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3/15

從大帝退回凡人!曾陶鎔:「沒想過自己還能被味全龍青睞」

還記得2017年,曾陶鎔曾在黃衫軍締造單場三響砲的成就,更以兩天五轟寫下中職新紀錄,獲得「陶鎔大帝」的美名,可惜「大帝」威名只維持半個球季左右的時間,後來他就陷入低潮在一、二軍間載浮載沉,直到被味全龍於擴編選秀選中,才又有球迷提起了他的名字。

味全龍隊於中職32年正式回歸,開幕戰名單陣中除了新生代戰力以外,也有不少球迷熟悉的老面孔,包括廖文揚、王玉譜、劉時豪、吳東融等人,都是龍隊前幾年透過「擴編選秀」從其他四隊延攬過來的戰力。

 

開幕戰當天,也正是由富邦轉隊過來的陳品捷立下大功,敲出龍隊回歸首安外加首轟,也讓大家充分感受到,這些被屏棄在原球隊保護名單外的選手,並不是沒有能力,只是欠缺機會而已。

 

去年在二軍揮出12發紅不讓,以長打率0.725的成績高居全隊之冠的曾陶鎔當然也在其中,雖然開幕戰未獲得先發,但他仍舊是龍隊放在板凳上,不可或缺的右打重砲手。

 

還記得2017年他曾在黃衫軍締造單場三響砲的成就,更以兩天五轟寫下中職新紀錄,獲得「陶鎔大帝」的美名,可惜「大帝」威名只維持半個球季左右的時間,後來他就陷入低潮在一、二軍間載浮載沉,直到被味全龍於擴編選秀選中,才又有球迷提起了他的名字。

 

從青澀的新人迅速蛻變為黃衫軍倚賴的重砲手,曾陶鎔究竟是遇到了什麼問題?就讓今天的專訪文章來告訴你吧。

 

Q:換穿龍袍重新站回一軍舞台,心情如何?

 

A:其實我還印象很深刻,我第一次在兄弟上一軍的那個狀況,兩者去比較之下,現在的心情好像沒有那麼緊張了,但還是很興奮、很亢奮這樣。

 

可能也是因為經歷過了,所以知道自己該做些什麼,緊張感才沒有那麼重。

 

Q:因為去年是在二軍嘛,今年直接拉上一軍,休賽季有沒有做了哪些準備?

 

A:休賽季的訓練就是按照體能部門那邊給的課表,我自己也有跟東融去上一些打擊的課程,更深入了解一些揮棒的東西。

 

Q:聊聊你打棒球的契機,你是花蓮人嘛,那後來怎麼會跑去桃園讀書?

 

A:其實...花蓮人是我爸爸,我自己從小是在桃園長大的,出生的話是在屏東,我從讀書開始就是在桃園了。

 

之所以會打棒球是因為我舅舅的關係,他有在玩慢速壘球,那時候媽媽就會叫舅舅把我跟我弟一起帶去打壘球,也因為這樣去認識到棒球。

 

我覺得打棒球很好玩,剛好那時候的學校(幸福國小)也要組新球隊,所以就想去參加。

 

Q:我記得你小時候身材沒有這麼突出,那時候是不是算拜託教練給你一個打球的機會?

 

A:對...那時候有一個標準,是教練拿壘球給我們丟,然後要丟過一個距離,只要丟過就可以參加棒球隊,可是我很瘦小,壘球又很重,我丟不遠,但是我又希望教練讓我參加球隊,所以我就說:

教練拜託啦我想要參加球隊(笑)

 

Q:我記得你以前是游擊手,但你沒有太多的國手經歷對不對?

 

A:對!我從小是內野底的,但我完全沒有中過國手,唯一跟國家有關係的是進入國訓棒球隊(笑)。

 

當時真的跟中國手的人比,我有很多不足的地方,所以也沒有去想很多,就是有機會就盡力去表現,不過我心裡當然很想打,就是有個當國手的夢吧。

 

Q:大學進入高苑科大,你的打擊有慢慢開始比較突出了,那時候有做了什麼改變嗎,還是接受哪個教練的幫助?

 

A:我在高苑科大遇到了王俊文教練,他以前也是La New熊的選手,給了我很多打擊上的建議跟調整方式,所以我覺得那時候自己可以進步這麼多,都是因為他的關係。

 

Q:因為高苑科大其實也算是新成軍的隊伍,所以你打棒球生涯裡,好像一直遇到很多新成軍的隊伍欸(包括現在)?

 

A:痾...對,唯一最傳統且歷史悠久的是高苑工商,一直以來都算是在適應新球隊的感覺(笑)。

 

Q:大學以後打的比較好了,是你後來想報名選秀的原因嗎?

 

A:不是!其實是在業餘綺麗珊瑚隊時期,我雖然只有去一年,但那年的成績還不錯,剛好有被球探注意到,總教練就來跟我說,球探有在注意你,你有沒有想報名參加選秀。

 

其實我那時候還沒有決定我要不要打職棒,但是既然機會來了,我就告訴自己要去挑戰。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