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31

跑步讓我學會堅持 超馬讓我知道放棄才是最有勇氣的決定—張坤盛

跑齡超過10年的張坤盛,從 2014 年開始報名全程馬拉松及超級馬拉松賽事,到目前為止全馬以上的賽事總共參與了快 90 場,從五分鐘不到變成可以跑 10 幾個小時,一起來聽聽這其中的心路歷程。

請繼續往下閱讀

跑齡超過10年的張坤盛,從 2014 年開始報名全程馬拉松及超級馬拉松賽事,到目前為止全馬以上的賽事總共參與了快 90 場。談起當初為何會接觸跑步,張大哥表示:「因為上班需要應酬,喝太多酒後覺得一定要開始運動才可以」,所以選擇去公司的健身房跑跑步機,但一開始連五分鐘都跑不完,當時的他幾乎沒有想過會一路跑到現在,甚至是從五分鐘不到變成可以跑 10 幾個小時,一起來聽聽這其中的心路歷程。

自覺速度不快但可以跑很久,便把距離拉長到全馬以上

「覺得自己的速度不快,但感覺可以跑很久,所以開始跑超馬。」這是張大哥開始跑超馬的原因,目前他總共完成了兩場100公里的賽事,也是他到目前最有印象的兩場賽事。張大哥分享,冬山河是他的初超馬,對於一些賽事過程覺得很新鮮有趣,像是因為距離及時間都很長的關係,所以中途要吃東西或是稍作休息還是上廁所都不會有人管你,而且冬山河的景色滿漂亮的,跑起來不會覺得無聊,不過因為賽道規劃是一圈20公里繞五圈,所以跑到後來還是會有點膩,但整體還是滿享受的。超馬賽事動輒10小時起跳,所以從天黑跑到天黑是滿常見的,但第一次挑戰的張先生並不知道這點,所以沒有準備頭燈可以在晚上照明,最後是靠著老婆及小孩騎著腳踏車跟隨在後幫忙照明,才得以完成賽事。

張大哥目前完成的另一場 100 公里賽事—如來神掌,也是超馬愛好者的經典賽事之一,與前述的冬山河及南橫、鎮西堡並列台灣超馬四大賽,如來神掌的名稱由來,是因為賽道路線圖是一個手掌,過程中會在北部山區翻山越嶺好幾次,因此天氣及賽道都滿具有挑戰性的。「一個星期的跑量大概超過 100 公里吧!」張大哥粗略估算了準備超馬時的周跑量,平日早上及中午各在公司的跑步機跑 10~15 公里,週末再找一天去河堤跑一般柏油路 30~40 公里,讓雙腳熟悉路感。也因為長期都處在高跑量的情況,張大哥表示,從最基本款的灰指甲到需要儀器治療的足底筋膜炎和髂脛束症候群,這些跑者常見的傷害他幾乎都中過了,所以特別想找運動醫學科醫師看診及治療。在聯新國際醫院他接觸到也在聯新國際診所看診的劉又銓醫師,因看診及治療過程感覺特別投緣,於是之後就固定找劉醫師報到了。

本以為單純的輕微扭傷,沒想到竟是肌腱斷裂

在劉醫師的協助下,張大哥更放心的持續超馬訓練,直到某天練跑完下樓梯時,一個閃神踩空,導致腳踝扭傷,張大哥回憶當時看起來沒有明顯的腫脹感,而且又適逢過年,於是想說剛好趁這段時間養傷,所以也沒針對患部進行特別的處理。年後,張大哥感覺腳踝應該好得差不多了,於是重新恢復訓練,當時只覺得跑步的時間或距離一拉長,受傷的腳踝便會產生不適,但感覺又沒什麼影響到跑步,所以還是持續跑下去。不過隨著時間累積,從原本只是時間較長才會不舒服,到後來變成跑完,甚至久走也會不舒服,漸漸的已經影響到日常生活了,張大哥才意識到必須趕緊向劉醫師求助。

「劉醫師說我的肌腱有斷裂,腳踝也鬆鬆的,應該要早點去找他的。」雖然拖了快半年,但至少離年底的目標賽事還來得及,於是張大哥在劉醫師的協助下展開漫長的復健日子。張大哥回憶,整體的治療時程大概三個月,期間隔週都要回診一次,每次還得挨針,「真的痛啊!但我沒想過要放棄,反而期待傷好可以跑的那天!」張大哥是以正向的態度面對這整個過程。除了侵入式治療以外,劉醫師也開給張大哥一些可以在家執行的肌力動作,藉此增強腳踝周圍的肌群,更沒有禁止張大哥去參加賽事,因為適度的運動也有助於肌肉強化,所以張大哥在治療期間還完成了一場全馬,從中也感受到腳踝的復原狀況,以及肌力訓練帶來的改變,讓他對於年底的如來神掌更有信心。

馬拉松學的是堅持,超馬學的是放棄

經歷了跑步生涯最大的危機,在劉醫師的幫助下又可以重新回到每天最愛的跑步,這三個月的日子,讓張大哥回想到冬山河初超馬時一幕讓他到現在都很難忘的景象,一位跑者在剩下 20 公里就完賽時,因為暈眩不適而倒地,但他並沒有馬上退賽,而是經過醫護人員勸說了一個小時後才放棄。「馬拉松學的是堅持,超馬學的是放棄」這句話張大哥想送給對於超馬有興趣的跑者們,跑步不難,難的是堅持,更難的是放棄,他以自身的經驗分享給大家,一定要把身體健康擺第一,意志力要用對地方,適時的學會放棄,才能跑得長久,因為跑步是一輩子的事,不要為了成績而沒有享受到跑步的樂趣。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