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3

為無安打比賽燃燒手臂,值得嗎?

昨天統一的洋投猛威爾在自家主場面對來犯的味全,最後雖然投出多達5次保送,但還是成功創下了中職史上第10場無安打比賽。然而他用了多達142球,這樣的用球數也引起球迷的討論,到底該保護投手,還是該放手讓投手去追求紀錄呢?

作者:一貫三

請繼續往下閱讀

Marco Wu

除非他遇到了貝克街的亡靈,XD。

Athrun

只要後續休息時間夠,這完全沒有討論的必要。

文生大叔

Santana回:「我很好,給我站到哪裡去,因為我不打算下場。」

這句?

一貫三

喔喔是筆誤,感謝提醒,已更正

李小鼻

值得啊!如果投手換成是你我,誰願意被換下場?就像樓上大大說的,這完全沒有討論的必要

昨天統一的洋投猛威爾在自家主場面對來犯的味全,最後雖然投出多達5次保送,但還是成功創下了中職史上第10場無安打比賽。然而他用了多達142球,這樣的用球數也引起球迷的討論,到底該保護投手,還是該放手讓投手去追求紀錄呢?

影片來源:中華職棒CPBL

 

這時我想先說個故事。

 

2012年6月1日,Johan Santana代表大都會先發面對紅雀。因為他季前剛從讓他2011整季休戰的肩關節囊手術(就是王建民受的那個傷)復出,所以這場比賽他的投球數限制是110球到115球左右。

 

不過,隨著比賽進行,氣氛變得不太一樣。他用了109投完七局,按理說這時候應該要把他換下場。不過這時候大都會正以5:0領先,而且下半局又追加3分,還有一個重點是,計分板上紅雀安打的那一欄,掛著一個大大的零。

 

那時的大都會總教練Terry Collins走向他,詢問他的狀況。Santana回:「我很好,給我站過去,因為我不打算下場。」畢竟他是除非投斷了手臂,否則絕對不會下場的人,不過在那樣的時刻,大概沒有一個投手會願意被換下來。

Embed from Getty Images

 

R.A.Dickey則說:「我不記得有人說要把他換下來,那大概就是那樣的時刻,你得讓他繼續投。」Collins後來說:「我只能祈禱他能拿下很多一球死。

 

結果,Johan Santana最後用了134球投完整場,完成了大都會隊史第一場,也是至今唯一一場的無安打比賽。然後呢?他的生涯就沒有然後了。他到那場比賽為止的防禦率是2.38,那之後他又投了10場球,只投了49局,就被打出13支全壘打,防禦率高達8.27,接著昔日的上帝左手,就再沒有在大聯盟投過一顆球。

 

因此Collins一直感到後悔,覺得他毀了Santana的生涯,直到去年的一次訪談中,他才終於表示他已經原諒自己當年的決定。

 

但是,Santana的生涯,真的完全毀於這場無安打比賽嗎?

影片來源:New York Mets

 

我們不如細看他在無安打比賽之後的投球表現:頭兩場的確很糟糕,10局就掉了10分,還被炸裂4次,但接著三場投20局只掉兩分,還有一場對道奇8局無失分。

 

但問題在7月6日的比賽,他在補位一壘的時候被打者踩傷腳踝,就像王建民一樣,因為腳沒有力,所以肩膀更用力,因而使得原本就受過傷的肩膀徹底爆炸。他在那之後又投了兩場比賽,然後進入傷兵名單,之後又投了兩場,然後,嗯……

 

也就是說,Johan Santana這個時常被拿來提起,視為追求紀錄與保護投手天平的經典案例,其實背後沒那麼簡單,他的生涯結束不是單單一場無安打比賽就可以解釋的。而且,如果硬要講這場無安打比賽,如果大聯盟早一點全面使用重播輔助判決,Beltran六局上的三壘邊線安打,大概就不會被誤判成界外,Santana也不用一路投到終場了。

 

我知道一定會有人說,可是大聯盟也有很多狀況是真的直接走上投手丘,把正在投無安打比賽的投手換下,像2017年4月18日的陳偉殷就是。

影片來源:MLB

 

不過這些「換下」的背後,其實也沒那麼簡單,比如2016年4月10日的Domingo German,他這場大聯盟初先發只投了84球就投了六局無安打,然而在這之前他在大聯盟最多只投過61球,所以他被換了下來。

 

或是同年7月3日,6.2局無安打比賽投完就用了109球的Stephen Strasburg,因為才剛從傷兵名單出來,所以Dusty Baker就把他換下。又或者是陳偉殷,更前一場比賽才投了56球,那個球季在那之前他甚至還沒投超過90球。以Santana的例子觀,他那年前面10場已經有3場投超過100球,無安打比賽前一場甚至是96球完封。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