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6

用生涯規劃,陪運動員玩一場無限遊戲

在台灣,運動員生涯教育,總是在失敗時第一個被提起,順遂時第一個被拋下的東西。生涯規劃看似遙遠,但長期思考無法速成,選手角色也不是終身職業,我們是否可以創造出一個更友善運動員的生涯規劃環境?用方法與策略陪伴運動員度過難關? 「中華民國運動員生涯規劃發展協會」就是以協會作為選手跟社會連結的橋樑,整合資源與機會讓彼此相互關注,引發話題,產生價值,才能贏來創新的可能性。當運動員提早認識生涯需求,為進入職場做好生涯預備,社會大眾也從運動員身上學習運動家精神,進而活得更沉穩厚實。當彼此能為對方創造出一個安全的引導環境,啟發運動員,才能真實的為選手預備未來。

請繼續往下閱讀

fb - 林育呈

我一直想要找出一個對未來的標準答案,一直覺得一定有一個正確答案,後來我才發現,這樣找其實找不太到,所有的東西都是答案,不用著急擔心,但你願意一直嘗試,一直體驗後,並且相信自己,我覺得屬於我的很多個答案就會自己慢慢出現了。

運動員生涯規劃師-曾荃鈺

無限遊戲的任務是:「保證遊戲的無限性,讓自己繼續停留在遊戲裡。」人生的生涯是一場無限遊戲,保持遊戲可以持續玩下去~~你就會是最終的贏家唷!

榮耀退役過後盡是茫然?運動員的「人生無限遊戲」如何才能順利闖關?

新的一年又開始了,來到 2021 年第一季的檢核點 ( 3月),不管去年的你表現有多好,都要重新開始拼一年,如此週而復始,但你曾經想過,為什麼自己要這麼做呢?每年循環重複的生活,你還打算過幾年呢?

我自己在2021年,多了一個新的身分,是中華民國運動員生涯規劃發展協會的理事長,負責思考方向,輔導選手生涯規劃,我發現,縱使自己看似年輕,但一生卻還是只能夠專注在一個目標上,當我只能夠有一個服務的對象當我的目標時,我選擇了運動員,因為我希望可以陪運動員玩一場人生的無限遊戲。

陪運動員玩一場人生的無限遊戲

無限遊戲出自《有限遊戲與無限遊戲》這本書,書中作者 James Carse 曾說過一段我很喜歡的話:

「世界上有兩種遊戲,一種是有限遊戲,一種是無限遊戲。有限遊戲以取勝為目的,無限遊戲以延續遊戲為目的。有限遊戲包括在無限遊戲裡,而世界上最關鍵的一場無限遊戲,就是我們自己的人生。」

有限的遊戲具有一個確定的開始和結束,擁有特定的贏家,規則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證遊戲會結束,我們很熟悉的運動比賽、市面上許多電玩遊戲,甚至是下棋、打牌等,都屬於「有限遊戲」,目標很簡單,就是「贏」。無限的遊戲主張「為了遊戲而遊戲」,參與的人有些可能比較會玩,但有些初學的玩家可能中途才加入,這場遊戲沒有固定不變的規則,也沒有規定要何時、如何進行這場遊戲,完全由個別玩家自己決定,沒有時間限制跟終點,參與無限遊戲的玩家的任務就是:「保證遊戲的無限性,讓自己繼續停留在遊戲裡。」當然人不會永生不死,所以「無限」也就是盡我們所能的延長跟持續,為了延續,你可以改變規則,這裡最恰當的例子也許就是我們的人生。

生涯規劃像一場馬拉松,不是在比誰先開始,而是誰能笑著走完全程

如果把人生是成一場馬拉松,會是一場,沒有「標準的勝負」,也沒有「公定終點位置」的馬拉松。人生,是一場時間有限的無限遊戲。世界就像是一場巨大的遊戲,有它的遊戲規則、籌碼代價跟限制條件,但人生呢?這世界極其複雜且非線性,但你卻又可以自由跳脫,讓意識自由,關鍵在於你是否記得帶上你自己。

宮崎駿的經典動畫電影《神隱少女》中的女主角千尋,因為父母被湯婆婆抓住變成牲畜,迫使她留要在湯婆婆身邊工作,好找機會救出父母,在簽署工作契約進入工作前,湯婆婆用法術把千尋的名字奪走,改名叫小千,試圖讓她忘記自己的名字,進一步就可以支配千尋。在這關鍵時刻,白龍提醒千尋:「千萬不要忘記自己的名字,因為你如果忘記了,會找不到回家的路…」

我看電影,也思考自己生命中許多的關鍵時刻。臺體大畢業的我,從事講師工作、廣播節目主持人、成立協會至今,我覺得人生中有很多可以嘗試的可能性,我曾經試著跟人合夥創業開顧問公司、當體育新聞主播、考博士班、出國發表論文、撰寫專欄文章、擔任奧會教育委員為運動員發聲,這些生命中的不同時刻,除了擁有更多的頭銜之外,我在思考那時候的我是誰?我需要什麼?我的感覺是什麼?我在世界上玩什麼樣的遊戲?我該如何與自己相處?

我發現,這些我在思考的問題,其實就是延續我生涯遊戲的問題。

莎士比亞有句經典台詞說:「世界就是一個遊戲場,所有的男男女女不過是一群遊戲者,每時每刻都有舊的遊戲結束,新的遊戲開始。」

在 James Carse 《有限遊戲與無限遊戲》書中提到,世界上就只有兩種遊戲,有限遊戲以取勝為目的,無限遊戲以延續遊戲為目的。有限遊戲像在辯論,有一定的命題跟立場邊界,追求條件下的勝利;而無限遊戲像在聊八卦,目的就是要跟心儀的人一直聊下去。書籍是有限遊戲,而閱讀是無限遊戲,它啟發每個人自己的答案。有限遊戲中的所有限制都是自我的限制,我們玩著有限遊戲,追逐著頭銜帶來的權力,追逐的品牌奇蹟,追逐著社會的認同與共同記憶,但是,有限遊戲最大的限制就是,我們已經忘記自己擁有可以不玩有限遊戲的自由,就像是我們忘記了自己的名字一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