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8

洋基火球終結者Chapman新指叉球發威 總教練Boone也直呼「噁心」!

從 Statcast 的數據來看,Chapman 從去年 9 月開始投這顆指叉球,到今年 4 月 8 日這場比賽,打者一共對他這顆指叉球揮棒 7 次,結果全部落空。更不可思議的是,Chapman 累積投這顆指叉球的數量才 11 顆,代表打者對這顆指叉球的出棒率高達 63.6%,揮棒落空率達百分之百!

請繼續往下閱讀

紐約洋基的火球終結者、古巴快槍俠 Aroldis Chapman,在今(8)日對上巴爾的摩金鶯的比賽中登板,面對 3 名打者把他們全部三振。

Chapman 後援 1 局用三振完成 3 個出局數,這件事本身一點都不稀奇,他本季首場登板(4 月 6 日)也是如此,用三振抓下該局所有出局數;不過從去年 9 月開始,一直到今年開季,Chapman 抓到這些三振的手段,不再只是他那家喻戶曉的百英里火球(去年打者打擊率 .095),以及銷魂的滑球(去年的打者揮空率為 34.8%),現在還多了一顆球速落在 90 到 91 英里的「快速指叉球」。

ezgif.com-video-to-gif274e883577b2175b.gif

ezgif.com-video-to-gif-2b299e6b16b99c6a0.gif

根據大聯盟官方數據系統 Statcast 的資料,Chapman 在 2020 年以前,從來沒有投過指叉球。 自 2010 年上大聯盟,一路到 2019 年,Chapman 在直球和滑球之外的第三種球路,一直是變速球,但使用量非常低,大多數年份的使用比例皆不及 1%。

但從去年起,Chapman 捨棄了變速球,並在 9 月時開始在實戰中使用他過去從來沒用過的指叉球,獲得非常優異的成效。

從 Statcast 的數據來看,Chapman 從去年 9 月開始投這顆指叉球,到今年 4 月 8 日這場比賽,打者一共對他這顆指叉球揮棒 7 次,結果全部落空。更不可思議的是,Chapman 累積投這顆指叉球的數量才 11 顆,代表打者對這顆指叉球的出棒率高達 63.6%,揮棒落空率達百分之百!

此外,Chapman 指叉球的垂直位移,比其他相同性質的球路多出了 3.7 英寸(約 9.4 公分),在全聯盟名列前茅。

當然,這些都還只是小樣本的數據,未來長期的樣本數值不會如此誇張,但從這顆指叉球初期的表現,仍可以看得出來其引誘性非常強,而打者被欺騙出棒之後,對這顆指叉球可說是完全沒有招架之力,碰都碰不到。

洋基總教練 Aaron Boone 也用「噁心」(disgusting)一詞來形容 Chapman 的指叉球。去年 Chapman 開始投這顆指叉球時,Boone 就感到十分滿意,來到今年,Boone 談到 Chapman 在冬天和春訓時就有再進行指叉球的練習,希望提高它在實戰的穩定性,如今看來,這些努力產出了不錯的成果。

Boone 在春訓期間受訪時說:

「這顆指叉球還算非常新,但他在去年季後賽就有使用它。我想這突顯出這顆指叉球的品質,以及 Chapman 對它的信心。過去這個冬天,他持續優化這顆指叉球,並在春訓中使用。看他投這顆指叉球的樣子,你會以為他從小時候就一直有在投了。一切跡象都指出,這球未來能成為他重要的武器之一。」

而據 Chapman 本人的說法,他其實本來就會投這顆指叉球,所以對他來說這顆指叉球反而不算新。他在去年 9 月底受訪時就有說:

「我已經學會投指叉球很久了,只是一直沒有在實戰中用出來。過去幾場比賽,有一些機會適合使用它,所以我就投了。這個球路我已經會一陣子了,現在,我能夠在一些特定的狀況下把它使出來。」

只要 Chapman 在投完直球、並取得球路領先之後,再來一顆好球帶下緣甚至更低的指叉球,幾乎就是三振的保證(因為能與速球創造非常好的共軌效應,加上球速又快)。換言之,一旦 Chapman 的控球不出狀況,滑球和指叉球的進壘位置得宜,且速球球速仍保持在 98 英里之上,他根本就是無敵。

這顆指叉球帶著一點往右打者外角竄的尾勁,可說是完美取代了 Chapman 的變速球,成為他的第三個武器球種。此外,不論對左打還是右打,這個球路的壓制效果感覺都同樣驚人。

目前這個球季,雖然只有 2 場出賽,但 Chapman 在他總共 35 顆球中,就投了 5 顆指叉球,使用比例為 14.2%。這個比例遠高過 Chapman 過去投變速球的頻率,顯見他應該確實對這顆指叉球更有信心。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