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9

從極限運動普及到日常生活中 連奧運都已經開始重視攀岩?

近年來伴隨室內攀岩館的興起,攀岩的熱潮逐漸從極限運動的愛好者普及到一般人的生活之中,台灣也有越來越多人接觸這項運動。 如果疫情能受到控制,那我們將可以在今年看到攀岩選手正式在奧運殿堂登場,屆時勢必也能更提升國際間對攀岩運動的關注度。

作者:Red Bull

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0年底,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決議,將滑板、衝浪、霹靂舞及競技攀岩列入奧運正式比賽項目中,其中在攀岩的部分,原本採取「三合一」的方式來舉辦,但在2022年的杭州亞運過後將改制,分為兩個項目獨立比賽。

 

不熟悉攀岩的朋友,可能對於「三合一」的比賽方式都很陌生,簡單來說,運動攀登賽事分為速度攀登、抱石及先鋒三個項目,個別選手將獨立完成三個項目的綜合賽。

 

在速度攀登的項目中,選手必須用最快的速度,從底部爬到最高點並按下感應器,是一項倚賴速度且相當刺激的比賽,也算是最淺顯易懂的。

Γρήγορο σκαρφάλωμα
圖片來源:Red Bull

 

再來是抱石的部分,選手必須在四分鐘內,以完攀次數及獲得的紅利點次數來計分,嘗試的次數越少分數越好。

bouldering photo 9
圖片來源:Red Bull

 

像是日本攀岩好手原田海,主要就是參與抱石項目,青少年時期就曾拿過亞洲冠軍,2018年的世界攀岩錦標賽,他更是一舉奪得金牌。

 

最後則是先鋒,六分鐘內選手僅有一次攀登機會,賽前會有一段路線觀察時間,一旦在比賽中墜落或者六分鐘時間到,那就算失敗了,也是難度相當高的一個項目。

 

除了被拿來當作賽事進行的運動攀登以外,攀岩還有另一種方式,屬於傳統攀登。

 

而傳統攀登又分為單繩距及多繩距,前者是在一條攀登繩的長度下完成路線攀登並垂降回地面。

 

後者則是必須先行攀登到一個高度或地點架設確保站,隨後確保跟攀者到確保站,並重複此步驟向上爬,難度更甚單繩距。

Sasha DiGiulian seen during a photo shoot on Kalymnos island, Greece on November 8, 2017.
圖片來源:Red Bull

 

有著「歐洲最高煙囪」稱號的特爾伯夫列發電廠,在停止營運後,被國際運動攀岩總會設計為人工攀登路線,就是屬於傳統攀登裡面的多繩距攀登。

 

這項被譽為「史上最高難度」的挑戰,最終是被兩位世界頂尖的攀岩選手給征服,耗時7小時又32分鐘,來自斯洛維尼亞的Janja Garnbret與Domen Skofic齊心完成了所有的繩距,順利攀上煙囪的頂峰。

 

驚人的是,這僅僅是Garnbret生涯首次嘗試進行多繩距攀登,過往他在運動攀登的賽事累積多項成就,包括被斯洛維尼亞選為年度最佳運動員還獲得了國際傑出成就獎,並在2019年賽季連續拿下六站抱石賽冠軍,更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近年來伴隨室內攀岩館的興起,攀岩的熱潮逐漸從極限運動的愛好者普及到一般人的生活之中,台灣也有越來越多人接觸這項運動。

 

如果疫情能受到控制,那我們將可以在今年看到攀岩選手正式在奧運殿堂登場,屆時勢必也能更提升國際間對攀岩運動的關注度。

 

更多Red Bull 報導

在社群媒體上關注Red Bull: Red Bull Facebook粉絲團 / Red Bull Taiwan Instagram.

(特約編輯 史丹利)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