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5

張育成站穩一壘手? 淺談Platoon與張育成的未來展望

我國旅美好手張育成獲選為印地安人隊開幕戰先發一壘手,這是我國棒球史上首次有野手在開幕戰先發,著實為值得紀念的一刻。不過在開幕的第二戰,張育成便失去了先發地位,又在第三戰失而復得,相信可能會讓許多球迷對張育成的地位有所迷惑,故本文將會探討這個現象,以及分析張育成的未來。

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國旅美好手張育成獲選為印地安人隊開幕戰先發一壘手,這是我國棒球史上首次有野手在開幕戰先發,著實為值得紀念的一刻。不過在開幕的第二戰,張育成便失去了先發地位,又在第三戰失而復得,相信可能會讓許多球迷對張育成的地位有所迷惑,故本文便是來探討這個現象,以及分析張育成的未來。

開幕戰先發可能只是…

開幕戰先發,對於棒球選手尤其是投手來說,不只是對實力的認可,更是一種地位、一種尊重。像洛杉磯道奇隊的開幕戰先發投手Clayton Kershaw,或許不再是道奇先發輪值最強的存在 (從季後賽調度來看,Walker Buehler近幾年更像受到王牌待遇),但三座賽揚獎的殊榮奠定了他在道奇隊的歷史地位,故開幕戰先發非他莫屬。但對於上場頻率較高的野手來說,開幕戰先發不見得是對實力的認可,或是說這是對實力的認可,但多少有關機緣…

張育成的定位

簡單來說,張育成的定位是Platoon的先發野手,就是和另一位不同慣用手的打者分享同個守位,這樣的野手地位比板凳高但較一般先發為低,所以張育成開幕戰之所以能先發,除了他在春訓的炮火,還有開幕戰對手底特律老虎的先發是左投Matthew Boyd,所以右打的張育成成了先發;到了第二戰老虎的先發變成右投Julio Teheran,於是張育成就成了板凳;至於第三戰先發又變成左投(Tarik Skubal)先發又輪替為張育成。

Platoon 的應用與意義

相信很多球迷都聽過左打剋右投,右打剋左投這樣的說法,而大部分被列在Platoon的球員,通常就是面對異側投手有著頂尖攻擊能力,卻對同側投手吃得死死的,所以Platoon簡單來說就是透過輪替的方式隱藏缺點,並讓優勢最大化。當然Platoon也是有缺點的,畢竟球員名單有限(大聯盟就26人),不可能每個守位都放兩個人,很考驗深度問題。因此Platoon的球員往往是有明顯缺點的,不然為何要有人跟他輪替呢?總之他的貢獻度也會較不怕左右差距的人為低。

而使用Platoon的最經典案例,筆者認為是坦帕灣光芒,他們陣中的打者粗看打擊數據都不好看,但卻靠著足夠的野手深度去撐起 Platoon的輪替,所以你幾乎不會看到Manuel Margot、Hunter Renfroe、Michael Brosseau三位右打去面對右投。去年例行賽甚至出現全左打先發(vs. 紅襪右投 Triggs),可說將Platoon發揮到極致。除此之外老將一壘手Mitch Moreland,被左殺的Joc Pederson(曾經一年36轟有35轟打右投)都是這樣的球員。

這邊要澄清的是輪替跟Platoon的差別,現在有很多球隊會有工具人一職,或許他們也有被左殺或右殺的問題,但他們基本上是在主力球員需要休息時才會輪到先發,並透過多重守位的特性增加機會,有點類似林子偉去年的角色,與Platoon不同,打擊實力可能更為薄弱。

以紅雀隊內野來說,就是有固定先發跟工具人的陣型。一三壘有全明星Nolan Arenado跟Paul Goldschmidt,二游又是Tommy Edman跟Paul DeJong的天下,而在他們需要休息時,Edmundo Sosa就會接替,可能今天守游擊明天守二壘這樣的概念。

至於與張育成輪替的是左打Jake Bauers,此君在上大聯盟前曾在2018百大新秀名列46名,未來性評分則達到50分,張育成則是45分。抽象的分數很難理解,換成真人進行比較;2019年下半季防禦率不到1的紅雀王牌Jack Flaherty,當年的排名還在Bauers之後(53名)。國民少年強打 Juan Soto(2020 OPS+218),去年美聯新人王Kyle Lewis 排名也都在他之後,顯見他有多受期待。

然而上大聯盟後,Bauers 卻沒有繳出符合預期的表現,僅有著不到0.7的OPS(生涯OPS 0.688,OPS+ 84),各項擊球數據都在聯盟末段班(擊球初速,Barrel%等),受人期待的炮火並沒有展現,倒是三振相當的多…。況且他已經吃下超過800個打席,已經不能用新人需要適應的理由去解釋了。根據 Baseball Savant網站分析出與Bauers打擊相似的球員有 Joey Rickard、Tyler White等已經不再聯盟的球員…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