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6

害怕再回想起世大運陰影 陳重廷:「接受它我才能往下走」

統一獅隊開季陷入了游擊難題,陳重廷還因為腰傷的關係暫離先發,中間獅隊啟用過吳國豪、楊家維甚至連郭阜林都拉去嘗試,結果成效不彰,郭阜林甚至還在3/25的比賽中單場發生兩次失誤,目前已經是中職失誤王。 對於獅隊而言,眼下最不可或缺的游擊戰力就是陳重廷,特別是在經歷那次世大運的陰影之後,能看到他重新站起來,確實是相當不容易的。

請繼續往下閱讀

統一獅隊開季陷入了游擊難題,原本的主戰游擊手林祖傑因自打球下二軍後,至今都還沒在二軍有出賽紀錄,目前看來,能勝任游擊的人選,除了陳重廷以外,恐怕也別無人選了。

 

原本開季陳重廷還因為腰傷的關係暫離先發,中間獅隊啟用過吳國豪、楊家維甚至連郭阜林都拉去嘗試,結果成效不彰,郭阜林甚至還在3/25的比賽中單場發生兩次失誤,目前已經是中職失誤王。

 

對於獅隊而言,在林祖傑傷癒歸隊前,陳重廷恐怕會是球隊眼下最不可欠缺的重要戰力,而就以今年球季的表現來看,他在防守端的成長,也確實是有目共睹的。

 

但說到底,陳重廷畢竟是獅迷們選後期盼的二輪內野砲手,目前他在打擊端的表現確實是還不符合期待的,只是經歷那次世大運跑壘失誤之後,能看到他重新站起來,確實是相當不容易的。

 

今天的專訪文章,就讓我們來看看陳重廷是如何從低潮中爬起來的吧。

 

Q:自新人年之後,再次進入開季一軍名單,今年的感受如何?

 

A:今年的我,很明確知道我自己要分擔什麼工作,我練習或訓練就是朝那個方向去做努力,團隊就是要每個人有每個人的角色,那我就是去做好自己的角色來幫助這個球隊這樣子。

 

Q:所以休賽季就是往全職游擊手去調整?

 

A:對!去年上來一軍之後又下去,下去之後就告知我要練游擊,畢竟球隊那時候需要多一個游擊手。

 

但是其他位置我還是要去守,不然教練突然調度的時候就會變成我很陌生,

 

Q:在二軍沈潛多年,最想感謝的人?

 

A:第一個想到的是我的家人吧,其實我很多事情我是不會去跟任何人講說我現在遇到什麼事情,那我相信他們也看得出來,我那陣子其實是很低落的,但我也不會講,他們也都蠻給我空間的,不會特別一直去問我,怎麼了或者是怎麼樣,就是讓我很自然的,我不想講,那你就不要問這樣。

 

Q:跟哥哥的棒球生涯緊緊綁在一起,對你來說是壓力還是成長?

 

A:不會有壓力啦,像大家講的,我們兩個就是被綁在一起,就是好與壞共同承擔。

 

Q:小時候家人說你跟哥哥只有一個人可以打球,後來怎麼說服他們的?

 

A:其實那時候是兩個人一起不能打球,但我內心還是很想打球啦,然後媽媽也看得出來,有一天就不經意告訴我說,你如果考進全班前十名,那我就讓你繼續打球。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那陣子好像老師講的我好像都懂,就比較靜得下來去唸書,真的達到的時候其實我也忘記我要參加棒球隊,是媽媽又提起說,是不是說你前十名可以參加棒球隊,所以我們又一起回到球隊。

 

Q:高中畢業後選擇升學進入文化,而不是直接選秀的原因?

 

A:其實我高三的時候,哥哥去U18,我的腳韌帶有斷掉一段時間(被玻璃割斷),我原本想說,如果我沒有比較好的大學,我就決定不打球了,還好我的老師侯金賢幫助我走過那段復健的時間,又剛好有被文化選中,我就決定去文化繼續努力了。

 

 Q:文化近幾年來出產相當多重砲手,你認為有什麼特殊原因嗎?

 

A:我覺得環境吧!其實跟山上沒有關係啦,可能是我們重量訓練做的比較勤,因為我們要下山練球,練完球之後再上去就得去趕快吃飯做重量,忙完大概都很晚了,進去就會被學長吸引啊,因為學長打都很遠,你也會想朝著這個目標去前進。

 

Q:印象最深的是哪個學長?

 

A:柏融啊!那時候他還在集訓,有學長跟我說還有一個學長還沒回來,當他回來之後看到他在打就發現說,哇...真的很遠。

 

Q:加盟統一之後,面臨的第一場比賽並不是職業賽事,而是世大運,它會是你人生中不願再回想的比賽嗎?

 

A:前一兩年會...但後來我覺得不可以再繼續這樣下去,我就是要接受它嘛,接受它我才能繼續往下走,不然的話我會覺得我每天都在害怕,我每天都在那個負面的能量裡面。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