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鐵如擬》當HBL熱潮結束 人生才剛要開始

HBL還有明星賽要打,但整個學年的正規賽事已經結束,泰山奪冠、南山爭冠失利,當下的悲喜對比成了最殘酷的現實,南山教練許時清賽後的談話透過影像紀錄讓人無比動容,但敘述的事實是,在HBL賽事結束時,人生才剛要開始。

作者:小鐵

請繼續往下閱讀

還沒過中場的孤注一擲落空,南山高中的奇跡沒有發生,彩帶噴進球場,泰山高中板凳區上的人已經衝進場內,109學年度高中籃球聯賽的最後一場正規賽事結束,黑衫軍泰山終於彌補103學年度、108學年度兩度挑戰失敗的缺憾,拿下校史第一座冠軍。男子組的泰山和女子組的淡商成了本學年所有高中聯賽結束後,最後笑著(或可能帶一點感動的淚水)離開球場的球隊。本學年HBL的歷史上,確定寫著泰山高中和淡水商工兩間學校的名字。

109學年度HBL的公開活動還沒結束,本週日還有一場睽違12年重出江湖的HBL明星賽將舉行,球迷們可以在趣味的混合投籃賽、三分球大賽、灌籃大賽以及明星賽上看看這些奮戰一整年的高中球星能再拿出什麼表現,但這真的是本學年最後一場,儘管也許後續還有其他小盃賽,已經都不屬於高中體總舉辦的正式賽事。

不論你是預賽就出局的南湖、苗中、治平、基商,或是走進小巨蛋的泰山、南山、光復、東泰,本學年的爭戰都告一段落,固然,奪冠的泰山,喜悅絕對比飲恨的南山多很多,若考慮南山本學年也是高三陣容成熟、以冠軍為目標,就更可以想像兩者之間的差距。

因此,南山教練許時清在比賽結束後,集合難過的全隊球員,帶著激動的心情、即使哽咽也說完的一段話,藉由影片在社群上的分享,讓許多人感受到他的用心,但如同那句「今天會過去,明天還會來」,正說明了對於這些高中球員來說,此刻的遺憾並不是終點,而只是人生的起點而已。

 

 
 
 
 
 
 
 
 
 
 
 
 
 
 
 
 

麥納思(@jianjianminus)分享的貼文

高中畢業,除了是走出可能人生第一次這麼受到關注的籃球戰場以外,另一個重點是,多數球員們都會在放完暑假、踏進新校園的那一刻年滿法定成年的18歲,在18歲之前,就算球員自己有想法,根據規定就還是需要家長同意,在18歲以後,人生就可以自己說了算,而在這之前,固然有些技術性的、在選擇大學時還沒成年,但的確已經到了需要替自己的未來做打算的時刻。

或許在網路上的你我,可以很直覺的替球員們思考出路,例如覺得誰的天花板較高、應該去哪一間學校,誰的身材受限,應該選擇相對有其他出路的學校等等,但球員們真正要做的,是正視自己可以選擇的方向,並認真思考可能的出路,例如剛拿下男子組總冠軍戰MVP的徐宏瑋,雖然得分技術沒有問題,但身高就是只有174公分,往更高層級前進的話,就要思考改打控衛的可能性,而這一點在冠軍戰看到一點可能性,泰山主控張東庭在第一節一度撞傷右大腿,讓徐宏瑋有大約半場比賽必須支援控球,他也明確了解,這就是他上大學可能的轉變。

針對未來的選擇,徐宏瑋說:「希望能去有發揮機會的學校,繼續進步,將來朝職業邁進。」P. LEAGUE+的出現,加上SBL原有的空間,的確是學生球員在面對未來時的選擇,但球員也要記得,若你是陳盈駿、周儀翔、胡瓏貿、高國豪,如此天縱英才當然沒話說,但也可能會是紀松佑、潘向挺、徐鉦順,曾經在HBL有所成績,是學生籃球的一號人物,最終卻都在25歲之前結束挑戰職業籃球的路。

以高中球員的角度,決賽的敗仗、或是高三任何一個階段的淘汰都是高中生涯的終點,要離開HBL,結束熱血的高中生涯,的確讓人不捨,若是像南山這樣三年都闖進小巨蛋卻三年都無緣冠軍,以陳力生這種同屆頭號控衛的立場當然會覺得惋惜,但以整段人生來看,18歲才剛要開始,開始替自己做決定、開始面對自己的選擇,開始知道過去的種種能累積未來的資產,但未來的每一步都還沒有被現在的任何環節侷限。

看著許時清教練哽咽說出對球員們的勉勵、安慰與期待,不免替他有些不捨,其實南山並沒有做錯什麼,他們同樣繳出了一場精彩的比賽內容,只是泰山也表現出色,當兩邊都打出好球的時候,我們只需要肯定勝利的一方,不必批評輸球的一方。但許時清的每一句話又無比真摯,因為他的確了解,球員們不應該被這一場敗戰拖住成長的腳步,他深深知道比起勝負,建立起球隊文化、球員的學習曲線更為重要,而面對這場比賽的失敗,把失敗當成下個階段進步的動力,對於球員們的未來是更大的幫助。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