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繼續往下閱讀

2021/03/31

【MotoGP】Rd.01卡達GP回顧:先苦後甘的衛冕軍Suzuki

相較於Ducati與Yamaha兩陣營在開幕戰從自由練習起就成為焦點,衛冕軍Suzuki車隊直到決賽才發揮出本領。

作者:Athrun

在Ducati與Yamaha兩陣營囊括自由練習總和前十名大半席位下,挑戰衛冕世界冠軍的Joan Mir在卡達開幕戰只能以落榜頭的第11名從首節排位賽起步,且與隊友Alex Rins以位於隊伍中段的第9與第10順位起跑,讓車迷與媒體認為頒獎台將會是Ducati與Yamaha兩陣營的囊中物。

雖然比賽最後是由Yamaha車手Maverick Vinales拿下,不過一如去年的場景,兩位Suzuki車手在決賽時發揮出強大的競爭力,如果不是兩位車手在賽程尾聲遇到後輪抓地力問題,以及兩位Ducati車手Johann Zarco與Francesco Bagnaia在最後彎道以路線與速度優勢超越Mir,卡達開幕戰的頒獎台將會有至少一位Suzuki車手。

這個結果讓Mir認為車隊已經找到提升表現的方法。

「整體來說結果是正面的,雖然我們的起步有點晚,但至少我們成功找到競爭空間」,Mir表示,「因為賽道很注重輪胎磨耗管理,因此我試著將輪胎的戰力留到最後再完全發揮,所以結果相當正面,我們下星期還有一次挑戰的機會。」

Mir接著解釋他為何失去頒獎台位置,雖然Mir確實在最後彎道跑開,但原因不僅是如此。

「當時最理想的狀況就是不要試著超越Zarco,並在直線利用他的車尾流保住第三名,不過這是開幕戰,我們可以冒些風險,雖然我在最後賽段超越Zarco,不過我也知道後方的追兵是強悍的Ducati陣營,要保住第二的難度很高。」

「然後我看到兩位Ducati車手在終點線前狠狠的超過去,這有點令人沮喪,但我已經盡了全力。確實我在最後彎道的路線不是很理想,但通常即使遇到這種情況,只要對手沒有成功超越,出彎的速度還是有辦法比對手快些,所以我們的速度還不夠快,但即使如此,我還是要感謝團隊調整出擁有競爭力的賽車。」

究竟Suzuki團隊是如何找回設定上的甜蜜點?根據Mir的說法,他在成功找回甜蜜點前無法有效控制煞車,讓他的圈速受到很大影響。

「基於某些原因,我很難控制煞車,這也讓我很難跑出理想的圈速,即使我在排位賽已經相當拚,但圈速一直不理想。」

「這真的很洩氣,也很令人火大,因此我們在排位賽結束後找了一些去年用過的設定資料,結果部分資訊與現在的設定相當契合,因此我們調整了一些我不能透露的項目,然後競爭力就回來了。」

讓Mir能重新駕馭賽車的一大關鍵是設置在油箱的膝部支撐點,這幫助他有效控制煞車,「我在煞車時較喜歡使用腳部的力量,我平常都是用下半身控制賽車走向,並非上半身,如果各位有仔細觀察Suzuki賽車油箱的話,你會發現它是平的,所以我的膝蓋在煞車時會滑動,這讓我相當不舒服,所以這項小更動對我有不小幫助」,Mir表示。

Rins雖在決賽中後段也一度能追上領先集團的腳步,不過最後仍在尾聲敗給Fabio Quartararo,以第6名作收,但即使如此,Rins也對自己的表現感到滿意。

「整體來說是還不錯...不過我們還是從開賽時說起吧。老實說我在起跑時忘了按控制鈕,讓我沒辦法有效控制賽車動力,但至少起跑時還不算太差,通常我也習慣在之後試著追回兩三個位置,但這次真的太難了」,以第9順位起跑的Rins表示。

「而且為了追回排名,我騎乘的節奏比以往更快,讓我覺得我恐怕太早把輪胎性能發揮完了,因為在Joan超越我的幾圈前,我的賽車後輪就有點不太對勁;確實我在中段很努力地想把差距追回來,但等到我試著追上領先集團時,我的追擊力道也用的差不多了。」「我透過維修區告示牌看到Joan的速度比我快些,而我當時在Miller身後,試著分析超車點與超車後的防守點。雖然結果不盡人願,但我們交出不錯的表現,所以下一場繼續努力。」

這樣的結果會讓Rins改變雙重賽第二戰的策略嗎?

「總之拭目以待吧!當然我會記得按起跑控制鈕啦,然後再來看戰局如何發展,肯定的是我們有競爭力。當我在領先集團時,我看到Maverick嘗試超越Pecco [Bagnaia]時,我心裡想著『Pecco加油,再撐兩圈就好』,因為我知道Maverick只要成功超車就會揚長而去,如果是我我也會採取同樣的策略,做出對自己最好的超車方式。」

「打個比方,如果我在最後彎道有機會超越Ducati陣營,我就會在後方搶尾流伺機而動,不然他們在直線上就會利用兩項優勢反超了,不是嗎?」

——

來源:MotoGP: "I was so angry", but Suzuki find Sunday pace again in Qatar

請繼續往下閱讀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