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9

【F1】Williams與McLaren——同在2010年代陷入低潮的兩支英國名門車隊重建之路

「McLaren車隊都能走出低潮了,我們沒理由不行」,Williams車隊新任執行長Jost Capito表示。

作者:Athrun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現在有了支持車隊重建的所有要素,如果給我們2到4年,我們至少能有麥隊目前在場上的競爭力。」

麥隊在去年賽季獲得年度季軍,不僅為該隊進入混合動力時代後的最佳成績,也足以讓他們擺脫與Honda失敗的3年合作,以及充滿挫敗的2018年賽季陰影。

Honda在2015-17年因追求「Size Zero」而導致動力單元可靠度不佳固然是麥隊在這段時間寫下隊史自1980年以來最低成績的原因之一,但麥隊在2010年代也積累了許多弊端,並在2018年切換為Renault動力單元時完全呈現出來。

雖然兩位車手Fernando Alonso與Stoffel Vandoorne皆為一時之選,不過麥隊的MCL33卻是Renault動力陣營中最慢的賽車——比Renault廠隊慢約0.7秒,與領頭羊的Red Bull車隊更是慢上1.8秒。

到了2020年,雖然麥隊的MCL35賽車比改換Honda動力單元的Red Bull賽車仍慢上約0.5秒,但已略勝Renault車隊一籌,這樣的過程是Williams車隊足以效法的對象嗎?

Williams與麥隊這兩支英國名門車隊可說是難兄難弟:曾在1980與90年代被視為爭冠最大熱門,且不約而同的在2010年代來到谷底,並發生不是很順利的權力交接。

由Ron Dennis打下基礎的麥隊與Frank Williams創辦的Williams車隊雖然都被視為名門,但所呈現的方式截然不同:Dennis打造的麥隊結構嚴謹,成為現代F1大車隊的樣板;Williams車隊則是展現出1970-80年代如雨後春筍般冒出的中小型車隊般、充滿冒險心的精神。

不過這兩位強人都必須面臨到權力交棒的問題。Frank主要是因年歲增長而力不從心,Ron則是野心過大,讓麥隊與他一手成立的麥氏集團慢慢陷入迷航,而當兩位長年持有的權力開始鬆動後,兩隊長年積累的弊病便一一浮現出來。

雖然過程不同,不過兩隊差不多是在同一時間(2018年)來到谷底;在這之前Williams車隊靠著Mercedes動力單元撐了一點時間,麥隊則是靠Honda動力單元掩飾許多問題。

在麥隊決定採用Renault動力單元時,Dennis已在董事會的逼迫下全面退出麥隊,並由Zak Brown以執行長身份管理車隊。

「整個工程團隊宛如大海裡的孤島」,Brown指出這讓麥隊在2018年打造出缺陷一覽無遺的賽車,因此Brown在同年進行一系列的工程團隊大改組,並藉由董事會的力量試圖將車隊運作重回正軌。

相較於麥隊,Williams車隊下滑的幅度比較緩和。在結束與BMW的合作關係後,Williams車隊便從半廠隊變成且戰且走的中游車隊,而在Frank與其親密夥伴Patrick Head逐步離開闈場後,Williams車隊只能靠著沒有獲得足夠授權的制服組人員管理車隊,導致車隊的競爭力逐漸落後其他對手,衍生而來的就是收入下滑。

2011年加入Williams車隊的Pastor Maldonado雖然是GP2系列賽冠軍,但一般認為他是靠著委內瑞拉國營石油(PDVSA)的強力金援才得已加入

雖然日後就任副領隊,並代理父親職務的Claire Williams招聘Mike O’Driscoll讓Williams車隊透過IPO讓財務狀況好轉,不過僅是讓車隊得以糊口的水準,如果當時身為車隊常務董事的Toto Wolff能有更多的揮灑空間,Williams車隊的現況也許會有很大不同——但也僅是「如果」而已。

但Williams車隊與之後成為Mercedes車隊領隊的Wolff間的關係也讓他們順利獲得Mercedes動力單元,並靠著低下壓力賽車與Pat Symonds的妥善管理讓車隊戰績得以反彈,而且還維持了一段時間。

不過這樣的情況在2017年大改空力規則後完全變了樣,其他動力單元供應商慢慢追上Mercedes的腳步,中游車隊則是竭盡心思研發新賽車,讓幾乎裹足不前的Williams車隊被打回原形,並在2018年一口氣落入谷底。

Williams車隊在2018年由前Mercedes車隊技術監督Paddy Lowe打造的FW41賽車在推出時就已是失敗作,隔年的FW42更是雪上加霜,於是Williams車隊很快的在賽季開幕前以「休養」的名義與Lowe分道揚鑣隨後在6月正式解約),重新組成以Doug McKiernan設計開發監督為首、目標較為務實的團隊。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