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BL》從「教育」,找到「使命」—許時清與南山高中

競技體育最重要的當然是結果,但HBL除了是體育賽事,也是學生聯賽,在高中階段「學」的重要性反而大於「贏」;許時清也說,每年當然都是在想辦法挑戰最好的成績,但更重要的,是他在採訪過程中不斷提到的「教育」.....。

作者:Jeffrey Ha

請繼續往下閱讀

五年前,在台北小巨蛋的休息室內,南山高中教練許時清在冠軍賽的中場拿出了先前敗給對手松山高中三場比賽的紀錄單;他看了看眼裡的三張黃單,接著將其撕成碎片,霎時間休息室中充滿著球員振奮人心的怒吼…..

 

許時清說,也許是因為背景和成長過程,自己很喜歡運動相關的勵志電影,「看輸到脫褲的球隊怎麼谷底翻身」;也因為如此,才會在那場比賽想到這種方式提振球隊士氣。

 

在那之後,南山高中又連續五次進入小巨蛋,卻只有在那次被記錄的場景後笑著離開;電影裡的勵志情節,再也沒有在南山高中身上發生。

 

在104學年奪冠之後,一次又一次,他們不斷在這高中聯賽的聖地倒下,在今年堪稱近年最精彩的四強賽中,南山和泰山高中於冠軍賽激戰全場,並在末節一度取得大幅領先,依然沒能在比賽最後守住勝果。

 

在那令人心碎的夜晚過後,許時清只休息了兩天時間。採訪當天109學年度HBL明星賽才剛結束,許時清又回到球場開始投身進行訓練;他說,休息時間絕對不夠,但在本學年度國中各級聯賽即將迎來尾聲的現在,自己得繃緊神經招生,和為接下來的長耀杯備戰。

 

 

冠軍賽後的精神喊話影片近期獲得廣大迴響,即使和球員們一同落下男兒淚,許時清依然不忘鼓勵球員的畫面令人動容;但對許時清來說,無論是那段影片,或者冠軍賽的最後一節,都是他不太願意碰觸的傷口。

 

「其實那個影片我不太敢看,因為看了會難過;這幾天我也一直在想到底在哪個環節出了問題,雖然在明星賽後才比較會去回想,但可能要等我真正提起勇氣,才能再去看最後一節。」

 

接任兵符十一年以來,許時清帶著南山十次闖進四強並拿下兩座冠軍,但唯一一次未晉四強的那年,南山連十二強都沒打進,成為HBL歷史首支在預賽遭到淘汰的衛冕軍;在那之後,南山也好幾次在奪冠呼聲極高的情況下與冠軍擦身而過。

 

對球場上的挫敗,許時清可說是一點都不陌生。

 

但球場上的挫折,卻從來不會被許時清定義為「失敗」;「以成績上來看當然是失敗,但很多事情就是不斷從過程中去學習、調整,重要的是讓這些挫折發揮正面影響;就像小娟姊講的『不是得到就是學到』,像今年賽後講話的影片,就是在展示我們怎麼在教室、球場和計分板之外,從輸贏當中學到寶貴的人生經驗。」

 

連續五年爭冠失敗,南山高中在某些層面上確實是「失敗者」,「挫折是為了成長的更加茁壯」的論點聽起來也有些陳腔濫調;而且正如許時清談到賽後集合影片時所說,「失敗」也絕對沒有那麼容易轉化為「養分」,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會令人隱隱作痛。

 

 

對南山這樣一支歷史悠久的傳統強權而言,連年失利的打擊相較其他球隊絕對更為沉重,但HBL每年只有一支冠軍球隊,用成績來定義一支球隊是否成功某種程度上抹殺了整個學年所做的努力。

 

競技體育最重要的當然是結果,但HBL除了是體育賽事,也是學生聯賽,在高中階段「學」的重要性反而大於「贏」;許時清也說,每年當然都是在想辦法挑戰最好的成績,但更重要的,是他在採訪過程中不斷提到的「教育」。

 

在108學年度的季軍戰賽後,許時清就曾提到在前往美國維吉尼亞大學參訪時,對該校教練Tony Bennett強調引導球員「向善」的理念印象深刻;而受其影響,相較於為南山設計特色鮮明的球風,許時清更希望南山能夠開始建立起幫助球員在高中三年「走向正途」的團隊文化。

 

「球場上的東西每年都可以變,但我更希望能在三年期間幫助球員塑造好的人格特質,幫他們準備好去面對人生的考題,和培養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才。」許時清說。「貢獻的意思不是他可以賺多少錢,是怎麼樣和別人『共好』,怎麼樣對自己負責,好好成家立業,甚至能夠回饋社會?」

 

 

從「教育」出發,許時清自己也不斷調整,學習;從祭出令人驚豔的Pack-Line Defense,和調整與球員之間溝通、相處的細節,「失敗中成長」對南山高中來說不是口號和心靈雞湯,是從主帥身上開始實踐,並讓他們近幾年一直身處強隊行列的資本。(延伸閱讀:從 Pack Line 到 Team Culture,一套防守看南山的團隊文化 by古硯偉)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