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卡特的棒球規則教室Vol10】止滑粉能想怎麼用就怎麼用嗎?

3/19龍象三連戰第三場,兩隊比分緊咬,五局下,味全投手羅華韋在投出球後受到二壘審的關切,緊接著林威助也上到場向主審溝通,認為羅華韋使用止滑粉的量太多,此舉動引起味全總教練葉君璋的不滿,走上場對著兄弟休息室用言語宣洩怨氣,究竟止滑粉有什麼相關規定?用多、用少有差別嗎?

作者:Carter Lee

Hershiser Chou

個人覺得
這個不是用止滑粉來解釋
而是以6.02c7來解釋

Carter Lee

(7)在身上或身體藏有任何外來物質。

【6.02(c)(7)原註】(原8.02(b)原註)
投手任一手、手指、手腕皆不得附有任何物品,如OK蹦( Band-Aid)、膠帶(Tape)、超能膠(Super Glue)、手鐲(Br- acelet)等,裁判員可判定此類附件是否違反本項規定的宗旨 。但無論任何情形皆不允許投手在手、手指、手腕上以附有類 似物件進行投球。

止滑粉屬於准許運用物品,我自己覺得,也有詢問一些相關人事,跟這個規則其實沒有太多的關聯性

21號

聯盟也該出來界定是否違規,不能放著不處理任由林威助每次都要出來抗議.

Carter Lee

每個人的條件都不太一樣
有些人很會流汗 有些人不會
所以還是讓主審自己去觀察
林威助上來主審可以不接受 就像那天一樣 楊崇煇直接跟他搖頭

21號

是說針對羅華韋的個案. 否則每次都上來抗議卻都無效反而影響比賽進行

周泰

威總 抗議的時機就像紅中要拐氣的方式,認同。羅也不是投第一個人,也沒必要在該打席ING時上來抗議,小葉不爽覺得剛好而已。
一切就A抗議B不爽 OK!

罐頭CAN

在規則上唯一明確針對止滑粉限制的規則只有這條
棒球規則6.02 投手違規行為
那請問在國師 YT
止滑粉爭議又來了!賴鴻誠沾得滿手都是粉是可以的嗎?
這條規則是假的嗎 ?真的都好剛好唷~你自己知道就好

Carter Lee

謝謝啦
每次都那麼督促我
我只用了規則的原註
裡面的規則用的是"中華職棒補述"是規則原註的延伸補充, 基本上沒有太大差別,希望你能先有這個觀念。
我強調的是"用量" 並沒有討論用在哪裡
謝謝你每次都來關心
讓我更好的^^

Carter Lee

還有
質疑別人可以不用那麼衝
自己也可以多學學 不用透過媒體搞不好你也可以變成大師

罐頭CAN

@Carter Lee 你都敢說誰有林威助的裸照了 跟你說話還需要客氣嗎? 看你文章還能給你賺錢哩 不客氣

Carter Lee

@曾冠維
原來你看不出我那個是在反串喔.......
看來是我的功力還太弱了...
順便跟你說一下被嫌的很慘的球員幾乎都是我有交集的人
真以為我在噴嗎XDD
真的在噴就不用打*照了
多看看那篇文章的留言串啦 不要看到黑影就開槍
還有 我是在象板看二軍拍照起家的 這樣夠明白了吧

棒球規則一共有將近兩百頁、九個篇章、一則用語之定義,每個篇章還有無數個小標題,小標題中又有無數個小細項,同時還有原註、附註、註釋,除此之外各個聯盟還會有各自的規則補述,裁判員必須在當下立刻理出條文進行判決,本系列將不定時更新介紹許多球場上罕見的PLAY以及實務宣判條文,讓我們一起走入規則的世界。

龍象三連戰系列賽進入最後一場,兩隊都想要拿下這一勝贏得系列賽,五局下,味全龍投手羅華韋在摸了止滑粉後面對林明杰投出了壞球,此時二壘審喊了暫停,並且上到投手丘與羅華韋溝通,下一個打席林威助總教練走上場向主審表示羅華韋的止滑粉使用過量,這個舉動引起了葉君璋總教練的不滿,走上場用言語對著兄弟休息是發洩怒氣,在賽後採訪時葉君璋表示:「東西都是聯盟準備的,從去年抗議到現在不累嗎?粉有問題可以提出,我們的粉給他們準備,都可以。」

林威助總教練則是表示:「止滑粉是止汗用的,不是拿來擾亂打者的,他總是把止滑粉用的滿手都是,如果球員看不清楚那個球是觸身球怎麼辦?為了保護球員以後還是會抗議。」

Vol10判例檔案

事發日期:2021/3/19 台中洲際棒球場

對戰組合:一軍例行賽 G9 味全龍V.S中信兄弟

事發過程:五局下,二壘審提醒羅華韋止滑粉的用量必須控制,林威助總教練隨後也上場抗議,引起葉君璋總教練的不滿。

今天這個問題有點特殊,因為規則上完全沒有明定止滑粉用量的限制

在規則上唯一明確針對止滑粉限制的規則只有這條:

棒球規則6.02 投手違規行為 Pitcher Illegal Action

【6.02(d)原註】(原8.02(a)原註)

投手可以用裸露的單手或雙手使用Rosin bag。投手或其他守備員不得以Rosin bag沾於球或手套或制服之任何部分。

這條規則可以稍微理解為它是在限制止滑粉使用的量,止滑粉的用意就是拿來用在手上止滑的,它是用在手上的,並不是用在球上,所以才會有這條規則。

去年的二軍例行賽就有發生關於這條規則的違規事件:

二軍例行賽 統一二軍V.S中信兄弟二軍

德保拉在從主審那邊拿到新球後隨即拿起止滑粉直接鋪在球上,二壘審蔡豐澤見狀後立馬喊暫停,要求德保拉立即更換一顆球,同時透過兄弟隊的翻譯告知違規項目,這個狀況就是規則所述說投手可以用裸露的單手或雙手使用Rosin bag。投手或其他守備員不得以Rosin bag沾於球或手套或制服之任何部分

 

既然這個東西沒有明定的用量規則,自然也沒有相對的懲罰條文,還是要回到主導比賽進行的裁判身上,這關係到裁判必須維持的比賽公平性,用多、用少沒有絕對的標準,在手上抹很多,投出來也不一定全是煙霧,因為汗水會跟止滑粉吃在一起,由裁判來認定到底有沒有影響打者,投手有沒有因此得利,一樣屬於主審裁量權,教練有抗議的權利,但是最終認定會屬於裁判。

所以說,止滑粉有沒有明文限制手可以用多少?  沒有

教練能不能抗議?  可以

但是維持公平性決定權在誰? 在裁判

從去年的二軍賽開始就常常看到林威助總教練針對羅華韋的止滑粉用量上場抗議,在去年二軍總冠軍賽更是單局上場三次,在國際賽中也曾看到陳冠宇、潘威倫遭到裁判提醒必須去掉手上多餘的止滑粉。

棒球周報在過去就曾做過關於止滑粉的專題,也列出了台灣幾位最會用止滑粉的選手:

最後再補充一些關於止滑粉的成分以及其他的相關規則/影片

止滑粉的成分

台灣媒體有時會稱它為滑石粉,但它其實不是滑石磨的,它的最原始材料是粉末狀的松脂,松脂遇到水後會產生黏性,會跟汗水混合在一起,但它不會影響球的軌跡,僅僅是一層止汗作用而已。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