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9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以Pete Sampras為師?

大坂直美尚且如此,更何況一般人,那是恆星,那是夢,就像酷玩樂團大聲唱著的:Look at the stars, Look how they shine for you!既然是夢,或許也不用多問什麼,普通球迷如我,總覺得現在的看球時光,是多出來的,邊看邊會有一種惶惶的幸福感,看一場少一場,好好放在心中珍惜就好啦……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以Pete Sampras為師?

前篇回顧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Rafa,從谷底反彈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Federer,他曾經走過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Federer,Poetry in Motion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談Federer與Nadal:Federer的傳奇根源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2008年溫布頓,王者

他們走著,像夜色一樣優美 -談Federer與Nadal:少年Nadal

從2004年費納兩人躍上舞台對決至今,倏忽已過了近17個年頭,他倆也進入了職業生涯的晚期,而退休的日子,恐怕也不再遙不可及了。以職業網球選手來說,平均一個巡迴賽大概要花上兩個禮拜(如果你夠幸運也夠強勢能進到第二周賽事的話)的時間,兩個禮拜前你出現在這,兩個禮拜後你又出現在地球的另一個角落,網球員已準備好要在球場內外受苦,畢竟職業網球世界跟過往相比,已有了巨大改變。

現代男子網球,對球員的精神/體能要求超乎尋常的高,有人說觀賞現代網球比賽就像看一場有球網的拳擊賽,對兩種運動的參賽者來說,比賽本身的漫長與折磨,使他們不斷將身體逼到極限,一拍接著一拍(一拳接著一拳),一場接著一場,儘管網球本質上是相當美麗的,但它的現代模樣,卻要求更多的犧牲,當然它榮耀與金錢的回饋也更大。現代男子網球,1月到12月都有比賽,這種跨幅,在職業運動世界也屬少見,網球世界的行事曆,小比賽配合著四大滿貫賽,那4個用來度量每個選手成就的比賽,網球的四種場地(硬地、紅土、草地或室內)就如同四季,每種場地都有不同的賜予,也都索取不同的代價,這四種場地會完全改變你的視野,從本質上重新塑造出一個你。

而我們若從這點來看,這十幾年能持續看到費納兩人,那不啻可說是一種奇蹟了,他們的韌帶或背肌,總是哭喊著要休息;腳踝和膝蓋在不停來回對抽後遭受了極大壓力。有許多他們同輩(甚至是後輩)的網球員都臣服於傷勢或那些長年打磨的酷刑,而選擇退役離開球場,畢竟那是殘酷的世界,輸球之後通常沒有人繼續逗留的,他們都必須要前往下一站。

Nadal在2012年下半年那場大傷,或者Federer在2013到2016那4年大滿貫顆粒無收的歲月裡,可能他們的內心裡都曾想過,也許現在正是離開的時候?當然後來的歷史我們都很清楚,經過2013年初彷彿暖身般的南美紅土賽事後,火力全開的Rafa居然接著拿下了包括法網和美網在內的8個男單冠軍,年終排名也衝上世界第一,Rafa不僅回來了,還帶著升級過的精神與身體回來;而Federer也在2017年重回巔峰,又拿下了3座大滿貫(若把2018年澳網男單冠軍也算進去的話)!

但俗話說出來跑,總是要還的,在這邊也許我們不應該問費納會不會退休?而是問要以何種方式退休呢?想到這問題,便令人想起Pete Sampras,生涯14座大滿貫男單冠軍的網壇傳奇。

當Pete Sampras在2002年溫布頓第二輪又早早出局時,他遇到了頗不熟悉的局面,因為記者不僅會問他:是什麼原因會讓你輸給世界排名145名的對手?還會接著開始問:那麼,Pete,你的未來呢?怎麼打算?這種問題了。Pete Sampras(身為職業網球選手)的未來究竟如何?Sampras稍微停頓了一下:Well…未來就是飛回家,那是立即可見的未來。但長遠的未來呢?我打算明年再回來(溫布頓),我不想要以這場失敗來終結我在溫布頓的生涯!我覺得我仍有競爭力,我的強力發球依在,當然球員的整體水平也提升了不少,我也不會假裝我仍是5年前那個我,我必須要加強某些面向,並重新恢復我的自信心。而且我希望是我自己決定何時要結束我自己的網球生涯,而不是由外人來告訴我何時該離開……

Pete Sampras說到做到,就在2002年,美網男單決賽的大舞台上,面對他長年的對手Andre Agassi,三比一,Sampras拿下了生涯第5座美網,也是最後一座大滿貫男單冠軍!儘管他還要再過幾個月才會宣布退役,但這場美網決賽仍舊是山大王的最後一場比賽,整個生涯以美網男單冠軍做收,那是完美到不能再完美的結局了,其令人印象深刻的程度,或許唯有1998年NBA決賽第6戰Michael Jordan的The Last Shot勘可比擬。就連Pete Sampras自己也說那場比賽是他打過最棒的一場比賽,在他的巔峰期(1993到1997年球季)他拿下了9座大滿貫金盃,但他認為2002年的老將Sampras可輕而易舉地擊敗1995年的年輕Sampras(晚期的Sampras二發後上網的頻率增加了,那變成一門新的攻擊武器,儘管攻擊型二發這策略也增加了雙發失誤的機會,但Sampras藉此將自己磨利,成為一名更高效的發球-上網型選手)!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