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18

《奧運的詛咒:奧運、世足等大型運動賽會背後的經濟豪賭》─ 辦完奧運和世界盃後所留下的長期債務

瘋狂的派對一定會留下一大堆醉漢,奧運和世界盃也一定會留下一大堆債務。政府借錢熱熱鬧鬧辦比賽,留下的就是要還上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債務。

請繼續往下閱讀

奧運的詛咒:奧運、世足等大型運動賽會背後的經濟豪賭

Andrew Zimbalist 著 / 八旗文化 出版 

 

(以下節錄自本書 p.118-130)

質的好處

據說主辦奧運會有各方面的質的好處:改善政府管理效率和企業文化、提振國民士氣、減少犯罪、提高房地產價格、增進運動人口、促進環保等等。但同樣的,這些都毫無證據。雖然確實有某些主辦國在這些方面有所改進,但這些改進不論有沒有辦奧運都可能發生。有些改進可能未必是好事。房地產價格提高對房東是好事,對既有的房客和本來想要搬過去的個人和公司卻未必是好事。對於付不起房租而被趕出來的房客更是壞事一件。

還有一些好處根本不是好處。根據2012年一份研究,運動比賽和職業球隊對地方犯罪率沒什麼影響,但主辦奧運卻會造成犯罪率上升十個百分點。

儘管國際奧會說得天花亂墜,對窮國環境的影響其實有好有壞。在1992年阿爾貝維爾冬奧之後,國際奧會在里約地球高峰會上宣佈了一個永續奧會的「二十一點方案」。在1994年國際奧林匹克大會上,國際奧會強調環境保護是「奧林匹克精神的基本內涵」。1995年又修改國際奧會章程第二條,強調「奧運必須在對環保有利的環境中舉行」。

要真的對環保有貢獻是很困難的,2010南非世界盃就是個例子。南非確實改善了廢水處理,也對能源做更有效的利用,但大興土木也帶來大量污染,國際航班也帶來大量的碳排放(2010世界盃的碳排放量有百分之八十來自飛機)。雖然飛機飛到任何地方都有碳排放,但對一個位於南半球距離世界人口中心幾千公里遠的國家來說,碳排放一定大增。

在2014年的巴西,政府吹噓在好幾個城市完成了公車捷運化(BRT)。這個系統有許多條快捷巴士路線,但都只有從機場連接到世界盃的場館,對於改善里約、聖保羅等城市的市內交通並沒有幫助。里約的主要快捷路線是從機場到高檔的提朱卡郊區(Tijuca region,主要的奧運場館都在這),中間穿過十幾個低收入區。從永續發展的角度,巴西是一個沒有鐵路運輸的國家,需要的是輕軌捷運系統。投入世界盃和奧運的幾十億美元本來應該拿來改善大眾運輸,結果卻投入到大量使用石化燃料的BRT。

巴西政府還計畫在低窪且環境脆弱的提朱卡郊區蓋高爾夫球場。自1900年之後,高爾夫球將在2016年首度重返奧運。而在巴西,高爾夫完全是有錢人的運動。里約的兩座高爾夫球場都不對公眾開放。巴西不去保存海岸線的自然美景,反而要為奧運幫有錢人蓋第三座高爾夫球場。大型賽會和城市規劃專家,里約聯邦富明尼斯大學的克里斯多福.加夫尼(Christopher Gaffney)批評,「政府徵收了提朱卡僅存的保留區,交給私人開發商去做娛樂和房地產。」2014年9月,里約法院要求主辦單位變更高爾夫球場開發計畫。法官以破壞生態為由,要求高爾夫球場要往北移,不得蓋在潟湖。如果真的改變位置,計畫中的高級住宅區就要泡湯了。

有趣的是,國際奧會把促進環保當成重大目標(雖然沒有任何客觀標準),國際足總的態度則寛鬆許多。國際足總的目標只是「減少負面效應」,其實就是承認主辦世界盃一定會對環境造成影響。

巴西的通訊稍有改善,這是因為政府把各個危機處理部門加以整合,在球場內外加裝設備(雖然十二座世界盃球場大部分都沒有無線系統)。但就整個巴西來說,通訊科技的應用依然相當有限。

巴西還把反對種族歧視當成主辦世界盃的目標之一,但這對馬拉卡納的原住民部落來說相當諷刺。他們被強迫遷離里約馬拉卡納球場(Maracanã Stadium)旁的土地。一位負責迫遷的政府官員說,「印地安人就應該住在森林裡,所以我們才會保留亞馬遜。」

不管主辦奧運和世界盃有什麼好處,我們都要拿來和成本及機會成本做比較。主辦國一定會留下一些基礎建設的東西,熱心鼓吹的人也一定會拿這些東西做理由。問題不在於有沒有這些東西。問題在於:為什麼不主辦奧運就沒有這些投資?為什麼要花幾百億美元辦奧運才能有幾億美元拿來做基礎建設?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