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3/29

【張尤金專欄】天分最高的日本人選手?伊良部秀輝:「我來美國之後就沒再練習了,我果然是天才!」

「上天賜予他壓倒性的才能。」「前所未見的天才投手,以後再也不會出現了。」在日本記者心目中,「和製萊恩」伊良部秀輝的棒球天分為什麼超越鈴木一朗與達比修有?

作者:張尤金

「上天賜予他壓倒性的才能。」

「前所未見的天才投手,以後再也不會出現了。」

這是一位旅美日籍記者對伊良部秀輝的評價。但在說這個故事之前,我想先聊一個話題:「日本球星有多討厭記者?」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請繼續往下閱讀

看到這裡,我相信許多球迷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個名字就是鈴木一朗。沒錯,20歲那(1994)年橫空出世,成為日本職棒史上首位單季200支安打的打者(總計130場例行賽打出210支安打,打擊率高達3成85),獲頒洋聯年度MVP及正力松太郎賞,「イチロー」在日本爆紅,不過這也是他與媒體關係惡化的開始。

1994年一朗原本與隊友田口壯一起騎車到歐力士主場比賽,隔(1995)年促使他買車的強烈動機,就是為了維護自己的隱私。而且有別於其他選手允許記者賽後包圍在車子周遭採訪,一朗要求媒體與他的車子保持距離。

2001年渡海挑戰大聯盟之後,一朗對日本媒體的厭惡有增無減。具歷史意義的第一場熱身賽結束後,他被媒體問到賽後的感想,面對現場滿坑滿谷的記者與攝影機,一朗冷酷地回答:

「我必須說抱歉,因為今天對我來說,只不過是另一場比賽而已。我知道媒體會認為這場比賽有特殊的意義與重要性,但我不這麼想,面對第一場熱身賽,我很興奮,但不焦慮。而且還有更讓我興奮的事,那就是賽後能盡快結束媒體的訪問。」

不過比起體育記者,一朗更討厭狗仔與八卦雜誌,他曾經告訴ESPN:

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日本,媒體過度侵犯我的生活隱私,他們會跟蹤我到理髮店或餐廳,然後採訪理髮店或餐廳其他的客人。」

一則趣聞:2001年一朗初到大聯盟時,有日本八卦雜誌以200萬美元懸賞他的裸照,在被問到底要多少代價才能讓他拍裸照時,一朗回答:

「只要能讓這些八卦媒體從此消失在地球上,我就拍。」

雖然是玩笑話,但你不難想像一朗對狗仔簡直到了深惡痛絕的地步。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日職時期,鈴木一朗與伊良部秀輝的對決被稱為「平成名勝負」。但這不只是媒體炒作,因為就連當事人也有非常深刻的感受,一朗曾經這麼形容他與伊良部對決的氣氛:

請繼續往下閱讀

「對我來說,伊良部秀輝是很特別的存在,他應該也是這樣看待我的吧!從他對我的投球就看得出來。就算在球場上,兩人之間的氣氛和其他人有很明顯的不同。所以我對上他的打席特別有趣,就算我沒打好而出局,心裡還是覺得很暢快。」

身為1990年代洋聯最具代表性的投打雙星,我相信伊良部一定也有同樣深刻的感受。

回到伊良部,他與日本媒體間的惡劣關係恐怕不下於一朗。關鍵點在於:伊良部是以近乎叛逆的手段向球團抗爭,例如他將羅德送他到教士的交易稱為「奴隸買賣」,還形容自己只不過是一塊肉,因而拒絕前往教士報到⋯⋯林林總總的抗爭行為,讓他被日本媒體界貼上類似反派的標籤。

1997年8月24日,洋基在水手主場進行賽前練習,伊良部突然走到記者席,對場邊的日籍記者聲色俱厲地飆罵:

「你們這些媒體做的事,比種族歧視還惡劣一萬倍。」

「一萬倍!」

「你們懂我的意思嗎?你們調查我家在哪裡,跟我走在一起的女人是什麼身分。凡此種種,對於一個在新國度抱著必死決心打拼的棒球選手來說,根本就是在扯後腿,排擠他成功的機會。」

你可以想像這個畫面:當時洋基總教練Joe Torre與明星隊友Derek Jeter、Tino Martinez就站在附近,瞠目結舌地看著伊良部痛罵同胞,滿臉憂心卻不敢插手的神情。隔天日本媒體刊出這張照片,標題為「和解全面拒否」。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