈴木一朗來打客場,他一個人又敲安、又盜壘、又敲RBI送跑者得分,最終水手隊打下的三分都靠他,就這樣把當時實力強勁的天使隊幹掉,真是棒球之神。

張尤金

4支2,水手得的3分之中,有1分是他打回來的,另1分是他回本壘得的。

那場比賽結束後,距離球季結束只剩下不到10場比賽,一朗的打擊率高達.351,真的,太神了。
https://www.baseball-reference.com/boxes/ANA/ANA200709220.shtml

對於退休近兩年的鈴木一朗來說,今年是別具意義的一年。因為20年前,亦即2001年,是他挑戰大聯盟的第一個球季,因此許多的第一次都將在今年進入20週年。

最近就有一個:2001年3月1日。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這是什麼日子?這一天是一朗成為西雅圖水手隊成員之後的第一場比賽—雖然只是熱身賽。

這場熱身賽在日本當地凌晨5點實況轉播,日本全國高度重視。只是一朗賽後受訪、面對滿坑滿谷的記者(多數是日本記者)與攝影機時,他以一貫冷靜的態度潑了媒體一盆冷水:

「我必須說抱歉,因為今天對我來說,只不過是另一場比賽而已。我知道媒體會認為這場比賽有特殊的意義與重要性,但我不這麼想,面對第一場熱身賽,我很興奮,但不焦慮。而且還有更讓我興奮的事,那就是賽後盡快結束媒體的訪問。」

對於1994年在日本爆紅之後飽受隱私侵擾、極度厭惡八卦雜誌與狗仔的一朗來說,最後這句話已經充分表達他對媒體「敬而遠之」的態度。

一朗在1999年3月曾經以歐力士球員身分,到水手位於亞利桑那的春訓基地移地訓練,卻因為吃豬肋排而食物中毒,最後兩場熱身賽無法上場。當他被問到是否擔心再次食物中毒時,他酷酷地回答:

「我不吃Tony Roma's了。」

就像國外常說的"The rest is history",接下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一朗在2001年拿下美國聯盟年度MVP、新人王、打擊王、安打王、盜壘王、金手套、銀棒獎。也難怪前波士頓紅襪隊總教練Grady Little有感而發說出下面這句名言:

「這世上不存在讓一朗出局的秘訣,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專心對付其他8名打者。」

至於在一朗渡海挑戰前,日職各隊教練團和投手有所謂的「一朗攻略」嗎?許多人會想到1995年「日本一」系列賽,養樂多監督野村克也的「ID野球」,最後以4勝1敗壓倒歐力士封王。一朗在這個系列賽的打擊率只有2成63,19個打數5支安打(包括1支全壘打),2分打點,而且前4戰只打出3支安打,是養樂多勝出的關鍵。

圖片來源:BBM

打擊數據和比賽結果看起來是「ID野球」大獲全勝,但野村監督賽後自承,他和球團的紀錄人員都找不到一朗的弱點,後來他還在自己的書中慨嘆:

「還沒找到一朗的弱點,系列賽就結束了。」

面對全盛時期打擊近乎零死角的一朗,該如何攻略他?1995年加盟千葉羅德海洋隊、與一朗同時期且交手經驗豐富的投手黒木知宏,說出他的感想:

「首先,他的好球帶比一般打者寬了一個球,對投手來說,對戰一朗時到底要投到什麼位置?他會揮棒?還是不揮棒?光是想到這裡就不自覺緊張起來。」

「此外,面對一般投打對決的關鍵球,我會投『削過好球帶外角高』的位置來壓制打者,而且通常能收到不錯的效果。只是同樣的狀況要壓制一朗,就變得很有難度。」

由於一朗可以有效擊球的好球帶很寬,因此如何用好球帶邊緣具引誘性的壞球來攻擊一朗,就成為黑木的選項之一。黑木會嘗試投內角偏低的壞球引誘一朗出棒,再搭配外角高的「對角線攻略」,事實上這也是黑木從新人年以來,羅德教練團最常指示他的投球策略。下面影片是1998年6月歐力士對羅德的例行賽,黑木以速球壓制一朗,後者打成界外飛球被接殺出局:

隨著對戰經驗的累積,黑木逐漸掌握一朗的打擊慣性,例如一朗對什麼進壘點的來球會有什麼樣的打擊策略與結果,以及該如何破壞一朗的打擊節奏。

黑木在1999年投出生涯最佳一季,戰績14勝10敗,防禦率2.50,先發場數(29)和投球局數(212.2)都是洋聯第一,那一年他對一朗11個打數只被打出2支安打,被打擊率1成82,相較於前一年一朗對他的打擊率高達3成64,黑木總算在成功壓制一朗的同時,也為自己締造生涯最成功的一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