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9

作弊被抓包? 大聯盟取回Trevor Bauer用球進行檢查

根據資深美國職棒記者 Ken Rosenthal 的報導,在台灣時間 9 日道奇對奧克蘭運動家的比賽中,裁判們把數顆 Bauer 在比賽中使用過的球蒐集起來,並送交大聯盟辦公室進行檢查,因為那些球上面有肉眼可見的不明痕跡而且較黏。

請繼續往下閱讀

黑魔影徒

科學怪人又調皮了
他本來就希望聯盟正視這問題,以身試法以身作則xd

3 月份的時候,大聯盟傳了 2 份備忘錄給各球隊告知他們,聯盟將提高監控投手違規使用非法物質(外來物質、異物)的強度和執法力道。

結果 4 月份球季開打不滿 1 個禮拜,大聯盟真的有所作為,嘗試去抓出可能的非法物質違規行為。過去對相關事件發表過諸多看法的洛杉磯道奇投手 Trevor Bauer,已經吸引到聯盟的注意。

根據資深美國職棒記者 Ken Rosenthal 的報導,在台灣時間 9 日道奇對奧克蘭運動家的比賽中,裁判們把數顆 Bauer 在比賽中使用過的球蒐集起來,並送交大聯盟辦公室進行檢查,因為那些球上面有肉眼可見的不明痕跡而且較黏。

然而,就算聯盟辦公室最終確實檢驗出那些球上面,確實有棒球規則所不允許的非法物質,他們也得找到證據證明,究竟是誰施用那些物質,大聯盟主席 Rob Manfred 才能決定開罰的對象以及刑罰標準。

根據聯盟比賽事務副主席 Michael Hill 在 3 月 23 日發出的備忘錄,今年,大聯盟主席辦公室會檢視官方數據系統 Statcast 中的資料,分析投手轉速的變化,把他們在某場比賽和某段區間的轉速,拿來跟其生涯平均正常值來比較,以找出可能有在使用非法物質的嫌疑人。

不過,Bauer 在 9 日比賽的用球之所以被聯盟索取,並非因為轉速數據分析,而是因為裁判注意到球上面的痕跡和黏性。

非法物質問題困擾大聯盟許久 舉證有難度

在投手非法物質使用的議題上,今年年薪高達 4000 萬美金的 Bauer,並非唯一在今年受到許多關注的球員。事實上,依據備忘錄中所列的條件,全聯盟所有投手都會受到聯盟更高的檢視跟監控。不過我們現在不確定的是,聯盟裡是否還有其他投手像這天的 Bauer 一樣,用球已經吸引到裁判的注意。

近幾年,大聯盟投手在用球上動手腳,以非法方式取得競爭優勢的問題,一直困擾著大聯盟官方。始終有報導指出,投手會使用黏性物質來提高他們的握球手感,並且增加球路的位移。

去年 11 月的時候,美國運動網站《The Athletic》的分析作家 Eno Sarris,引述一名在多個大聯盟球團都有工作經驗的教練,他說:「幾乎所有人(投手)都有在用些什麼東西。」另一名大聯盟球員發展部門的主管則對 Sarris 說,用非法物質作弊,以提高投球競爭優勢的效果,甚至「比類固醇(禁藥)更好」。

棒球規則 6.02 「投手違規行為」裡面寫道:

投手禁止事項Pitching Prohibitions(原8.02) 投手不得有以下行為:

.......

(2)將唾液附於球、手或手套上。

(3)用手套、身體、衣物磨擦球。

(4)將異物附著於球。

(5)以任何方式污損球的表面。

(6)以6.02(c)(2)〜(5)之方式,投出所謂之抹滑的球(Shine ball)、唾液球(Spit ball)、沾泥球(Mud ball)或磨粗 的球(Emery ball)。投手以徒手摩擦球是被允許的。

(7)在身上或身體藏有任何外來物質。

而大聯盟發出的備忘錄則說:「無論非法物質違規行為的證據,是在比賽中還是比賽後被發現,違規球員都會受到懲處。」

照過去案例合理推測,大聯盟這邊所提的懲處方式可能是罰金或禁賽。2014 年,時任洋基隊投手 Michael Pineda 被抓到在脖子上塗抹非法物質,遭到抓包,最終被聯盟裁處 10 天的禁賽。

雖說如此,由於大聯盟的備忘錄是他們單方面起草撰寫的,因此站在維護球員權益立場的球員工會,仍保有對大聯盟裁罰提出異議的權利。

談到此議題,一名大聯盟總管就說:「除非你當下抓到某人正在作弊——他正在施用非法物質、或是被發現那個當下他的手中有什麼東西,否則真的很難證明某人就是違規施用那些物質的人。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實情為何,但如果聯盟要禁賽某人 10 場比賽,他們得提出非常有力的證據才行。」

Bauer 目前選擇不回應

被記者問到 9 日發生的事情,Bauer 選擇不回應。

2018 年,Bauer 曾在推特上大談投手能如何透過各種手段,來增加球路轉速,並且暗指休士頓太空人隊有在做相關的事情。那一季後來,Bauer 似乎有在比賽中忽然提高其速球的轉速,以證明其論點。

訂閱運動視界電子報

追蹤我們