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壘的生涯真的如他所說「沒有遺憾」嗎?這是平行時空中最好的少俠版本嗎?

這就引發了一個問題——也是全台灣球迷最好奇的問題之一——我們看到的田壘是田壘的最好版本嗎? 說一個在國內當時的最高級聯賽拿到1個聯賽(SBL)冠軍、3連年度MVP、4屆年度最佳五人、4次入選明星賽、3次年度籃板王、2次年度得分王、1次年度抄截王、1次明星賽灌籃大賽冠軍;生涯253場,總計獲得4883分、2222、563助攻、360抄截、381阻攻、投進548顆三分球的球員,沒有達到他生涯最好的模型,本來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但田壘是一個例外,印象中說過他天賦是台灣籃壇第一人的同屆球員就包括:林志傑、陳信安、呂政儒、林宜輝、王志群、陳子威、陳世念、曾文鼎、吳岱豪。這些人在籃壇的地位,讓這一句話有了公信力。

作者:Dext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Mr.Ham

田壘是相當的出色 但是同期的球員 陳信安沒有那些傷痛影響 身材條件比起田壘應該有過之而無不及

佳偉

看完之後,遺憾是作者的遺憾而非田壘自己本身!

Chang Sheng Chiang

沒錯,作者有點自作主張。

這一季職籃賽季在比賽前總是忙著開直播、打點各路人馬的執行者陳建州,今天在田壘退役前夕,看起來反而比較輕鬆一些,或許是主角換人當的關係。趁著這個空檔,我問了他會慶幸自己自己創辦了這個聯盟嗎?他的原話有點俏皮:「當然,如果今年PLG沒有成立,那麼壘哥的退役儀式要怎麼辦?在國外辦嗎?」

田壘的最後一個球季是在P.League+的首個賽季結束的,這個巧妙的事實似乎不代表什麼,卻又似乎代表了許多。

通常來說,可以在明星賽中秀起來球員,未來發展都不會太差。因為這代表這些人只要有足夠的動力,就能打出好表現。也可以理解為這些人天賦夠好,只關乎他到底想不想要而已。

而田壘就是這種球員。田壘的傷勢有多嚴重?陳建州說在夢想家時期他就已經是「重傷」狀態了,膝蓋一直有積水、不斷的在抽,這一季一直被腳踝傷是困擾,直到4月3號上場前都還必須進行PRP治療。

但儘管是這樣,我們都看到他上周在對富邦主場最終的「俠獸對決」,以及本周在彰化兩場退役戰的表現,當他集中精神,想要去完成一件事時,儘管他現在已非「可正常出賽」的狀態,但在有限的時間內依然發揮的有板有眼。

這就引發了一個問題——也是全台灣球迷最好奇的問題之一——我們看到的田壘是田壘的最好版本嗎?

說一個在國內當時的最高級聯賽拿到1個聯賽(SBL)冠軍、3連年度MVP、4屆年度最佳五人、4次入選明星賽、3次年度籃板王、2次年度得分王、1次年度抄截王、1次明星賽灌籃大賽冠軍;生涯253場,總計獲得4883分、2222、563助攻、360抄截、381阻攻、投進548顆三分球的球員,沒有達到他生涯最好的模型,本來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但田壘是一個例外,印象中說過他天賦是台灣籃壇第一人的同屆球員就包括:林志傑、陳信安、呂政儒、林宜輝、王志群、陳子威、陳世念、曾文鼎、吳岱豪。這些人在籃壇的地位,讓這一句話有了公信力。

會讓人有這樣的感覺,是因為田壘生涯的巔峰就是他出道之時,他從SBL第2季到第4季,每一季都完成了「600分、300籃板、70助攻、50阻攻、30抄截」,不但空前、還非常有可能絕後。

但在那之後,理應是長人球員職業生涯上升期的25-30歲,他就開始停滯了,彈跳能力衰退的明顯,基本上成了高砲臺。2004-2012年,這段期間是他全盛時期。

如果就如小娟姊所說,田壘也有很多面向的話,2014-2018挑戰對岸CBA,分別在廣西及天津隊打球的他,已經不是最佳版本的他了。

田壘的生涯有沒有遺憾呢?他本人在退役戰賽後記者會回答沒有,但是他的球迷、乃至整個籃球界可能都覺得有,否則這個問題不應該會被拋出來。

如果我們拿NBA的球星來比較,那田壘就是SBL的Tracy McGrady。這兩人都是得分爆發力十足的前鋒,身高足夠、臂展出色,在球隊裡擔任PlayMaker,能夠組織、擔任終結點、也能持球創造機會;在防守端可以一號防到五號,然後有出色的籃板能力。

當然,McGrady更偏向3號,田壘更多會打4號,但是毫無疑問,他們兩人是各自聯盟全能前鋒的代表。

「T-Mac」被Kobe親口承認是他生涯遇到過最強的對手,而玉面少俠則是「野獸」生涯的最佳對手。他們巔峰時都是聯盟排名前5的球星,但巔峰卻又都一樣短暫,且因為傷病而在生涯晚期成為吉祥物,並提早結束生涯。

而田壘也有著McGrady身上的悲劇性,他所屬的球隊的巔峰和他個人的巔峰錯開。「姚麥時代」火箭唯一一次闖出首輪,並和冠軍湖人在次輪大戰7場時,McGrady因傷不在陣中;而當達欣在第六季奪冠時,是張智峰——而不是田壘——拿到該年的雙料MVP。

在回憶火箭史詩般22連勝的期間,Jeff Van Gundy認為那時候球隊的領袖是Chuck Hayes,而不是McGrady。他認為這一名球員是一個非常好的籃球員,甚至是MVP等級的選手,但並不適合、也無意願擔任一個領袖。

而田壘難道不是也是如此嗎?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