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小鐵如擬》田壘引退賽門票秒殺 少俠的輝煌與職業經營的重要

4月4日,夢想家在主場進行的例行賽最終戰,將是陣中資深球星田壘的引退賽,日前可購票後,門票在4分鐘內銷售一空,這個台灣籃球罕見的「秒殺」情況,其實反映的是田壘辛苦多年的累積,以及職業經營的成果。

作者:小鐵

所以,當他在2018年結束在中國CBA的挑戰,確定將返回台灣時,SBL母隊達欣是否爭取,成了眾人關注的話題,最終田壘沒有回到達欣陣中,而是加盟當時參加ABL聯盟的寶島夢想家,當時就有一些聲音指出,田壘已經不是當時的田壘,夢想家這筆鉅額的投資勢必不划算等等,實際上或許田壘無法再提供在SBL時期的恐怖數據,但光是他在賽前球員唱名時得到的歡呼,你就不得不相信夢想家的投資絕對有其道理。

請繼續往下閱讀

 

而說到最常有人批評的「企圖心」、「自我要求」云云,的確,從田壘現在和林志傑的差距,不難認定林志傑的確是自我要求更高一層的頂尖人士,但身為一個球迷,我卻難以苛責田壘太多,畢竟從他18歲開始,就已經經歷中華隊年年無休的國際賽徵召,一般球員是賽季打半年、偶爾出征國際賽,其餘時間才是休息或者自主訓練,才能展現所謂「自我要求」,但田壘在那幾年,不要說在母隊達欣的巨大負擔,休賽季期間他又得連續參加各種不同層級的國際賽,在後來國際賽分級比較落實之前,田壘就是最血淋淋的例子,當你幾乎全年無休的得配合各種培訓、各種賽事,我很難苛責這樣的人「沒有再更進一步的自我要求」。而這些身體上的負擔,後來也的確一點一滴變成了他揮之不去的傷痛。

田壘真的被年紀和傷勢追上了,平心而論,他在夢想家就只是個替補長人,還要面對不時有狀況的腳傷,但夢想家光靠田壘這張合約,絕對又吸引了非常多門票,因為對於經歷過大換血時代的台灣籃球迷來說,田壘就是那種光是站在球場上,球迷就會願意掏腰包進場看他一眼的人。

請繼續往下閱讀

球賽勝負固然看的是場上真功夫對決,但職業聯盟的經營卻不是勝負,或許「把球打好」、「戰績進步」是吸引球迷的方法之一,但最能吸引球迷的方式就是認同感,不論是HBL、UBA營造的同學、校友認同,或是ABL營造的國與國對抗,再或者如NBA、日本B聯盟等各國職業聯賽乃至於P. LEAGUE+想要營造的城市在地認同,都是吸引球迷的不二法門,而這樣的認同,就是需要固定的元素,對於台灣籃球迷來說,二十年前「龍三連線」為首的宏國人氣球星是其一,所以當他們因為「大換血」政策被排除之後,取而代之的年輕球員會收到球迷的噓聲,二十年後,這批當初取代前輩的「黃金世代」曾經擁有過屬於自己的代表作,也就成了球迷情感的歸屬,為了看這些「黃金世代」而買票進場的球迷們已經不在乎是否能再看到他們飛天遁地,這也正是前幾年Be Heroes經典傳承賽儘管看似老調重彈卻依舊叫好叫座的原因。

也正是如此,當夢想家確定抓緊田壘這張牌以後,就確定他們有辦法一直保有吸引球迷的能力,正是因為田壘加入夢想家以後,一直讓喜歡他的球迷持續附著在台灣籃球上,才會在他宣布引退的這一刻,馬上讓台灣籃球賽事出現難得一件的門票秒殺狀況。

這也正是P. LEAGUE+這一季下來、或者ABL從四年前進入台灣球迷的眼界以來,和SBL最大的差異,不是要再來嘲諷每每在場邊看不到太多球迷的SBL,而是兩個聯賽誰強誰弱、兩邊冠軍打一場比賽誰會贏都是其次,重要的是SBL就只是一個「半職業聯賽」,從所作所為可見,SBL並不以號召球迷、製造商業模式為最高經營目標,SBL始終像是端出菜來、等著客人上門,而ABL和P. LEAGUE+則是不只煮好菜,還會想盡辦法裝飾菜餚、請知名人士宣傳、拍廣告投入媒體、主動去路上招攬客人用餐。

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此,當然容許有人腹黑的認定這就是P. LEAGUE+、就是夢想家在壓榨田壘的最後一點商機,但不可否認的是,正因為夢想家當初有投資在田壘身上,才讓4月4日這一場比賽成了門票秒殺、註定會讓夢想家荷包滿滿的正面回饋。其實台灣籃球迷並非這麼無情,儘管網路上會有些冷嘲熱諷,但如果今天達欣還在SBL、如果2018年達欣有簽下返台的田壘,以田壘過去在達欣球迷心中累積的情感,勢必也會造成SBL難得一見的盛況空前。

田壘的引退賽門票秒殺,對於某些人來說可能覺得不可思議,一個已經顯然不是球隊主要戰力、拖著傷痛身體卻又領取高薪的球員居然能吸引爆滿觀眾進場,但他們不會了解的是,正是因為這個球員過往的豐功偉業,替他爭取到備受尊重的高薪,而這份看起來似乎有點overpaid的薪水,終究是可以在他點點滴滴累積起來的球迷身上化成羊毛,並在眼前這個最適當的時機重新回到經營者的口袋,這才是正面的職業球團經營模式。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