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成熟的淬鍊與堅持,一窺許時清的執教哲學

用「沒有輸家」來形容這場球,我想有點太廉價,南山球員和教練團賽後眼淚太過真實,核心球員努力三年,但依然與冠軍失之交臂,但無論輸贏,無論冠軍,籃球生涯也不會只有停在這一刻,無論對於教練和球員都是如此,青春成長的代價是苦澀的,青春期也只有在自己宣布結束那一刻才是終點...

作者:hunight

請繼續往下閱讀

[ Outside the HOOP ] Vol.6 / 從 Pack Line 到 Team Culture,一套防守看南山的團隊文化

本文原是FaceBook上的心得隨筆,如果可以,請先看完上面這篇文章,會比較好理解這篇文章想陳述些什麼,以及Pack Line Defense,Virginia大學和Tony Bennett如何和HBL有了關聯。

此時舊文翻出來,除了因為這是我去年一整年寫過最滿意的一篇作品,更因為這篇文章的主軸,時隔一年依舊非常契合現在想法。

沉澱了一整天,今年因為幾乎都在擔任講評的關係,其實沒有什麼時間可以和教練們聊聊,但也因為轉換角色,終於可以好好看完整場比賽。如果要我說今年看到南山像什麼,更準確說,許時清正在經歷「Tony Bennett 變成 Tony Bennett 的過程」。

許時清教練  (圖片來源:特約攝影 沙拉)

其實今年南山大概從複賽之後,就沒印象看過他們擺過 PLD(Pack Line Defense)的陣型,大概都是Match up zone 居多,最後打到泰山更不可能用 PLD,有關過去兩季南山防守,一開始前面階段比賽想講想聊,但沒什麼機會。

其實這種改變是很驚喜的,一開始對南山改觀,當然是因為 PLD,但其實就連戰術素養豐富如 Tony Bennett,真正攀上名帥之林的高峰,也正是放下 PLD 直接用包夾對付 Carsen Edwards。

那一年看到 UVA 突如其來變招,驚訝大於驚喜的多,因為 Tony Bennett 形象和素養宛如完人,不追求大牌明星,不准助理教練違規招生,不要一年棄學生,不要速成,不要大量盯人壓迫,根本就是學生團隊籃球典範,但這種潔癖個性也讓他生涯前期總是草草出局,好事者稱他 Loser,只因為他沒拿過冠軍。

直到那一年包夾 Carsen Edwards 之後,UVA 奪下 NCAA 總冠軍,評價才整個改觀,但改變 Tony Bennett 的,是一座冠軍,抑或是一個轉念?

Tony Bennett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

要說 Tony Bennett 變了嗎?有一點,但拋下了近乎潔癖的光環之後,誰都看得出來 UVA 變得更強大了,他有沒有拿冠軍根本無關緊要,獎盃只是錦上添花,他走在更成熟的方向,這才是真正不同之處。

同樣的,今年南山也是一樣,PLD 是團隊精神展現,但防守始終是手段,而不是目標,決賽前和許時清聊天時他說,「張傑程像是去年楊承」,其實就很清楚知道,防守陣型變了,但他堅持的東西,沒半點改變,大家都想要冠軍,端看願意繞遠路,或是抄近路,Bennett和許時清都選擇最遠也最困難的那條路,只是 Bennett 從輸家變成贏家的過程太過童話,讓南山這一段更顯寫實而沉重。

張傑程  (圖片來源:特約攝影 沙拉)

這幾年的 HBL 男子四強某個程度來說,已經到競爭強度史無前例,無關球員條件,而是考驗教練團,沒有足夠戰術底牌的教練團,如果只打和前面一樣風格,到四強必死無疑。

光復兩次踏進小巨蛋展現準備磨到最後一秒的大區域,加上泰山這兩場比賽是我看過泰山史上防守最好的一刻,很明顯,大家都想要冠軍金盃;四強賽前講到,HBL 到了這個階段,要的早已不是青春熱血,而是更多準備,熱血不會變成奇蹟,只有準備好打仗的訓練和韌性才會。

泰山連續兩場比賽,展現出來的鬥志和凝聚力,克服各種逆境困境甚至絕境,絕對值得在 HBL 歷史上記上一筆,寫下校史第一冠,經典而且實至名歸。

兩年前,南山用 PLD 讓人跌破眼鏡,但今年很明顯其他球隊也已經跟上,不過沒關係,戰術本來就不是點石成金的魔法,PLD 更不是,我很喜歡這幾年 HBL 幾支球隊的樣子,經歷過前三十年大家好像不打快會被吹進攻犯規,好像不壓迫不包夾就不會防守的 HBL 草創期之後,HBL 開始有幾支學校已經慢慢能夠拋下勝負壓力,Built the team, Built the culture 。

(圖片來源:特約攝影 沙拉)

引用自舊文

許時清說:「以高中教練和球隊背後其他支持者角度來說可能有點怪,但其實如果學生籃球想更進一步,能不能贏球的『結果』,絕對不是擺在第一順位的,而是必須兼顧每個細節,最後才來談輸贏。我們不可能永遠拿冠軍,但只要建立正確文化,我們或許可以把每年成績維持在一個標準上。」

用「沒有輸家」來形容這場球,我想有點太廉價,南山球員和教練團賽後眼淚太過真實,核心球員努力三年,依然與冠軍失之交臂。但無論輸贏,無論冠軍,籃球生涯不會只有停在這一刻,對於教練和球員都是如此,青春成長的代價是苦澀的,青春期也只有在自己宣布結束那一刻才是終點,昨天在轉播台上這樣說,現在想法也是一樣。

至少這一年,對於一個嚮往 NCAA 超過二十年的人來說,看到這樣的內容,毫無疑問是最感動一刻。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