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人-世紀球王馬拉度納Maradona《六》他們砍斷了我的雙腿

90年世界盃對馬拉度納來說是場悲劇,但是真正的悲劇才剛剛揭開序幕

作者:拉斐爾

請繼續往下閱讀

阿根廷對澳大利亞的附加賽,第一回合在雪梨進行,馬拉度納在37分鐘時殺到左路,他先是過掉兩人,球被擋下後,馬拉度納在左邊底線將球搶回後,再扣球騙過對手起左腳傳中,這球精準的送到12碼處Balbo頭上,讓他輕鬆頂進球門。

第一回合阿根廷憑著馬拉度納的助攻與澳大利亞踢平,第二回合在阿根廷的戰鬥,由Batistuta在59分鐘時的一次傳中產生折射製造澳大利亞的烏龍球,讓阿根廷1比0取勝,最終阿根廷戰勝澳大利亞,驚險挺進1994年世界盃決賽圈。

到了這個時候,世人才意識到,球王回來了。

 

這個時期的阿根廷,除了馬拉度納外,前鋒線上已經有了年輕的Batistuta(25歲),獅王巴提斯圖塔是阿根廷歷史上數一數二強的中鋒,在禁區有絕對的壓制力,以及高速重砲射門的開火能力,能夠在禁區形成支柱效果,無論是牽制對手中後衛或是直接一擊破門的能力都極高,另外,此時27歲的風之子卡尼佳,也結束了義甲的禁賽,在這個時期基本上他就是專職邊鋒。

而且這個時期,阿根廷已經有兩大年輕後腰坐陣中路,就是前面提到的Simeone,與長髮飄逸的Redondo,Simeone在場上的狡詐,也可說是球商,足以稱為阿根廷歷史上第一,而Redondo的傳分球能力和比賽視野極佳,被認為是世界級的高技術後腰。

前方有超級中鋒,超級邊鋒,身後有組織後腰,防守後腰,馬拉度納在這個陣形中非常受益,他在中路變得很自由而且放心,前方的攻擊手一個在中央一個在邊路,可以完全拉開空間逼對方後退,馬拉度納將可以得到足夠的盤帶和傳球空間,在他後方又有防守後腰會幫他把球搶回來,而且組織後腰的Redondo一樣能長傳,馬拉度納甚至可以放掉中路組織盤帶直接進入禁區射門,他在這個陣勢底下就像是領著一群強將進攻的國王一樣,而反過來說對阿根廷也是如此,這群中前場球員當時的能力都很高,但阿根廷就是缺一個中央的攻擊中場,以致於球在通過中場時會被截斷,不然就是後腰必須上前導致後防空虛,馬拉度納回歸以後,他在中路的突擊力會逼得對手中場退後,這樣後腰不但可以減少壓上,也能免去被斷球時攻破防線的風險。

這支阿根廷除了防線普通之外,在攻擊力上在當屆世界盃算是相當高的。

 

最重要的是馬拉度納本身的狀態,他很明顯的有回復,他看來也清楚,這是他真正的最後機會,最後一次世界盃,他必須要好好表現。

 

1994年世界盃在美國舉辦,這一屆世界盃依然很重視防守,但在1990年越位規則修訂後,之後又增加了回傳球門將不能用手接的限制,此時選手已經習慣規則,也因此本屆世界盃出現許多怪物等級的攻擊手。

阿根廷被分在D組,同組對手有希臘,奈及利亞,保加利亞,這算是一個中級難度的小組,對於長年的強豪阿根廷來說問題應該不大。

 

首場比賽阿根廷對陣希臘,開場僅僅兩分鐘,Batistuta就在中線接到Simeone漂亮的一腳彈射,拿球後衝到禁區巧射,射穿後衛胯下得分,然後在44分時,Batistuta在禁區弧頂接到殺上來的後衛Chamot的傳球,轉身直接18碼高速重砲轟門得分,這是Batistuta很具代表性的射門,然後在下半場60分時,馬拉度納殺上前,與Redondo連續打撞牆後,在18碼線上推一步,一樣是抽射破門,最後在比賽結束前,Simeone在禁區製造了對方犯規換得12碼,Batistuta罰進,他在第一戰就上演帽子戲法。

(全場比賽請點此觀賞)

從這場比賽可以看得很清楚,由於馬拉度納存在的關係,希臘這邊被迫必須讓一名中場往前,否則讓老馬加速起來就不好辦了,這個移動讓希臘中後衛與後腰間有空隙,而中後衛必須盡全力守Batistuta,所以Caniggia變得很自由,把希臘搞得一團混亂,後來馬拉度納稍微往邊路走,效果也是一樣,希臘防線被迫往邊路擠,導致中路的Batistuta自由,到最後連Redondo與Simeone都能推到大禁區線上甚至進入禁區。

第二戰阿根廷要面對本組最強的奈及利亞,但賽前的阿根廷就已經信心滿滿,但這支奈及利亞確實不弱,基本上全隊都具備高速度與體格,搶斷能力也強,而且他們已經用完全一樣的隊伍陣容踢了五年,磨合度很高,此時已經掛上10號的Jay-Jay Okocha年紀太輕還沒有固定先發,但這個奈及利亞是相當兇悍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