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4

被大片噓聲送出場! 那年我親身參與的罕見「沒收比賽」

小聯盟漫長的賽季中無奇不有,任何在小聯盟待過一段時間的人,絕對都有源源不絕的故事可以分享。而我今天要分享的故事,絕對是我個人在小聯盟任職期間所遇過最特殊的事件之一。那就是,在2010年的8月7日,我參與了一場因總教練拒絕讓選手上場而遭沒收的比賽。

請繼續往下閱讀

Everett球場的空拍圖,橘框圈起來的,即位於球場外的球隊更衣室。

2010年8月7日那天是禮拜六,也是我們跟Everett Aquasox五連戰的第二場比賽。當天的天氣從一大早就非常的不穩定,雨時大時小,但幾乎沒有停過。到了下午,在飯店出發到球場的巴士上,從球員跟教練彼此之間的交談中可以感受到,幾乎沒有人認為當天可以進行比賽。

來到了球場,雨仍然持續的降下來,球場內野也鋪上了帆布。不過也在那個時候聽到了消息,主場球隊會想盡辦法完成比賽,原來當天是主場球隊該賽季最後一次的周六主場,球團安排了從主題球衣,進場紀念品到賽後煙火等各式促銷活動,而該場球賽門票也早在預售階段就已經銷售一空。

兩隊就在更衣室枯等,然而就在表定開賽前,雨停了。球場工作人員急忙出來搶救球場,而我也趕緊帶著球隊在美式足球場上進行賽前熱身。約莫經過了半個小時的時間,球迷也陸陸續續坐滿了觀眾席,而球員也進到了球場休息室做最後的準備,而球場在經過搶救之下,內野是沒有太多問題的,但外野在有限的時間跟人力之下,顯然沒有經過太多處理,尤其是紅土警告區,還有許多肉眼可見的水坑。就在這樣的狀況之下,裁判宣告了:「PLAY BALL!」

一局上半我們很快的三上三下,反觀主場球隊在一局下很快的就展開了攻勢。連續兩支安打讓他們先馳得點且跑者攻佔一壘。下一棒的打者上來一棒將球打穿了三壘邊線,一路滾到的左外野全壘打牆腳下。我們當天的左外野手Ryan Cuneo平常的守備位置是一壘,對於外野守備其實並不那麼熟悉,再加上外野的積水,可以看得出來他在撿球過程中,跑動非常小心翼翼。不料就在他踏上外野紅土警戒區的第一步,就像是踩到香蕉皮的卡通人物一樣滑了一大跤。花了很大的工夫才狼狽地將球傳回到內野。跑者得分,打者也進佔到二壘

就在此時,Davis從休息室走了出來,朝著場上的守備員邊揮舞著手邊喊:「Get off the field!」我們場上的選手一開始先是愣住,但後來也依照總教練的指示回到了休息室。裁判此時也過來了解狀況。Davis向裁判表達了場地對於選手可能有安全疑慮,因此拒絕出賽的立場。想當然,這樣的狀況對於短期一A的裁判也是第一次遇到,一時之間他們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於是他們請兩隊先回到休息室,自己則去記錄台打電話給西北聯盟主席,討論到底該如何處理場上的狀況。這時有些觀眾開始意識到場上正在發生的事情,而出現了一些鼓譟的聲音。

過了大約10分鐘後,裁判走向我們的休息室告知Davis聯盟做出的決定:「如果對場地狀況有疑慮,應該在開賽時就提出,開賽後並沒有再下雨,場地狀況並沒有變得更糟,因此比賽繼續進行。球隊有五分鐘的時間回到場上恢復比賽。」這樣的答案顯然是沒有辦法讓Davis滿意,他下令選手留在休息室,這也造成了接下來讓我畢生難忘的場面

Everett的一三壘指導教練,跑者及打者都回到了場上。裁判重新宣告「Play Ball」但這時場上卻沒有任何一位守備方的選手,原本場邊零星的鼓譟聲已經變成了全場的噓聲。我們只是趴在休息室的欄杆上,靜靜地等待這五分鐘度過。

在度過了人生中最漫長的五分鐘後,裁判再次走向我們的休息室向Davis確認罷賽的決定。在Davis最後一次堅定的表達,今晚他不會讓他的選手出賽之後,裁判走到場中間,向本壘後方的記錄組揮了揮手。隨後記錄台透過廣播宣布:「本場比賽在Boise Hawks拒絕出賽之下,我們裁定褫奪比賽,Everett以9比0贏得比賽。」

現場的噓聲更大了,我曾經在前大都會主場Shea Stadium觀眾席,聽過大都會球迷對前勇士隊終結者John Rocker的噓聲,但實際在球場上聽到是完全不同的感覺。Everett球場滿場只有三千多名的觀眾,不到Shea Stadium的十分之一。但我在當天聽到的噓聲絕對是我這輩子聽過最大聲的。主場的觀眾就這樣一路用噓聲護送我們回到球場隔壁的更衣室。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