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7

20/21歐洲冠軍盃八強-皇馬3-1利物浦-重演同樣結局

比分依然和3年前一樣,利物浦現在已被逼至淘汰邊緣

作者:拉斐爾

請繼續往下閱讀

Jeff Lui

主場入兩球對利物浦來說並不是沒可能的事.如果對巴塞入四球是很難的話,主埸對皇馬入兩球就是要正常發揮就可以,之前 不就是試過主場對皇馬入四球嗎?

Melody Huang

如果是2018~2020年的利物浦,也許還有很大的機會

原本以為克洛普這次再度碰上皇馬,他怎麼樣也能想出一些對付的辦法,他確實有做出一些調整,但席丹顯然不以為意,繼續打他的戰術,最後利物浦實在承受不住皇馬給的壓力被壓垮

 

這場比賽皇馬排出433,中後衛由於Ramos受傷,換成了Militao,Nacho,邊後衛是Mendy與Vazquez,中場三人Casemiro,Kroos,Modric,鋒線上Benzema中鋒,兩翼是Vinicius與Asensio

利物浦的433則是中衛Kabak,Philips,邊後衛Arnold,Robertson,中場三人Fabinho,Keita,Wijnaldum,鋒線上Mane,Salah,Jota

克洛普明顯做出了調整,他把Firmino換成了Jota,希望靠著Jota在禁區裡的一腳觸球製造機會,而中場放上了Keita也很令人意外,克洛普竟然沒有上Thiago,他大概是希望讓Fabinho撐住後腰防守,然後Wijnaldum與Keita可以打出齊上齊下的攻勢,也就是他倆是平衡型的中場,可以適當加入進攻的話,那麼就能與兩個邊後衛做有效的堆疊了

 

但是從結果來看這完全失敗了,原因有好幾個,最主要的因素當然是Keita與Wijnaldum的表現都不好,當然Mane的狀態也很差,從陣型來看,雖然Jota在前場確實相當銳利,有幾次的處理球都非常有威脅,但是Jota與Firmino的性質還是有點不同的

Firmino是直接回到中場拿球策應並且化身成攻擊中場將球精準分給兩翼的特殊前鋒,而Jota則比較類似影子前鋒,他更多的習慣直接進入禁區拿球處理,就是這一點的差異,讓利物浦等於是沒有前腰的,加上今晚Mane的活動力明顯不強,Jota拿球後幾乎是全場都只能傳給Salah,雖然很銳利,但是皇馬已經確定這個狀況以後就好守多了

 

克洛普或許是想,席丹必定會排出中央防守與活動力很強的Casemiro,所以乾脆啟用站位更前的Jota,有一點想略過Casemiro,進而逼Kroos與Modric後退,皇馬的攻勢自然會瓦解,然後利物浦中場陣勢就可以壓上了

但是席丹更夭壽,他根本不鳥利物浦會怎麼排陣,他就直接強打邊路,席丹對Vinicius很有信心,而在右路Asensio負責,席丹則排出了Vazquez在邊路支援,Vazquez根本是工兵,但是體能好就能上上下下跑,結果攻防兩端都顧到了,席丹這種教練的特色並不是找對方的弱點攻這麼簡單,他是把自己的隊伍架構起來,在後場注重穩定的拿到位置,傳導工作與由守轉攻都交給回來的後腰,然後前方各種位置都試著攻,當發現對方弱點後就不斷壓入該處,會否從該點進球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令對方陣型潰散,這樣即便己方只進一球或是未進球,對手都難以反攻,會造成整個局面被席丹控制

席丹這個玩法,與他的學長德尚帶法國隊基本上是一樣的,而他倆都是98世界盃法國的班底,他們同樣師承當時的主教練雅凱,這三人已經自成一個流派

 

所以別看席丹好像想打合理的傳導,實際上他的戰術裡是有相當不講理的部分,勝機其實就來自這個不講理,就好比他不斷讓Benzema進行前場迂迴和拉扯,這讓利物浦非常緊張,因為Benzema的確是射手,但是從整場比賽的結果來看,Benzema就是利用這個射手的強勢特性影響利物浦的防守隊員,實際上他得不得分根本不重要,得分點也不是他,席丹已經把Benzema當作法國隊的Giroud在用

而Vazquez被後在右後衛也很有趣,這個陣型在比賽開始後變成接近三中衛,Vazquez還是需要回來防守右邊的,不過打成三中衛的狀況減輕他的防守負擔與範圍,如果範圍稍微小一點,那麼跑不死的Vazquez就變成了可以在中線一帶進行大破壞,實際上Vazquez本職並不是右邊路的防守,但是席丹要的就只有他的破壞

 

最重要的就是席丹不管利物浦的打法,直接堅定讓Kroos與Modric拉長傳球距離,就讓Vinicius與Asensio一直衝,他玩的算是心理戰了,利物浦本來還想穩住局面,準備發動反擊,但皇馬在一開始沒有奔襲距離時就一直在打利物浦身後,利物浦一開始站位沒問題,但一直遭到襲擊讓他們緊張,必須要往前壓把皇馬球員拖回去,結果自然而然竟變成了皇馬的反擊,奔襲空間真的出現了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