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6

百年甲子園優勝軍的潛力保存期限(三):柿木蓮

2018年主投夏甲決勝戰的兩人來到職棒舞台後,都還有一些路要走。當年被大家說完成度比較高的柿木蓮,為了能讓自己持續在職棒生存,接受了一項大挑戰,來看看柿木蓮的現在吧。

作者:SPORTSPON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情題要

第一回根尾昂
第二回橫川凱

 

來到第三回了。基本上藤原恭大已經是在前往一軍常駐的路上,我想就不用多講什麼了。

這一回的主角,高二時來過台灣,還沒有機會來冬盟,也許在疫情減緩後的某一天,北海道日本火腿鬥士會派人來台灣參加冬盟。依照現狀來看,柿木未來出現在冬盟的機率應該不高,因為這一兩年冬盟要續辦有點難度,過三年的話,要嘛已經在一軍找到位置,秋訓結束後放假,要嘛...,職業的舞台本來就很現實。

 

2020年資料照/sportspon

 

來看看這位幫助大阪桐蔭高拿下夏甲優勝的主戰投手,到日本職棒舞台的現在吧。

 

職棒與高校頂尖的落差-

 

2018年選秀會前夕,關於高校逸材的部分,大概每篇報導都能看到大阪桐蔭出現,然後根尾、藤原、柿木這幾個名字是這些報導中的基本定番款,一定會被提的那種。

日本媒體一度有出現「該不會當年度大阪桐蔭高校會出現三名第一指名」這類的報導內容。

後來,日本火腿鬥士在第5輪選了柿木蓮。那年的第一指名是吉田輝星,百年夏甲決勝戰的兩名投手來到同一隊,加上橫濱高的万波、花咲德榮的野村佑希。

在日本,甲子園本來就有一定話題熱度,2018年日本火腿的選秀名單,可說是星光閃閃。

2019年,日本火腿鬥士春訓第一場紅白戰,賽前球團公佈,兩隊的先發投手是吉田輝星與柿木蓮。這是前一年甲子園決勝戰的對手,變成隊友後的另類對決。那天吉田被打了一發全壘打,柿木蓮則是投了一局無失分。

 

「他的完成度在(吉田)輝星之上,在一軍累積經驗後,他有機會成為這世代(2018年高校畢業生)頂尖的投手。」

 

2019年春訓紅白戰的柿木蓮

 

第一年春訓時,許多球評、球團編成部看到他投球的感想。那時看起來,柿木似乎有可能比吉田更早上一軍。

之後兩人在二軍留下的成績-

2019年
吉田輝星:出賽18場,2勝6敗,防禦率4.35
柿木蓮:出賽26場,2勝4敗,防禦率8.24

這年吉田有上過一軍,帳面成績並不好看,但他拿下了一軍首勝。
柿木一直在二軍,看起來似乎遇到一些難關。

2020年
吉田輝星:出賽12場,3勝3敗,防禦率2.56
在一軍出賽5場,沒有拿下勝投,防禦率8.41
柿木蓮:一直到後半季才出賽,登場6次投了7局,0勝0敗,防禦率0.00

柿木沒有受大傷,至少日本的媒體沒有報過。其實,從春訓開始,已經有人發現柿木的投球動作和過往不一樣。二軍下半季登板時,完全變成另一個樣子。就像是歐力士猛王牌投手山本由伸的姿勢,被大家說有點像「標槍」的投法。沒錯,柿木蓮改變投球姿勢了。

 

台灣棒球鄉民最喜歡聊的來了:
日本教練愛改動作

 

破釜沉舟後,迷走or進化?

 

「(舊姿勢)球感覺很弱,沒辦法對打者投出想要的效果,和我同一世代的人都開始活躍了,有些焦慮。」

 

2020年11月,完成兩局投球無失分的柿木,這樣跟媒體說著。改成新姿勢後,他的實戰球速大概落在136-139km左右,沒有過去高中逼近150km的球速。我想,原本有球速但沒辦法壓制職棒打者的狀況,柿木一定苦惱了很久,但是,不管是高中,還是火腿球團的人,都說柿木是一名很有棒球Sense的選手,所以他決定做出改變。可以從他向媒體提到新姿勢的對話中看出一些端倪:

 

「高中時只會想著投出速度就好,進職業後發現,即使是150km的球,容易被打的球,打者還是打得到。所以說,投出去的球必須要有球質,必須要能控好,這才是最重要的。」

 

的確,柿木新姿勢投出的直球,到本壘板時球的尾勁會出現些微的變向。這樣的球也許能讓打者無法準確地掌握擊球點,揮出滾地球或是不營養的飛球。這應該是柿木在經歷職棒二軍打者洗禮後,和二軍的加藤武治投手教練一起思考,現階段的最適解吧。

 

今年,柿木的姿勢似乎更固定了一點。

不過熱身賽時一度有出現,他在牛棚熱身時用舊姿勢,然後登板時用「標槍」投法的情景。可能是在嘗試,也有可能是因為還在春訓階段,稍微用一下過往的動作,持續試驗兩者間的差異。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