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7

東鳥(Larry Bird)西魔(Magic Johnson),十年王朝:白人城市裡的白人希望

今日的NBA,在經濟地理上有了很多改變,金錢與自由球員依舊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波士頓塞爾蒂克就像NFL裡的綠灣包裝工,有著令人尊敬的歷史傳統與冠軍次數,不過早就有許多城市比波士頓還要更有吸引力了,好比說洛杉磯、邁阿密、奧克蘭、休士頓或布魯克林等。從這點來看Bird最大的legacy,可能便是來自於,他是效力於波士頓職業運動球團的運動員裡,最後一個膚色和球技都激起同樣激烈漣漪的選手了......

作者:alonetogether

請繼續往下閱讀

前篇回顧

東鳥(Larry Bird)西魔(Magic Johnson),十年王朝:種族作為觸媒

東鳥(Larry Bird)西魔(Magic Johnson),十年王朝:黑與白,偶然與巧合

東鳥(Larry Bird)西魔(Magic Johnson),十年王朝:David Stern

東鳥(Larry Bird)西魔(Magic Johnson),十年王朝:激烈的對抗

在NBA歷史上,波士頓塞爾蒂克是率先打破黑白種族藩籬的球隊。1950年塞爾蒂克以第二輪第14順位選入Chuck Cooper,也讓Cooper成為首位進入NBA的黑人球員(當年另外還有Nat Clifton和Earl Lloyd兩位黑人球員在選秀會被選上)。當被嘲笑與質疑說怎麼會選黑人?黑人的水平不夠格打NBA時,塞爾蒂克老闆Walter Brown也只是回答說只要Chuck Cooper能繳出表現,就算是他身上佈滿了波卡圓點(polka-dot),他也完全不在意!

 

當然若單就球場數據上來看,Chuck Cooper的表現要遠不如他的“象徵意義“,不過塞爾蒂克並不就此縮手,1956年他們用隊上兩位全明星球員(Cliff Hagan和Ed Macauley)跟聖路易老鷹隊換來了選秀榜眼、來自舊金山大學的黑人中鋒Bill Russell。當時每個人都在取笑Red Auerbach的決定,認為塞爾蒂克鑄下了大錯,但後來的歷史我們都知道,Bill Russell帶領球隊拿下了11座NBA總冠軍,成為史上最強的防守中鋒,而波士頓塞爾蒂克甚或是整個NBA的歷史流向,自此完全改變!

此外塞爾蒂克也是NBA歷史上首支以五位黑人球員先發出賽的球隊,那是1964年12月26日,Bill Russell、Satch Sanders、K. C. Jones、Sam Jones和Willie Naulls(取代受傷的Tommy Heinsohn)在與聖路易老鷹隊的比賽中銜命上場,最後塞爾蒂克以97比84拿下勝利,而該季Auerbach總共以全黑陣容先發了12場比賽。1966年塞爾蒂克雇用了NBA歷史上第一位黑人教練,又是Bill Russell,他取代了Red Auerbach成為球員兼教練的角色。1966到1969年球季在這樣的安排下,塞爾蒂克拿下了2座NBA總冠軍,總戰績為162勝83負。

 

塞爾蒂克打破了很多其他NBA球隊甚至想都沒想過要破除的種族藩籬,但波士頓這座塞爾蒂克所在的城市呢,則就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了……

 

Bill Russell這位不大願意針對那段經驗發表看法的名宿,曾將波士頓這座城市稱作「種族歧視的跳蚤市場」(flea market of racism),意即它有著各式各樣、或新或舊的種種歧視樣貌!波士頓有滲到骨髓的種族主義者、有丟磚頭要黑人滾回非洲的種族主義者、而大學城裡還有看起來很潮的種族主義者,嗯…除此之外,我還滿喜歡這座城市的,Bill Russell這麼挖苦地說道。Russell是加州奧克蘭人,如前所述,舊金山大學畢業後便加入了塞爾蒂克,他是波士頓職業運動圈裡第一位黑人明星球員,但他常在比賽中遭到自家球迷的言語羞辱,也從未在波士頓找到家的歸屬感。他那在波士頓郊區的房子也曾被闖入者破壞的亂七八糟,The N-Word被大大地塗在外牆上,獎盃也被砸碎……根據好幾個隊友的描述,Bill Russell對此受創甚深,Sanders就說這起事件讓Russell從此變成了一個憤怒的男人。

 

1972年塞爾蒂克曾在花園廣場替Russell的6號球衣辦過一個私人的球衣退休儀式,當被問及為什麼這個典禮沒有開放給大眾參觀呢?Russell僅淡淡地告訴記者:你知道的,我向來不喜歡儀式這種東西。然而真正的理由,或許是Russell自認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儘管他拿下了空前絕後的11座總冠軍,但僅因為他是黑人,那一切全變得無足輕重!

此種情況延伸到了1980年代,從球迷支持光譜上來看,塞爾蒂克可能是NBA裡最為分裂的球隊,ESPN專欄作家Howard Bryant(非裔,波士頓人)就說小時候波士頓的黑人小孩都是支持J博士和他的費城七六人,不然就是洛杉磯湖人,甚至是底特律活塞都有,就是不願意支持塞爾蒂克,因為那是白人支持的球隊!儘管說塞爾蒂克陣中仍舊有黑人球員諸如Robert Parish、Gerald Henderson和Dennis Johnson等人,但種族衝突的印象仍很鮮明,1980年代的塞爾蒂克,其代表面孔是Larry Bird和Kevin McHale,而波士頓最大的對手洛杉磯湖人呢,則是由黑人後衛Magic Johnson和中鋒Kareem Abdul-Jabbar所領銜,Larry Bird對決Magic Johnson的劇碼,更是挑動NBA球迷種族敏感神經的催化劑。當然在這段雙雄爭霸的日子裡,塞爾蒂克有許多主力球員如前述的Robert Parish、Dennis Johnson等人是黑人,就連教練職位他們也任命了K. C. Jones。Tommy Heinsohn說很多人抱怨塞爾蒂克“太白“,因為陣中有Bird和McHale和Danny Ainge等人,但請問一下,如有機會,當時NBA有哪一隊會不選這些人?Heinsohn這麼質問。而另一位白人巨星Kevin McHale則說如果Magic Johnson被塞爾蒂克選上,他在波士頓的地位會跟Larry Bird一樣崇高;而如果Larry Bird被湖人選上,那麼他也會有跟Magic Johnson一樣的待遇。簡言之,你的球技超越膚色,而那才是球賽該有的樣子!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