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名言堂】林安可:要嘛就別做,要做就做到最好!

林安可的棒球路上,一直伴隨著父親的一句話,「決定做就要比別人好,跟別人做一樣的事情沒什麼意義。」既然投入就要出類拔萃!這是壓力,反過來說也是林安可逐夢過程促使他不斷前進的動力。

請繼續往下閱讀

林安可

臺南人,臺灣與阿根廷混血球員,外型與球技兼備,畢業於傳統棒球強權南英商工與「強打者搖籃」文化大學;學生時期即為球隊主力投手兼中心打者;2019年中職季中選秀統一獅隊第1指名,2020年完整賽季即展現驚人火力;被期許將來比照大聯盟日籍球星大谷翔平般在職棒採取投打二刀流出賽模式,以單季10勝、15支全壘打的全能成績為目標。

 

原文於2021.3.15 首發於 TSNA 卓子傑專欄,經同意後轉載。

 

 

正文:

五官深邃立體,顏質不下偶像明星,最難能可貴的是,林安可的球技和長相一樣讓人一見難忘。

 

 

小學時先後練過跆拳道和武術,林安可都不熱衷;母親雖是阿根廷人,卻也沒讓他因此對足球產生興趣,反倒是對棒球一見鍾情。機緣巧合下,看見親戚打棒球登上電視轉播,這在他心中烙印下「打棒球實在太帥了」的印象,就因為一見傾心,他頭也不回的踏上棒球路。

 

 

棒球是門高門檻運動,不僅要有體能與技術,還需要場地、裝備和時間,加入球隊不可能馬上比賽,能不間斷參與的只有不停的跑步和體能訓練,林媽媽一開始反對安可打球,因為打棒球太辛苦了,他希望兒子能專注在課業上;但心意已決的林安可,趁母親回阿根廷娘家省親時跟父親提出想加入球隊的請求。

 

 

跟每位望子成龍的父親一樣,林爸爸尊重孩子的選擇,但也提醒他若立定志向,不要凡事只想要跟其他人一樣做到均標就滿足,「我爸是一個很嚴肅的人,無論打棒球或任何事他都灌輸我一個觀念,要嘛就別做,要做就做到最好!」,林爸爸認為「決定做就要比別人好,跟別人做一樣的事情沒什麼意義。」既然投入就要出類拔萃!這是壓力,反過來說也是林安可逐夢過程促使他不斷前進的動力。

 

 

從打棒球起就憧憬著當國手,入選中華隊一度是林安可打棒球的動力;但就讀建興國中二年級時缺乏「投手手臂是消耗品」的概念,因投球過度造成左肩骨裂,讓林安可1年多無法打球,他說:「那時候真的很難過,不只不能投球,連舉手都不舒服,一度有想放棄。」每當碰到棒球十字路口,父親的提醒都會浮現在他腦海裡,現在放棄就代表前功盡棄,無論如何都得堅持下去。

 

 

就讀家鄉棒球強權南英商工時,林安可的肩傷慢慢痊癒,勤做重訓也讓他在投打兩端都嶄露頭角,做為球隊主戰投手兼中心棒次,高2時林安可入選中華隊參與2014年亞洲青棒錦標賽,不但一圓國手夢,還敲出2發技驚四座的全壘打,在高中畢業生投入職棒風潮方興未艾之際,父親那句「要做就做到最好」的箴言又在腦海裡迴響,自覺實力尚不足以在職棒揚名立萬的他沒有立即投入職棒選秀,而是選擇就讀有「強打者搖籃」美譽的文化大學繼續加強磨練。

 

 

文化棒球隊擅長觀察長打者素質,尤其打擊觀念先進的廖敏雄教練認為,只要具備長打潛力就應鼓勵選手將揮棒軌跡加大,採取拉打全揮擊,別因畏懼三振去碰球。林安可的手腕運用沒有學長王柏融好,所以出棒涵蓋範圍沒有他那麼廣;但相比揮棒流暢度和爆發力則並無二致,林安可從腰部核心旋轉傳導至手部的揮棒力量延伸做得極好,在同系出文大、現統一獅隊打擊教練劉育辰的眼裡,林安可與陳金鋒、高國輝這類強打者的發力模式類似,即便打擊重心遭投手破壞,仍可將大部分核心力量帶進擊球點,有此般天賦,再經過文化大學的訓練,林安可逐年進化為長打製造機。

 

 

林安可與同出身臺南的前輩郭泓志一樣,是建興國中與南英商工的校友,兩人不但都是左投,也都是投、打都有好表現的二刀流選手;國中受傷時林安可曾以郭泓志對抗傷痛的「不死鳥」精神為楷模;而當他想沉澱心情時喜歡釣魚這一點,則和另一位臺南出身的前輩陳金鋒如出一轍;在投打兩端都身負重任的林安可,入選中華隊時比鋒砲還要忙碌。

 

 

身披國家隊戰袍,NCAA交流賽、世大運、亞錦賽、世大棒、U23世界盃,林安可於應屆國際賽幾乎無役不與,當他的名字出現在各隊球探關注名單之際,他的手臂又開始出現過勞跡象;2018年底,林安可選擇一勞永逸的開刀清除手肘骨刺困擾;當面臨旅外與中職選秀的抉擇時,務實的林安可決定選擇中華職棒,他認為「不管在什麼地方打球,把自己準備好最重要。」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