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之人-世紀球王馬拉度納Maradona《七》我弄髒了我的人生,但我從未玷污足球 (完)

馬拉度納的足球人生,在他被逐出1994年世界盃的那一刻,就已經結束了

作者:拉斐爾

請繼續往下閱讀

馬特洪峰

精彩!謝謝好文

fb - Sherlock Wang

馬拉度納真的是狂野的足球。其他人真的都欠一點.....
一個世代的落幕

皓呆小浣熊

很精彩的撰寫了老馬絢麗的一生 只是無法認同標題 當你用手撥進了只能用腳觸碰的球進入球門 你就已經徹底的玷污了足球這項偉大又美好的運動

在94年世界盃結束以後過了一年,馬拉度納轉會,回到了博卡青年隊,這是他加入的第一支大俱樂部,馬拉度納也終生是博卡青年的球迷,這裡對他而言是他的家,在1981年時僅僅跟博卡青年隊只有一年的緣份就被巴薩買走,到了1995年,馬拉度納回來,與博卡再續前緣,這也是他效力的最後一支球隊。

馬拉度納在1995到1998之間的3年在博卡青年,不過僅有95/96年他有上陣24場,取得5個進球,剩餘兩個賽季分別是1場和5場而已,這個時期對他來說也只是渡過剩餘的時光而已,不過有意思的是他的隊友,竟然有風之子卡尼佳,Caniggia在結束義甲禁賽後,去了葡萄牙本菲卡一年,然後就轉會回博卡青年,結束了旅歐生涯,他跑回國來追隨這位老大哥了。

與馬拉度納同隊的還有年輕的Kily Gonzalez,這是後來在瓦倫西亞與國米的阿根廷中場悍將,以及後來1998世界盃阿根廷的中衛Vivas,1996年的時候還有馬拉度納在阿根廷的前隊友Basualdo與年輕的巫師Veron,當然96年以後老馬基本上已經沒有上場。

 

馬拉度納就這樣在博卡青年渡過了職業生涯的最後三年,他與Caniggia也在這裡玩得挺愉快,但是此時馬拉度納也繼續縱情於享樂之中,他的毒品使用與酗酒都沒停止過,當然性關係也十分混亂,其實回到阿根廷他就是神,更沒人管他,馬拉度納就這樣胡搞瞎搞下去。

 

在馬拉度納於1998年退役後,他暫時從世人的眼裡消失了一陣子,他跑去哪裡了?? 其實他一直都忙得很,當然大家都知道他忙什麼,就是吸毒與女人,馬拉度納無止盡的玩樂,從他後來過世時至少有6名私生子女跑來說要認親,而他本人承認的子女有5位,光這樣加起來就11人,他自己則非常自豪的說私生子女有超過百人。

 

但是在無止盡的毒品,酒精與女人的混亂生活下,馬拉度納在退役後的快活日子並沒有持續多久,他的體重很快開始暴增,急速發胖,直奔130公斤,古柯鹼這種毒品對於心臟及神經中樞的傷害極大,結果他在2000年的時候就因為吸毒引發的心臟病緊急送醫,差點掛掉,當時記者拍到了他被抬上救護車的畫面,那簡直令人不敢置信,馬拉度納當時已經快要腫成球狀。

我記得他有兩次被緊急送醫,在那個時期,大家都在猜這是最後一次,馬拉度納將暴斃。

馬拉度納交遊廣闊,早在80年代他就與古巴總統卡斯楚是畢生的至交好友,他與玻利維亞前總統查維茲(左派強人)也同樣是好友,馬拉度納從不掩飾自己絕對的左翼思想,他視切、格瓦拉為終身偶像,痛恨財團與資本主義,實際上有人找過馬拉度納從政,但是他拒絕了,原因是他不想變成他討厭的那種人。

正因為這種性格,所以不管馬拉度納怎麼亂搞,阿根廷人民都視他為民族英雄,永遠站在人民這邊的英雄。

 

就在馬拉度納於2000年從生死關頭撿回一命,但隨時有可能暴斃的時候,他的老友,古巴總統卡斯楚站了出來,要救他一命,卡斯楚邀請馬拉度納到古巴去戒毒,在那裡他可以遠離聲色犬馬的東西,在這裡有人盯著,馬拉度納就有機會戒除毒品。

老馬答應了他這位好友的邀請,前往古巴。

2004年時,馬拉度納離開古巴,回到了阿根廷,他接受電視台的訪問,告訴大家自己已經戒毒成功了,他說:「那裡是個豬圈,但我得感謝那個豬圈,就像我姐提醒我的,是那個豬圈讓我活到今天」。

馬拉度納在這個訪問中,想到女兒與家人,忍不住淚流滿面,他不知道事情為何搞成這樣,人生為何變成這付德性,這一幕其實定格了他人生的下半場,他在退役之後直到過世,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濃縮在這一幕裡。

 

馬拉度納宣稱戒毒成功,不過時不時還是會有媒體拍到一些看起來像是他還有吸毒的「間接證據」(尤其是在2018年世界盃的時候),不過可以確定的事實是,在2005年後,馬拉度納大多是因為心臟問題就醫,還有酗酒及肝炎等,但不是之前那種吸毒過量搞到幾乎休克的緊急送醫,這點看來比較合理,吸食過古柯鹼的最大後遺症就是心臟病,這是即便戒毒都不會好的,有很多人其實都是在戒古柯鹼成功後,甚至已經經過多年,卻因為心臟病猝死,過去WWE的摔角選手Eddie Guerrero也是因為這樣過世。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