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5

從體能優先到技術至上,奧克拉荷馬雷霆一反過往的建隊之路

臺灣時間3月13日,NBA繼Derrick Rose交易案後又達成了一筆季中交易:雷霆將本季打出生涯年、以勁爆體能聞名的三年級後衛Hamidou Diallo送往底特律,換來同樣是三年級但球風恰好相反的搖擺人射手Svi Mykhailiuk和一枚次輪籤。這筆交易案在外人眼中或許看似平平無奇,但對於雷霆而言卻有著時代性的意義......。

作者:Harris

請繼續往下閱讀

臺灣時間3月13日,NBA繼Derrick Rose交易案後又達成了一筆季中交易:雷霆將本季打出生涯年、以勁爆體能聞名的三年級後衛Hamidou Diallo送往底特律,換來同樣是三年級但球風恰好相反的搖擺人射手Svi Mykhailiuk和一枚次輪籤。

來自Kentucky的Diallo是雷霆在2018年選進的次輪秀,其最出名的事蹟莫過於在2019年Slam Dunk Contest飛越Shaquille O'Neal後,分別用超人衣和掛藍致敬前者和Vince Carter的精彩灌籃。


雷霆總管Sam Presti向來都對手長腳長、運動能力驚人的球員情有獨鍾,尤其為了配合前任王牌Russell Westbrook的快速球風,近幾年來雷霆的輪替陣容都充斥著各式各樣的「跳跳人」,藉由這些球員的身體天賦和高機動性,主打透過大量侵略性防守迫使進攻方發生失誤後啟動轉換快攻的攻防模式,這個體系的主要任務包括包夾、補防、快攻的完成都極度仰賴優秀的運動天賦,因此造就了雷霆獨特的選秀策略和球員組成。

體能流建隊的思維放在當時並沒有什麼問題,但在強化速度與防守的同時,球員普遍缺乏進攻手段與外線威脅的問題也間接降低了球隊半場進攻的品質。為了彌補命中率低落的劣勢,雷霆改靠Steven Adams等傳統中鋒加強爭搶進攻籃板的能力,藉此增加出手數試圖「以量取勝」,然而,這些長人雖能給予籃板方面的優勢,卻更進一步壓縮了球場空間,如此惡性循環的結果導致雷霆的進攻最後總會流於單打,也是為何雷霆即使每年都是季後賽的強力競爭者,卻從來沒能在更高的舞台上有所突破。

不過,2019年Chris Paul的降臨給了雷霆一個改變的契機。Paul整體而言較為保守內斂的球風雖然少了Westbrook的激情奔放,但同時提升了戰術系統的多元性與執行力,讓球隊在攻守兩端的穩定性明顯較以往更勝一籌。同時,這一年「過渡期」給了球員們適應新打法的時間,慢慢了解如何在由正統控衛主導的進攻風格下打球,再加上跟著Paul耳濡目染一整年的Shai Gilgeous-Alexander正式接下王牌火炬,雷霆逐漸脫去以往打法傳統粗暴的外衣,轉而靠向講求空間和外線的現代化籃球。

 

而Diallo交易案便是那個最關鍵的轉捩點。

 

體能派

 

自從2016年以來,雷霆連續四年都有引進體能派球員的紀錄,而Jerami Grant無疑是其中最成功的例子。生涯前兩年待在76人的Grant屬於典型「身體天賦出色但技術完成度低」的高側翼,來到雷霆後很快就受到球團重用,一路從板凳防守組成長為固定先發,在雷霆的最後一年靠著穩定的外線能力和防守機動性,已經是聯盟最頂尖的角色球員之一,也是雷霆近幾年來養成出唯一一個「真正意義上」的3D型球員。

2017年首輪第23順位選進的Terrance Ferguson曾經是備受期待的3D型搖擺人。不過相較於同期登上先發位置的Grant,Ferguson較為軟弱的心態使他始終沒能趕上應有的成長軌跡。外線不穩定的問題讓他時常在進攻端隱形,防守端雖然頗有水準但仍僅僅位於聯盟中游,因此在Luguentz Dort崛起後,可替代性高的Ferguson馬上失去原有的輪替位置,目前在76人甚至落入無球可打的境地,賽季結束後從此消失在聯盟的可能性不低。

 

2018年次輪第45順位的Diallo在技術上比起前述的Grant、Ferguson又粗糙了不少,大學幾乎只打體能球的Diallo雖然是不錯的快攻終結者,但直到今年才算是真正站穩輪替位置。運球和籃下終結能力的大幅進步是他本季場均得分突破雙位數的關鍵,但貧乏的外線能力限制了他無球時的進攻威脅,陣地戰又需消耗大量的球權進行切入,與雷霆現有體系的不合最後導致了雙方的分道揚鑣。

Darius Bazley則是這些球員中較為特別的案例,2019年加入雷霆時Westbrook尚在陣中,看起來又是一個為了搭配球隊體系而選進的球員。不過除了身體天賦以外,Bazley有體能派球員少有的高技術潛力,後衛般的控球技術與傳球能力讓他即使在雷霆改朝換代後仍舊是球隊欽點的建隊核心之一,只要持續精進、打磨個人技巧,Bazley剛柔並濟的打法會成為雷霆體系下很獨特的存在。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