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ew Robinson最煎熬的打席(二):劫後重生的復原之路

自殺未遂後,Drew Robinson失去了右眼,棒球生涯也看似沒了。然而,現在的Robinson,反而看清了自己人生的目標,而他也努力拼戰,希望有朝一日回到那將他逼向死亡的棒球場。

作者:Benny Ice

請繼續往下閱讀

(此文接續上回:Drew Robinson最煎熬的打席(一):與心魔的投打對決28年

領悟

Drew Robinson試圖自殺的那一夜,哥哥Chad的手機突然震動,原來是一位高中一起打棒球的朋友傳來簡訊:

「Drew還好嗎?」

Chad不疑有他,認為弟弟沒事,但由於這問題實在太怪太突然,所以他傳簡訊給弟弟,但沒有回覆。他撥了電話,沒有接通。他回問了朋友:「什麼意思?」

這位朋友的回答也模模糊糊,只說他聽說出事了。Chad越聽越困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朋友說Drew中槍了,是他曾經擔任Drew經紀人的親戚告訴他的。而他的舅舅則是從紅雀球團那裡聽到的,因為Drew還是在紅雀有納保。

Chad打給了姐姐Britney,並把所知情況轉達給她。Britney聽了之後情緒崩潰,因為早先知道弟弟出事的她,再也藏不住這秘密。

幾個小時前,剛下班要回家的Britney接到了醫院的來電,因為她是Drew的緊急聯絡人。

她告訴醫院她馬上抵達,但對方告訴她因為疫情的緣故,醫院不開放外人來探病。院方也透露Drew有要求他們除了他還活著以外,什麼都不要告訴她。

「好吧。」Britney告訴對方,「叫他接電話。」

Drew對被送到醫院之後的記憶其實是支離破碎的。他頭上的傷口被縫合起來,而吞下肚的止痛藥讓他感到天旋地轉。他記得姐姐跟他通了電話然後問他實情,但他一再迴避。

電話另一頭的Britney,聽到了後面護士跟Drew要了手機和皮夾。她告訴弟弟去他家幫他拿。

「不要!」他懇求著,「別進屋子內!答應我妳不會進去屋子內!」

通話結束後,Britney手足無措,不知道該怎麼辦。她打給了一位親近的旁系親戚,希望能夠獲得建議。兩個人通了電話後,懷疑Drew尋短,跟男朋友說明之後,Britney正要離開家門時接到了Chad的來電。Chad知道Drew出事之後,立刻打到了醫院,要求與弟弟對話。

「到底發生了什麼鬼?」Chad問道。

「你是誰?」Drew接了電話後回問。

兩兄弟在這天以前,幾乎沒有來往。兩人都不記得上次兄弟互相擁抱,是何年何月的事了。但當Drew認出哥哥的聲音時,他發覺自己有很重要的話要說。他完全迴避Chad的問題,只是一再對哥哥重複說著同一句話:

「我注定要活著,Chad。我注定要活著。我注定要活著……」

自殺生還者,尤其是手法和Drew一樣兇殘的那些,在往後的人生有許許多多的結果。生理以及心理上的創傷,通常需要多月甚至多年的復健和重整才有辦法恢復。當麻醉藥產生的迷霧散去時,醒來的Drew感受到藍色毯子鋪在身上的溫暖,感受到肺部裡流動的氣息,感受到了對家人的愛。

以前,Drew從來不覺得有必要去告訴家人有多麼愛他們。以往他只會反射性地、被動地去敷衍一下,因為那是每個家人必須履行的義務。但現在,對Drew來說,要和以前一樣漫無目標,困在過去、現在和未來混在一起的無止境時空荒漠,已經不符合他的需求。

他在醒來後的當下,就決定要讓往後的人生和過去截然不同。這是他成為他想要的人的機會,也是修復他自己、他的家人以及其他人的契機。這愛人與分享愛的衝動,是清醒當下隨即而來的。

事實上,他只是一位需要溝通的人。透過冥想、文字分享和對話,Drew開始與外面的世界連結。遇到每一位進來跟他解釋傷勢和後遺症的醫護人員,Drew都和他們侃侃而談。

他問他們什麼時候可以拿手機打給前未婚妻Daiana、父母Darryl和Renee、Britney與Chad以及其他他過去應該交談的對象們。他有好多話想說給他們聽,而雖然看起來很俗氣又老套,而且與過去的他完全不一樣,但這一切都沒關係。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