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文誠專欄】職棒教頭列傳 ─ 李來發 以身作則的士官長

和李總聊了一個多小時,先把最後一個問題放在文章的開頭好了。我問李總:「在你四十年的教練生涯當中,你覺得身為一位教練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麼?」他頓了一下回答我:「以身作則!」

作者:曾文誠

請繼續往下閱讀

Chaohong Cheng

原作大大在這篇文當中提到所有打過奧運棒球賽(含表演賽)的中華隊中,他個人認為最強的是1984年的那一隊。雖然原作大大也強調說這只是其個人主觀看法,不過我大概可以理解原作大大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因為若不比戰力絕對值,純粹比較這五次哪一次最有機會拿到金牌的話,肯定絕對是1984年那次是中華隊奪得金牌機會最高的一次。因為1984年那支中華隊雖然最終只撈到銅牌,成就還不如1992年奪得銀牌的那支中華隊,但那支中華隊跟當時最終晉級冠亞軍決賽的日本美國兩隊都是只以1:2小輸,而且比賽過程都打得有來有回,而不是單方面被輾壓,只是運氣不好都沒贏下來導致那次中華隊連決賽都沒打進去。換句話說1984年那支中華隊,如果真能晉級決賽爭奪金牌,雖說不保證一定拿金牌,但要跟對手打得平分秋色是絕對沒問題,而絕對不會像1992年那支中華隊晉級決賽後被古巴一路壓著打然後毫無懸念地慘敗。

說老實話,同樣是沒拿到冠軍(金牌),一支是跟奪冠對手打得有來有往,直到最後一刻才雖敗猶榮式的惜敗,另一支則是被奪冠對手一路輾壓,早早就被對手打倒在地毫無還手之力,這確實會讓人對那支打最後一刻才惜敗的球隊觀感大加分。原作大大會覺得1984年的那支中華隊是所有打過奧運的中華隊中最強的那一隊,我想應該就是這樣來的吧。

我是一個很怕遲到的人,當然也討厭別人不準時。那天和李來發總教練約了早上七點半碰面,這應該是創下和所有總教練訪談最早的時間,雖然是一大早,怕遲到的我提前十五分鐘到達,結果,李總已經坐在飯店大廳等我了。

和李總聊了一個多小時,先把最後一個問題放在文章的開頭好了。我問李總:「在你四十年的教練生涯當中,你覺得身為一位教練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麼?」他頓了一下回答我:「以身作則!」

教育百科網站上對「以身作則」這四字的解釋是:以自己的言行舉止做為他人的榜樣。所以他的不遲到也是一種多年來以身作則後的習慣養成嗎?是的,肯定是如此。這讓我想到一件事,以往他在帶中信鯨隊時,隊中的主力投手宋肇基,球技沒問題,麻煩的是集合老是比別人晚到,晚很多,李總當年說到宋投手這個行為,那種咬牙切齒的表情至今依然清晰記得。

談到以身作則這四字,翻回他教練生涯,從三級棒球、業餘成棒、國家隊總教練再到最高級別的職業棒球,不論哪一個層級,做給選手看,似乎是他帶隊的準則。這個準則的最佳化顯現,是1983年奧運代表隊的訓練,那一年李來發和高英傑從日本職棒回來,儘管日職選手生涯成績不是很耀眼,兩年期間只留下七十四個打數而已,不過除了數字紀錄,在日本職棒這七百多個日子裡,李來發是有相當收穫的,所以他和高英傑把日職所學的全數帶回台灣。

(圖片來源:截取自youtube緯來體育台棒球週報)

台灣曾五次參與過奧運棒球賽(含表演賽),這五隊之中我認為最強的當屬1984年那支,是的,我了解你會跟我辯有拿牌的1992年或是有王建民、曹錦輝的2004年那隊比較厲害,沒關係,反正這只是個人主觀看法而已,不是選擇或是非題沒有標準答案。認為這隊超強的我,就很愛聽選手提當年事,杜福明跟說我那一年在左營集訓,每天被操到無法蹲著上廁所,睡上鋪的他根本爬不上床,躺在下鋪硬擠沒兩下就打鼾了;而李居明則說為了練好滑壘,褲子都不知磨破了幾件。

培訓國手的左訓中心位於高雄左營軍區,依當年選手們的回憶,他們被操的程度絕對比海軍陸戰隊嚴上數倍,而負責把選手操到爆的魔鬼班長就是李來發,巧的是李來發當年入伍的軍種就是海軍陸戰隊,不過此時在左訓中心帶操的李來發並不是像電影演的那般,只站在旁邊喊聲而已,每個動作他都先親自示範一遍,接著跟著選手再來一次,他是這麼跟我說的,但我想再確認一次:「每個動作都做一次?」

「是啊!因為我那時還很少年,呵!」李來發回答時的表情感覺像重回三十幾年前那年輕無比的歲月,更像他剛才從左營操完選手後來赴我的約。

我一直以為李來發操選手只是集訓一個過程而已,但深問後才了解那是他教練的哲學,這很特別值得寫一下。李來發說到棒球訓練分成三大塊,即打擊、守備還有體能。一般人都愛練打擊,因為有趣又有成就感,打擊好也容易被看見,更直接地,打得好,在職業層級是薪水往上調的重要依據;而練守備是單調、枯燥的,會把心力放在此的球員並不多見;那體能?喜歡強化體能的球員,我相信一定有,但要很認真很認真地去找才能挖得出來。

(圖片來源:何俊輝 SportShot!何小輝

但沒人想練的體能卻是李來發最重視的。更直接的說法是,組成有競爭力球隊過程,李來發訓練的順序是體能、守備再來才是打擊。聽起來這有點違反棒球運動的本質,棒球比賽是比誰得分多的,如果不重打擊得不了分,那麼如何贏球?我沒質疑李來發總教練,因為他自己做了解釋:「我的觀念是打『速度野球』,如果有速度,守備跑壘都能強過別人,速度的底在體能,應該說棒球訓練的基礎在體能,體能好了再強化其他項目就容易,打擊當然也要練,但打擊是很吃天份的,有時很殘酷的是,一成打擊的人,常常怎麼練都還是停在那裡。」

李來發相當以連續參與三屆奧運教練團為傲,1992年那屆他還是執行總教練,結果我們都知道李來發帶領台灣隊拿下了舉國歡騰的奧運銀牌。但如果光是練體能那套就可以在奧運拿牌,是說什麼都沒有人信的。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